关灯
护眼
字体:

一四五章 世子?太子?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这老皇帝本来就是内外里子一起掏空,如今更是这般不知道检点的和两位答应小主纠缠在一起,只怕那身子更是直接荒废了去。更兼如今正是皇后的大丧,楚恒却是依然在这个时候享乐。

    男儿多凉薄。这句景盛芜往日里一直说的话,如今却是在容楚和巫凉两人的耳中缓缓浮现。想来,这句话也是对楚恒的真实写照吧?

    “既然陛下如今忙着,那么就请公公进去通传一下,就说本王和公子明日再来这里看陛下,有关于江山社稷的大事向皇帝禀报。”

    不知道这老皇帝到底要享乐到什么时候,容楚和巫凉也没那个耐心再等下去了。当下,两人对着李崖拱了拱手,直接说道。看到两人就要离去,李崖慌忙对他们二人行礼。

    “李崖,让他们进来吧。”

    就在巫凉和容楚转身离开之时,殿内却是传来了一道稍显疲累的声音。李崖立刻慌乱的拦住了两个人的脚步,将他们恭敬的请到了这奉天殿中。

    殿中,两位答应已经恭敬的退下去了,只有楚恒一个人正坐在那龙榻之上,紧紧地揉着自己的眉头。方才他们二人的话,他也是听到了的。

    但是,楚恒哪里想到自己该如何做?

    “陛下,巫凉有着关于陛下江山的话语奉上,不知道陛下可有兴趣一听。”向着楚恒施了一礼,巫凉并未等楚恒发话,便是直接大喇喇的起身。他这样子,看的楚恒眉头一皱,却并未多言。

    见着楚恒面色冰冷的点了点头,巫凉一笑,也知道他此刻心情不好,当下也不拖沓。

    “陛下,近来星象大变,霸星已然归位,寓意真龙临世。四海归心,陛下年已迟暮,不若将这江山社稷托付给真正的天子。”

    “放肆,这天下是朕的天下。朕便是天子,难不成你们要造反!”听到说让自己让位,楚恒顿时大怒,直接将自己的黄金镇龙头砸了下去。

    那黄金镇龙头在空中划过一条弧线,眼看着就要砸到了巫凉的头上。这龙头乃是用黄金十足打造。若是真的砸中了,想必这巫凉也是命不久矣了。

    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一个白皙的手掌却是直接将这龙头给接住。一道冰寒的声音,也是在此刻悄然的响起。

    “陛下,何必为了这一句实话,便是要对巫凉公子下了杀手?巫凉公子可是咸巫氏的少主,推演之数在这宫中无人能及。难道,陛下是连着他也不相信了么?”

    听到这个声音,楚恒那暴怒的神色顿时收敛了许多。他看了看巫凉,又转眸看向了那负手而立的容楚。

    两道充满了火花的视线。在容楚的面上转来转去。容楚却是并未有任何的害怕之意,只冷了眸子看着老皇帝,神色间没有丝毫的收敛。

    许久,楚恒方才收回了自己的眸光,神色间的那种冲动之怒也是被他压抑下了许多。【ㄨ】他知道,如今这容楚手中的力量,已经足以撼动整个天下,若是他真的造反的话,只怕他吃不了好处。

    “既然容世子护着这巫凉公子,那么就让他将话说完吧。不过朕可事先说好了。若是巫凉公子只是一时间的口误,只怕是朕要唯独你是问。”

    想到这里,楚恒的说话口气也是软了下去。如今他可不敢让容楚生气,导致这天下大乱。他手中能够利用来挟制容楚的筹码。怕是连着一个都没有了。

    现下,楚恒只能够祈祷这容楚能够保住他这老皇帝最后的尊严,让他在这皇位上多坐几天,直到他死。

    往日里,楚恒不是没想过用景盛芜来牵制住容楚的。他不是傻子,能够看出来容楚眼中对景盛芜的那种眷恋。但是他并不能否认的是。哪怕是景盛芜,楚恒也根本没有办法控制。

    在这宫中,能够利用的心腹实在是太少了,而景盛芜做事又极为的小心和谨慎。不管是什么吃喝的,她都极为小心,甚至连着对楚恒也是防备重重,最终是断了他想要利用景盛芜的心思。

