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引子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很多年以前,听我们那老人家讲的一个故事,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我们这里,位于大西南,奇奇怪怪的事情,多的是。那件事就发生在我们这附近的一个小村子里,

    那小村子有矿产,一户人家包了当地的矿山,做了几年也发了财。他们家有个女儿,长得也听漂亮的。但是家里人都看得严,就想着以后给那女儿找个什么领导的嫁了。可是谁知道,那女儿在高二的时候,被老师送回家了。说是孩子怀孕了,就是不说是谁干的。

    一听这话,找个女孩子的爸爸就生气了,直接就就扇了两巴掌,让她妈妈去问,孩子是谁的。又指责老师说,在学校没看好孩子。老师也不示弱,也喊着,孩子都怀了七个多月了,这肚子都明显大起来了,你们做家长的难道就一点不知道?

    女孩的妈妈哭着拖着女孩进了房间,问她:“告诉妈,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你们要是真喜欢,我们就给你说去。”女孩妈觉得,事情已经这样了,还能怎么办。她之前也看到女儿胖起来,就是没往那方面去想。她女儿,她还不知道吗?说话都不敢大声说。

    女孩哭了,跟妈妈说:“我也不知何,我也不知道是谁的。我根本就没跟男人那个过。”

    再问几次,还是这个回答,她妈妈也气了直接几巴掌就打了过去。她妈妈没有往肚子里长肿瘤想,因为她拉开女儿衣服的时候,都能看到肚子下的孩子在翻身,供着肚皮一浪一浪的。当即就拉着孩子出门,说要去医院做手术。

    女孩懦弱,只是会哭,就这么让爸妈拉上了家里的那辆小车上。那年代,有小车的家庭,都是很厉害的了。在车子上,女孩坐在后排,一直看着车窗外面。她妈妈还在那骂着。从村子到县城的医院,要开车四十多分钟,也不算近。就是在这路上,出事了。女孩跳车了。

    那年头的车子,还没中控锁。开车门就能跳。突发的情况,让她爸妈都吓坏了。等车子停下来,找到女孩的时候,女孩身上已经一身的血,气都没了。

    照我们这的习俗,这种死在外面的,还是没结婚就死的。加上她这带着身子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都是尽快下葬,也不能回家什么的。丧事准备了一下,在第二天早上就匆匆下葬了。

    孩子葬下去,孩子妈妈就懵了。他们就这么一个孩子,怎么说没就没了呢?就算之前在气愤,现在孩子都没了,她也不知道该想些什么才好。总觉得心里疙瘩着,还想女儿不应该就这么葬了,还有很重要的事情呢。

    想不过,到了晚上,她就自己那这锄头去了女儿的坟边去扒坟。她就是觉得一定会出什么大事,这坟必须扒了。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就是要这么做。

    她扒坟的时候,她家男人就在旁边劝着。“孩子都死了,死干净了,你这是干嘛?”

    他们家叔叔说:“婶子啊,你就让孩子好好去吧。有你这么扒自己孩子坟的吗?”

    他们家伯伯说:“婶子,这孩子之前就不干净,死了事情就过去了,别扒出来丢我们家脸!”

    孩子妈妈不肯,谁劝也没用,她就是要扒坟。之后她跟人说,那时候,她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就觉得,她不扒坟来看看,她就要跟着女儿去了。

    坟扒开来,棺材里传出了哭声来,在场的人都惊住了。有活的,是条命啊。谁还管这么多,赶紧开棺材吧。

    棺材一打开,那女孩子双腿间鼓着一大块,她妈妈拉下裤子一看,孩子竟然生下来了,还是活的!棺材子!

    家里那几个男人就商量了,有人说盖棺,就当大家都没看到。棺材子,不吉利啊!也有人说好歹一条命,都看到了,还是活的,这么盖棺不是杀了孩子吗?是杀人嘞!

    男人们还在议论着,女人已经抱了孩子,脱衣服来包着,一声不吭就往家里走。家里的男人们发现了,追过去说这个孩子不能抱回家,不吉利什么的。

    女人就哭着嚎:“我闺女没了。我唯一的闺女都没了。我现在就这么一个孙子,我不管什么吉不吉利的,我就要我孙子!你们谁要赶拦着,我就当着你们的面,抱着这个孩子,一起撞死在我女儿棺材板上了。”

    这一来,没人敢拦着女人的路,只能看着女人把孩子抱回家。这边闺女的坟,也重新盖上了。

    这个孩子的事情,在第二天就传遍了整个村子了。第二天晚上,就有村里人来他们家里说话了。有说,这个的死人生的孩子,以后村里人跟着遭殃的,不能要。也有人说,这个是鬼胎,在村里养着,这是招鬼的,不能要。更有人说,他们家是要害死整条村子的人。

    最后就连村委会的人都来说,说大家商量了一下,说孩子的活的抱回来的,也不能怎么着了。那就送出去给别人养着吧,别养在村里就行。

    那女人也不是好欺负的,就那句话,想要孩子死,没门,她就先跟谁杠上了。她闺女没了,以后就靠这个孙子了,这就是她以后的命!

    他们家男人来劝一样没办法。三天之后,矛盾激化到有村民扛着锄头来他们家堵门口,把他们家的矿山也堵了,说这个孩子绝对不能留在村里。

    村长也怕闹出大事来,而且这事闹了三天,镇里县里都有警察来了,就怕打死人。但是镇里县里是不信鬼的,他们能做的就是不让村民打群架而已。也不能说决定孩子的未来。村长找来了隔壁县的一个老先生,让老先生来看看,说尽量想办法别出事就好。

    那老先生来了,一身灰色的棉布对襟衣,背着个布包。脚上的鞋很特别,也没人知道那叫什么,只是有人说那是专门给道士穿的鞋子,一般人是不能穿的。

    村里的代表和几个警察一起进了那户人家,那刚成为外婆的女人抱着孩子谨慎地看着人,一副你们敢怎么样,我就带孩子死在这里的表情。

    先生很和蔼,上前看看孩子,第一句话就是:“这个孩子,很健康,是个聪明伶俐的样子。”这句话让那个女人放松了警惕,把孩子稍稍往先生那边让了让。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