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百九十章 寻找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八百九十章寻找着

    我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经过桃花林了,自从那年我来过了桃花林之后,我便每一年都会在桃花开的时候来到桃花林,去等紫儿。

    我想紫儿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所以我没有机会见到紫儿,只有我每次桃花开的时候都来等他,终究有一天,我会在这里见到紫儿。

    只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终究我是没有等到紫儿回来。

    那人问我:“你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我坐在他的屋子上面,吹着悠悠的风,身上穿着白色的袍子,他说不喜欢这样的我,更喜欢红色衣服的我,那样的曼妙,那样的艳丽。

    只是他喜不喜欢并不重要,只要紫儿回来就好。

    那年他和我说,他是一株地上的桃树,修炼了几千年,终于修成了人,却发现一个人没什么意思,就算是修炼的再好也没有用处。

    我坐在那里只是听着他说,并不理睬,只管去等着我要等的人。

    只是那一年紫儿也没有回来。

    又过了一年,我再一次来到桃花林的时候,他已经去了远方,还留下了一封信给我,他和我说,他帮我去找那个叫紫儿的男人,而他这里要我帮忙看着一点。

    我本打算离开,可看着那满山遍野的桃花,又担心没了人照顾,这么一大片的桃花林,会枯萎,会死掉。

    如果桃花林枯萎了,死掉了,那我紫儿回来的时候看不到桃花林,说不定他会很失望。

    想到了这些,我才留了下来。

    那年之后,我便留在了桃花林。

    星月流转,如白驹过隙,转眼间过去了许多年,许多年后紫儿没有回来,他也没有回来,他们到底是都走了。

    我望着那百里桃花,只看到一片荒芜。

    浮生恍若一场灰飞烟灭,再也看不见任何颜色。

    ……

    又过了许多年,那一天他从桃花林的外面回来,带来了紫儿的消息。

    见面的时候他已经苍老了,站在我面前我没有认出他,他看着我满脸疲倦,之后他走来我面前,问我可是还记得他。

    我注视着他问:“你怎么这样子了?”

    他和我说:“我去找他了,不小心吃了一颗老人果,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

    我注视着他,不知道世间还有这种东西。

    我去到他的面前,他抬起苍老的手,轻轻的摸了摸我的脸:“走吧,你去找他吧,我本想用这最后的一丝力气,最后的一点桃花困住你,可我终究没有困住你,看着你每天朝思暮想的人是他不是我,我心中便会难过。”

    他已经老的站不住,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回来的,用了多少时间多少力气,他缓缓的靠在我身上,我搂着他看着:“你既然知道没有结果,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我忍不住,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忍不住。”

    他说着握住我的手,他的手里握着一个锦囊:“我把他去的地方写在了这里,等我死后,你就去找他。”

    他那双眼睛凝视着我,很久我才点了点头。

    但我拿出身上带着的那株药草,想要给他吃下去,他却握住我的手摇了摇头不肯。

    “我去意已决,你不要再浪费时间了。”

    他说话的时候整个人都是那样的决绝,我哪怕是有一丝丝的力气也要把他留下来,但他却说什么都不肯留下来。

    我注视着他的那双眼睛,许久我才说:“你这何苦?”

    他看着,说:“十里桃花,为你而开,为你而落,我来时清风几许,我走时不带走尘埃。”

    他那样的笑着,闭上眼睛慢慢的睡着了。

    我看他的时候,他已经变成了一片桃花,慢慢的落在了我的手心里面,眼前的光铺满大地,瞬间在眼前铺开,发出耀眼的光芒,等我再去看他的时候,他已经随风而去,只留下那一树一树的桃花,纷纷落下,飞满天。

    我从地上起来,抬起头看着眼前的一切。

    静静的,一切从眼前消失,回到了擎天柱的下面。

    悠悠的风吹着,钩蛇抬起手接住一片落在他手心的桃花,他抬眸看着我,我也看着她。

    他说:“这么许多年过去了,想不到你还是没有改变,还是想要去找他。”

    “他是我丈夫,我怎么能不去找他?”

    我转身朝着前面走去,钩蛇说:“你果然不是她!”

    我转身看着钩蛇,许久才说:“谢谢你!”

    钩蛇没有说话,我走后他才回去继续打坐,我此时抬起手看着掌心里面握着的锦囊,走远了我才打开看着锦囊的里面,那里面只有一片树叶,树叶的上面写着一个归字。

    我回到荒谷打坐,很久很久我才想到,这归字的本意。

    只是我已经许多年没有离开过了,真的要我回到后世,我不知道后世此时是什么样子,我又如何才能回去?

    虽然不知道要去想哪里,但我还是去了擎天柱的那里,这次拜别了擎天柱上面的公公婆婆等人,我才转身离开。

    而钩蛇这次准备了一些吃的东西给我,说道:“你路上小心。”

    “我知道。”

    拿了东西我愣了一下,看着手里的食物愣在了那里。

    “怎么了?”

    我看着钩蛇摇了摇头:“没什么。”

    抱着食物我朝着一个方向走,一边走一边把怀里那时候宗无泽给我的那个馒头拿了出来,注视着已经干枯的馒头,开始在上古寻找能够储存粮食的地方。

    宗无泽放粮食的地方,相信一定是我知道的地方,虽然是哪里我还不确定,但总归不会离开擎天柱太远。

    可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我去找的地方,竟然是荒谷的里面。

    荒谷早的时候到处都是荒芜的,我还记得有许多的山石和洞口,但碍于那些洞口可能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