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94殷少受了窝囊气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金入正不管出于什么心理保护着沈曦,长期下去,金家肯定是不会同意的,就是金婉秋都不会同意。

    再说金入正自己对沈曦什么样的感情都没弄明白。

    是爱?是同情?是友谊?是童年阴影?

    如果说金入正回国赶上了时机帮助沈曦,这是正常的人的善心使然无可厚非。

    可是如今是他答应了沈曦家人的意思,把沈曦带到了巴黎,说不清道不明,而且最重要的,沈曦会依赖上他的。

    一个患病只有依赖他才能正常的女孩,对一个英俊多金又照顾她的青年男人不可能不动情,一旦陷入那个局面,不知道双方伤害到的会是谁。

    但是,就像金入正刚才蹙眉自己说的一样,现在扔下刚刚好转的沈曦,他不忍心,胭脂也不会多说什么。

    人世间的各种偶然铸就了各种缘分吧。

    只能说,随缘。

    闭上眼,心思飘到了殷斐那里。

    其实,胭脂根本就不愿意让殷斐到法国来治疗。

    中国难道就真的没有好的康复中心吗?其他国家没有吗?

    法国,巴黎,自从上次婚礼事件,殷母的误亡,金婉柔的入狱,这么多不愉快的记忆,短时间内并不能让人释怀。

    但是,她犟不过殷孝正。毕竟人家是殷斐的父亲。

    胭脂少女时代就在几乎米有亲人的环境长大,然后又是孤身奋斗,和殷斐的感情也是一直游离在双方家庭之外,现在忽然的就被扯进了殷家的大家族,其实胭脂自己也还没有适应,就像现在的小馒头自己都管不了一样,生活变得不那么单纯了。

    飞机上下半夜胭脂睡着,天亮时,正好飞机即将降落,她回头看后排,沈曦还闭着眼,头轻轻靠在金入正肩上,金入正玩着手机坐的很直。

    唇纹翘了一下,收拾行李,下飞机没人来接她,因为她并没有告诉殷斐自己马上就来,即使给他哥惊喜也想捉弄他一下。

    当然跟胡大是联系过的,知道这次他们住在圣米歇尔广场的老式公寓。

    胭脂也是非常喜欢那里。

    更没想到,殷斐什么时候把这里完全换了装修。

    两个女佣一下子就认出了女主人,毕竟卧室那大照片是一面墙的。清晰准确的恩爱生活照,两人从海水中出来湿身湿发的镜头,十分养眼。

    胭脂洗漱休息,之后,从女佣那里知道殷斐昨晚住在了温泉疗养中心。

    带了殷斐喜欢听的cd和他的几条换洗内衣便独自打车去温泉疗养院。

    一路上胭脂好幻想着殷斐忽然看见她的样子,不知不觉的在胭脂面前,一向冷傲的殷少甘愿变成了小狗,胭脂想到此,唇角翘起,不知什么时候起,他成了她的宠物,可是她心里很甜。

    在疗养院的各个楼的指示牌那里,胭脂凝眉想了一会儿,猜测殷斐应该在yip贵宾那边。

    小坡跟敲着地板走到电梯边,没等按,电梯门开了,身后一个比胭脂高出一个头的女人一身耀眼的红色露背裙,臂上搭着白色小外套匆匆走进电梯,随着她身边的还有一个身材不高戴眼镜的中年男人。

    胭脂的心一忽悠,似曾相识,在巴黎,不会是金婉秋吧?

    她并不想和金家人相遇,金入正除外,但其实和金入正也只是偶然邂逅并不是她特意联系的。

    胭脂反应也挺快,第一时间背对着身后那两个人,挨着电梯门站着。

    由于没看见红裙子女人的正脸,她不确定是不是金婉秋,耳朵却竖起来。

    果然那女人说话了。

    “钟医生,我们的约定请你别忘记了。”

    “不会,金董事长,能为您效劳很高兴。”

    “恩。”女人鼻孔里轻轻哼一声不再说话。

    胭脂的心却在肋骨包围里狂跳了起来,竟然,真是——金婉秋。

    她的声音胭脂还是不会忘的,那么凌驾于人,那么尖锐傲慢。在和胭脂打过的几次交道中每次都是主动挑衅伤人,胭脂是个敏感的人,自然不会忘。

    她应该还是大忙人,不在她的公司带着怎么在这里出现,难道和殷斐又关系?

    哦,买糕——

    金家人难道阴魂不散吗。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