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方越一下子愣住,他没想到白封会说出这种话来,会不会进展太快?而且同为男性,怎样做/爱是一点经验也没有,有的只是来源于网络乱七八糟的知识。

    见方越不回话,白封蹙眉,直接附身要拉开男人裤链,却被一把抓住。

    “等等,你知道怎么做?”

    “不知道,交给你了。”

    见对方回答得理直气壮,方越有些哭笑不得:“男人间做/爱是要插屁/眼的,你不怕痛?”

    “哈?”一瞬间,白封表情果真变得有些怪异,“为什么是那儿,会有快感?”

    “不知道。”

    两人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好半天,车厢内最后一丝暧昧终于消磨殆尽。第一次尝试以失败告终,方越对此只有一句评价:两个可悲的处男。

    虽然历尽波折,但几天后,车子终于平安无事到达目的地。h市地处内陆深处,地广人稀。而方越的老家则位于h市周边,是一座小城镇,不必说人口更加稀少。可能是由于这一原因,附近异形极少。至少自从接近h市后,他们连一只异形也没见过,幸存者也是寥寥无几。

    随着距离拉近,方越心情愈加不安。与父母失联这么久,不知双方是否还平安无事。如果到家后见到的是两具尸体,那自己可能……他摇头,不愿去思考这个结果。

    因为是很乡下的地方,所以镇民们几乎人人一座小平房。有些人会在房外种些粮食或者花果,只是一路开过去,那些植物因为久久无人照料,已几近凋谢。泥土地面铺了一层干枯落叶,寂寥冷清。

    汽车最后停在一座与其他房子大同小异的平房前。楼房独占一个院落,入口处靠着一长扫帚,灰尘遍布,似乎很久没有清扫过。方越眉头一跳,隐约感到不妙,竟有点没勇气下车。他看向白封:“喂……你跟我一起去吧?”

    白封刚要答应,眉头一皱,转言道:“不,我在车上等你。”他推了一把男人,“这件事没人能帮忙。”

    “……我知道。”方越略有些失望,但还是打开车门准备下车,却又被叫住。刚回头,就被对方揪住衣领印上一吻。

    “去吧。”白封恶作剧般地笑了下。

    “哈……”方越有些无力。不过因为这个小插曲,心情倒是放松许多。他再次振作精神,理了理衣服,昂首跨步走近屋前。抬手握拳,犹豫片刻后重重地敲了下去。

    “磅、磅、磅。”

    本以为还得等上一会儿,却没想到房门立刻就拉开一条缝。方越有些诧异——竟然开得这么快,就跟早知道会有人来一样?。而且还只是打开一条细缝,颇有种请君入瓮的架势。

    该不会现在在屋里的,是一群不速之客吧。

    方越表情严峻起来,并没有急着开门,而是靠在一侧,一手拉住门把,忽地用力甩开。门应声而启,刷地刺出一把头上紧缠两柄尖刃的铁棍。

    方越没有贸然冲过去,也没发声,静静站在原位打算等那人走出来。谁知那家伙十分警惕,见扑了个空就没乘胜追击,反而用尖刀勾住门把手,准备把门带上。

    这么不给面子。

    情况有变,方越不再按兵不动,胳膊一伸抓住铁棍,轻易便卸了对方武器。接着举起自己的武器,想把人直接给摞晕,却愣在原地。

    他被一个黑乎乎的洞口给对着。而让方越愣住的并不是枪口,而是抬枪的人。

    “……爸?”

    与几个月前相比,男人苍老许多,胡子拉碴,双鬓斑白,眼睛跟看不清东西似的眯着。看清来人,男人放下手中猎/枪,却没有再见亲子的感动,只是淡淡一句:“回来了?我还以为你死在外面了。”

    “我……”方越上前一步。

    “站住。”方父制止儿子更进一步,“你还回来干什么?反正面也见到了,你干脆走一辈子算了。”

    方越不可置信:“这里是我家,我还要走哪去?”知道父亲固执古怪的脾气,他也不打算再纠缠,探头进屋,“老妈呢。”

    “你妈有我保护,不需要你。”方父不肯妥协,就要关门,却被方越抓住门沿。

    “喂,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我们很好。”方父继续想关门,两人展开一场拉锯战。到了这把年纪,方父已比不上年轻力壮的孩子。方越找了个空隙,泥鳅一般钻进屋里,快步向前。

    房子装潢变化不大,只是不比以前干净,洗手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