    “皇上,如今这天下已然是现出了新的气象,您这龙气马上就要断绝,星象变化。而这新的龙气,便是出现在了咱们的容王府邸上空。微臣直言,只怕这容王便是真正的天下之主!”

    巫凉见到楚恒的怒气被容楚给压制了下去,当下也不谦虚,只甩了甩袖子,对楚恒直言说道。听着这话,连着旁边儿的李崖公公都是吓了一跳,这可是大逆不道的罪过。

    但是,不说巫凉旁边儿跪着的容楚,只是巫凉自己都是早早得到了皇帝的恩典。身为咸巫氏的少主,他能够说任何话而不被楚恒怪罪。这是当年巫凉第一次到皇宫中的时候,楚恒就赋予他的圣旨。

    “既然爱卿觉得容王才是这最好的龙脉接手人选,那么朕也觉得甚为妥当。但是这容王到底是容老王爷的血脉,并不是朕皇室中的血脉,如何能够服众?想来朕的三位皇子,只怕也是不同意的吧。”

    左思右想,楚恒将这件事推给了容楚和巫凉。左右容楚想要接手这皇位,也是要斗得过那三位皇子王爷的。若是真的能够让他们互相残杀,那么皇帝便是可以再次稳坐钓鱼台。

    只要王爷们和容楚争斗,不管是哪方想要获得最后的胜利,都要经过皇帝楚恒的同意。所以他看似危机的困境,便可是在这时候迎刃而解。若果如此,只怕便是能够彻底的化解了皇帝的危机去了。

    这个时候,皇帝心中所想的只不过是他自己的皇位,哪里能够想到,王爷们是他的儿子,在这争斗中受到损伤甚至是丢失了性命的事情?在皇帝的心中,所有的亲人血脉都比不过他的皇位重要!

    听到楚恒这话,连着李崖都是震惊的抬起了眸子,灼灼的盯视着皇帝片刻,方才小心的将自己的神色给收敛好。巫凉注意到这一幕,当下冷然眯起了眸子。

    “陛下可记得当年的先皇后与皇长子?陛下又是否知道当年爷爷将我从火海中救下,取名容楚,实则便是暗指是非颠倒,我本该是楚容。却因所谓皇权成了牺牲品。”

    听到楚恒拿着这血脉的事情来为难自己,容楚并未有任何的慌乱,他只冷了眸子,跪在地上但是却身躯挺直的对皇帝说道。

    奉天殿中。因着这句话,而让气氛彻底的凝固了下来。

    楚御府邸,楚御楚御正坐在自己的书房里,看着那紫檀木桌儿上的军事布防图。如今他的府兵人手也不少,足足有五千之数。但是对比着那边疆的重兵。只怕是寥寥无几。

    但是,若是容楚将这重兵给调回来了,那么他肯定要落上一个逼宫退位的罪名。这样的罪名在手,便是楚御也能够将他直接给斩杀于众人眼前!

    在这皇室之中,最忌讳的就是名声两字!

    “王爷,不好了,宫内的李公公有消息传来了。”就在楚御研究着那边疆布防,算计着容楚在上京中能够用到的军士到底有多少的时候,一个慌张的身影打断了他的遐想。

    他恼怒的抬头看去,正是自己的贴身书童。但是往日里。总是遵循着楚御的教导,一副冷淡模样的书童,今日却是慌张的无以复加。在他的手上,正拿着一封密信。

    看到密信上的贴花信笺,楚御的眸色瞬间变化。这贴花信笺正是宫中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