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一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之后过了一个星期,仍然没有白封消息。方越每天都骑着单车出去找,却依然没找见线索,倒是发现了其他一些东西。比如这座城市仿佛绝境中的绿洲,异形少得可怜,哪怕独自一人也能放心大胆地在外面乱晃。而与此相对,活人却不多见。随处是空荡荡的房屋,超市同样一片狼藉。

    “我回来了。”

    临近傍晚,在外边溜达一天的方越进了屋子。但房里一片漆黑,父亲似乎还没回来。摁下开关,灯“啪”地一下亮了,果然空无一人。

    方越视线投向父母的房间,心里一动,瞟了眼大门后快步朝卧室门走去。手搭上把手,轻轻一旋——“咔嚓”,上了锁。

    果然没这么简单。方越皱眉。那天以后,父亲虽然默许了他回家,却怎么也不肯让他进卧室。由于他要找白封,所以每天都早出晚归,往往出门前母亲还没醒,回来时母亲已睡下,竟从未亲眼见过面。

    今天是也许最后一次回家。附近能去的地方都去过了,之后需要拉长距离,不能再来回浪费时间,所以无论如何也想在今天跟母亲见上面。

    骑了一天车,方越感到口干舌燥,想起冰箱里应该会有冰镇矿泉水,便去了厨房。冰箱是最老式的型号,表面泛黄,下层冷藏室更是时灵时不灵。

    可还没打开冰箱,就听见门开的声音。方父提着一堆东西走进来,见方越站在冰箱前面,脸色微变,愠怒道:“你在干什么。”

    真是奇怪,现在好像不管他做什么都会让父亲紧张兮兮。

    “拿水。”

    “喔……你拿吧”方父语气缓和下来,“在上面那层。”

    冰箱里零散堆着一些瓜果,抽屉里滚了几瓶矿泉水。方越拿出来喝了一口,又道:“爸,跟你说件事。我那个失踪的朋友还是没找到,之后要跑更远,可能回不了家。”他顿了顿,“这之前让我看妈一眼吧。我知道她身体不舒服,不会吵她。”

    然而方父毫不犹豫地拒绝:“不行。”

    “为什么?她不可能不想见我。”

    “我说过了,她现在不能受刺激。”

    方越沉默了一会儿:“爸,妈是不是得了什么病?”

    方父把袋子里的东西一项项摞到柜子里,良久,才回答:“小病,只是现在看不了医生,休息一下就好。”

    “小病?”方越皱眉,“我会担心。”

    “你会治吗,是医生吗,就算见了又有什么用。去找你的朋友吧,我自己会照顾好她。”

    方越知道以这人的倔脾气,做好的决定十头牛都拉不回来。所以虽然心情郁闷,但还是闭了口。这件事不能急,必须从长计议。

    翌日,方越背上背包出门。因为有一段时间不能回来,所以带了不少补给。方父站立晨雾中目送儿子远去,没多久回屋拎了只铁桶,肩上背着猎/枪,反锁好屋子后也离开了。

    这时,房屋背面的草丛动了动,沾满落叶的男人从里面走出来。他知道父亲无论如何也不会同意,因此故意伪装出离开的迹象,再绕路返回,静待父亲出门。

    既然母亲没有跟着一起出来,想必这时候还在屋里呆着。反正见一面就可以走,不用担心暴露,母亲也一定会为他打好掩护。

    用备用钥匙开门溜回屋里,父母卧室门仍然上了锁,也不知是在防谁。方越有些泄气,他还以为既然自己走了,父亲就不会再这么小心翼翼,却没想到如此事无巨细。他尝试轻声敲门并呼唤母亲,但没得到回应,也许里面的人尚在熟睡。

    虽然可以破门而入,但弄坏自己家门的事方越实在干不出来。他又绕去外面瞅窗户,却发现钉上了木板,没法出入。

    看来只能暂且放弃了吗。方越烦躁地抓了抓头发,骑上单车离开。

    时间推移,第一缕阳光透过晨雾洒在地面,天色越来越亮。

    突然,一道黑影从建筑物后边闪过,方越停下车子,狐疑地往那地方瞧,却再无动静。

    这是回家以来首次碰见家人以外的活人,说不定对方会知道些什么。便出声询问:“喂,后边有人?我没有恶意,只是想问你点问题。”

    那边没反应,他像是在对空气说话。方越也不确定自己看错没有,心里没底:“我过来了。”

    建筑后边是一条死路,右边深处放着一垃圾桶,再无其他。突然,方越感到后边一股压力,自行车被放倒,一道黑影趁机逃了出去。

    方越跌坐在地,不由愣住。虽然只是短短一刹,但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