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赵安唯在临死前曾对自己说过:“假如还有下辈子,赵安唯我一定要一巴掌将你扇醒!”

    没想到真的有下辈子,只不过她重生在了高考那一年,那时她十七岁。

    所以,赵安唯真的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力度大到连嘴角都渗出了血。脸上钻心的痛令赵安唯想起了上辈子的种种,她发誓,这辈子一定不能再重蹈覆辙,要让所有伤害她的人都付出代价。

    “哒哒——”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赵安唯擦去嘴角的血迹,确认镜中的自己还算正常后,才走过去打开房门。

    敲门的是她的妈妈苏惠芬,年仅三十七岁的她因为常年的奔波劳碌,看起来和五十几岁的人一样苍老。赵安唯忍不住想起自己上辈子嫁给李时泓的日子,因为长期高负荷的劳作,以及李时泓施以的精神和*上的折磨,让她不过在短短十年的时间内,就老了好几十岁。

    “阿唯,你的脸是怎么了?是谁打你了?!”苏惠芬紧张地盯着赵安唯脸上猩红的五指印,焦急地问道。

    赵安唯别过头用手挡住自己的脸,掩饰道:“没事的妈。”

    苏惠芬愣了愣,总觉得今天的赵安唯看起来有些不对劲儿,但她还算是位开明的母亲,总会给孩子留有一定的*和空间,所以也不再刨根问底,叫赵安唯快出来吃饭后,就率先走了出去。

    赵安唯走出房间的时候,客厅里家人都已经上桌了。她妹妹赵沛彤正在和她弟弟赵璟抢一块鱼肉,两人闹得不可开交。

    赵易璟见赵安唯出来,高兴地叫了一声“大姐”,赵沛彤便趁机从他的筷子中抢走鱼肉,立刻放入自己的口中吃得很是开心。

    赵安唯想起赵易璟之前和她说过:“大姐,我也希望可以给你留一点好吃的,但是每次最后都全部进了二姐那头猪的嘴里,所以我干脆和她抢了!”

    赵安唯掩去眸底对妹妹的厌恶,坐到位置上开始吃饭。她面前的那盘鱼果然只剩下了骨头,她连一点的肉沫子都分不到。

    这条鱼应该和往常一样,是他爸爸的朋友刘叔卖不出去了送给他们家的。他们家平时是吃不到荤的食物,也难怪孩子们会抢来抢去。

    赵家很穷,在村里是数一数二的穷。按照赵爸爸赵言午的说法,因为他爷爷当年偷过村长家里的钱,导致赵家在之后分地时只分到了一小块,因此每年家中的收成都还不够一家五口人吃多久。

    所以赵爸爸得空时就会去别人家的地里帮忙,就希望对方能在收成的季节分给他们家一点粮食。但是大多数人家里都挺困难,所以也无法分给他们太多。

    这座村庄太偏僻太贫穷,全村的人几乎都守着几亩地,除了那些考上大学的年轻人会走出村子外,许多人一辈子都被困在这座狭小的村子里,终其一生都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赵安唯想起自己唯一一次见到外面的世界,是隔着一扇坚硬厚重的玻璃。那时她被绑在一辆车子里,她的丈夫李时泓就为了五百块钱要将她卖给比这里还要贫穷落后的山区,听说那里好几年都不一定有人会走出村子,因为贫穷,大部分男人的妻子都只能从人贩子那里买来。

    人贩子为了避免赵安唯这几个女人逃掉,每天都会定时给她们灌迷药。赵安唯因为长期吃不饱饭体质本就虚弱,在第三次被灌迷药时,她的身体就彻底跨掉,在半路上直接断了气……

    鱼肉虽然不是很新鲜,但赵沛彤仍是吃得津津有味。待吃完后,她才将注意力落在赵安唯身上,盯着她的脸用一贯傲慢的语气问道:“哟!姐!你的脸是怎么了?”

    赵沛彤长得很不错,极受周围异性的亲睐和关照,也赵正因为如此,她在说话时总是会不自觉地流露出公主的姿态来,自以为是,甚至轻视别人。

    赵安唯垂眸,深吸了一口气后,才语气平平道:“打蚊子打的。”她发现自己很有当演员的潜质,明明对这个害自己年纪轻轻就死于非命的罪魁祸首妹妹恨之入骨,但仍是能平静地面对她,将所有波涛汹涌的情绪都强压在心底最深的地方。

    才五岁的赵易璟相信了赵安唯这个拙劣的解释,立刻捧腹大笑,而已经十六岁的赵沛彤自是没那么好糊弄,不过她并不关心赵安唯,所以也没有再问,只是继续吃着饭,还在津津有味地回忆方才鱼肉的鲜美味道。她对自己说,无论如何,将来也一定要过上吃穿不愁的富裕生活……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