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一四三章 皇后之死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PS. 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瞅着皇帝在上方坐着并未说话,连着景正明都是忍不住抹了一把自己的冷汗。他怎么忘记了,如今皇帝是最忌讳逼宫之事的发生了,毕竟皇帝如今可是到了那把的年纪。

    如今这般阵容,难道是他们要逼迫楚恒退位?想到这里,景正明的后背之上更是冷汗齐下,不敢再说一句话。

    “祁安侯,你身为一个臣子,竟然这般参奏朕的皇后,你可知罪?”

    终于,过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楚恒突然开了口,他的话语刚刚落地,便是让得景正明直接冷汗直流。看楚恒这意思,分明是要对他问罪了。

    “身为臣子,你难道不知道,前朝官员不能插手后宫的事情么?若是你当真这般认真,朕也不好拂了你的面子。”楚恒喝了一口茶水,直接说道。

    “李崖,去,吩咐下去,将景正明祁安侯之位革职,让他领上一千两白银,回家养老去吧!”

    皇帝的圣旨一出口,便再也不能更改了。眼看着这一代祁安侯便是被楚恒直接革除掉了官职,连着旁边儿的冷穗都是抹了一把冷汗。

    还好,方才皇帝动怒的时候,她并未莽撞的闯过去,让皇帝生气。不然,只怕这怒火便是要发泄到她的身上了。

    听到皇帝这话,景正明当下茫然的坐在了地上。不过还好,这件事儿并未让他感到太大的打击。不说其他,只单单这皇后受到参奏,只怕日后后宫动荡不会太小。

    历朝官员都知道,若是后宫有了大的动荡,只怕是前朝也不能幸免在其中。每代的官员都是会被清洗掉一大部分,用血腥铺就这后宫之乱。如今,他能够全身而退。也是一个好的结果了。

    并且,还有容楚给他的封地,这日后养老倒是不成问题。

    景正明想到此处,复又打起精神。对着楚恒深深地跪了下去,磕了几个响头,方才眷恋的看了眼那金光闪烁的奉天殿,在李崖的带领下走出了这他侍奉了一辈子的地方。

    眼看着景正明被革除掉了官职,景盛芜倒是并未出声。她只抿着唇跪在原地。等着皇帝楚恒的发落。

    其实,今日来这里的目的,一个是让皇上知道他们的动机,达到敲山震虎;一个,便是将这景正明给剔除掉朝外。

    景正明毕竟为人祁安侯多年,身后的势力官员盘根错节。若是不能将在这朝中抹杀了去,只怕这朝中的变数不会小。

    况且,当年容王府的事,虽然景正明不知道幕后的主使可能是皇帝,但是景盛芜却是几乎有了九分的把握。当年容王府的事情闹了这么大的动静。身为一个皇帝,楚恒怎么可能不知道?

    况且,说不得便是楚恒暗中授意。毕竟当年容王府的势力实在是太大,又手握重兵。若是等到容楚出生,容王府举旗反了楚恒,扶持先皇后的儿子上位,挟天子以令诸侯也不无可能!

    功高震主,这是所有的皇帝都最忌讳的事情。

    “你们几个,虽然并不是主谋,但是跟在景正明的身边儿只怕也是动了一些不该动的心思。当年容王府之事。牵扯实在太大,朕一时间也不好下手。你们先回去,朕自会给你们一个交代的。”

    看着下方跪着的几个人,楚恒当下揉了揉眉头。很是疲累的说道。见着这一幕,景盛芜眼明手快的起身,将一直窝在荷包中的丹丸给楚恒恭恭敬敬的奉送了上去。

    看到丹丸盒子,楚恒眼里闪过一丝诡异的光芒。他将这盒子中的丹丸取了出来一颗,直接放到了嘴中慢慢吞咽下去。随着丹丸入口,他的神色仿若好上了许多。

    然后。楚恒趴到了自己的香炉上,仿若神色疲惫需要深吸几口这香烟振奋精神。连着吸几大口气,他面儿上的那种红润之色却是稍微退了些许。

    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一幕,景盛芜皱起了眉头,并未多说。等着众人从这奉天殿中退了出来,她方才紧紧地绞着了手中的锦丝手帕。

    “方才若是自己没有嗅错味道的话,那紫燃金龙涎香好像有点儿不对劲。”直到走到了奉天殿门,景盛芜依然在想着这件事情。

    往日里楚恒所用的紫燃金龙涎香,是这宫中独有的手艺。寻常的龙涎香已然是极为贵重,寸香寸金,但楚恒这紫燃金龙涎香,只怕已经是到了千金难求的地步。

    这龙涎香对人的身体有好处,更何况是这紫燃金龙涎香?平日里景盛芜来到这奉天殿中,倒是也注意过这香味。但是并未有一日,这香味像是今日这般怪异,说不来的感觉。

    “怎么,可是察觉到了什么不对么?”看到身旁景盛芜一直在皱着眉头,容楚低声问道。从在殿中的时候儿,他就发现景盛芜好像是在走神。如今这般看去,她果然是没将心思集中。

    “方才在那殿中的时候,我似乎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儿。但是我并未能够确定我所嗅到的东西是不是真的,所以只能等到日后研究清楚了再说。”

    景盛芜皱了眉头回答道,当下却是将眸子转向了那一直在后方一言不发的巫凉,“公子,你可也发现了皇帝的不对劲之处么?”

    巫凉点了点头,虽然并未多说,但是看他那清冷的面容上一副凝重的表情,便是知道了他内心所想。

    奉天殿中,楚恒正一脸凝重的看着抚摸着手中的黄金镇龙头。如今这奉天殿内殿之中,只有他和李崖。连着那冷穗都是被楚恒打发到了外面去等候,不召见不得进内。

    “李崖,你看那孩子,是不是要开始对当年的事情动手了。”

    过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楚恒这才长叹一声,轻声说道。往日里他那焦躁不安的样子,似乎早已是消耗殆尽,那眸子中的睿智之色,也是在此时显露了出来。

    听到楚恒这话。李崖并未多言。他垂下的眸子中,却是有着一丝诡异的凄凉。

    “若是他真的要动手彻查当年的事,只怕连着朕都是不能阻拦。如今容王手中的重兵,不是御儿等人能够阻挡的。不过。若是当年的唯一见证也是死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