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01逼作通房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姐,快跑,快点。”

    夜幕刚下,大苗村已是黑压压一片,长满杂草寸宽深浅不一的田埂上,正气喘吁吁的跑着两个身影,小男孩不过六七岁,边跑边催促着身后十一二岁的女娃,两人时不时朝身后望去,每望一次,瞳孔便睁大一圈,除了恐慌还是恐慌。

    过几天便是早稻收割了,田埂两旁,满是沉甸甸的稻谷,低垂着头,弯着腰,一阵热风扫过,翻腾着滚滚金波,在这夜幕下,也是格外的亮眼。

    两人的身后,很快就出现十几个壮汉,手里拿着麻袋,边跑边吐唾沫子。

    “奶奶地,王家少爷要个通房何时费这么大个劲了,木槿丫头,你他妈是活腻了不成,王家可是俺们村上的地主头儿,入了他家的门,哪个不是穿金戴银,丫头婆子伺候,赶明年,你肚子挣点气,指不定就水涨船高,成为王少爷的小妾之一呢。”

    带头说话的叫刘麻子,村上的霸头,整天好吃懒做,靠欺负村民为乐,几年前,王家突然落户于此,他便做起了王家看院子的院头,整天鬼主意多,可除了收刮良民便是强抢名女,这不,大哥为了二苗姐都被他们打残了腿,下不了床呢。

    夏木槿本就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况且,刘麻子身后的大汉哪个不是虎背熊腰,凶神恶煞,刘麻子那大嗓门这么一吆喝,腿下一软,当场就摔进了稻田里,乡下丫头,皮粗肉紧的,可被这成熟的稻谷一扎,也是怪疼得。

    毕竟也只有十二岁的小娃,当场就哆嗦着哭了起来。

    跑在前面的夏小松见姐姐这样,眼眶也是红了,可他顾不得哭,而是折了回去咬牙费力将自家姐给拉了起来:“姐,还有小段距离就是大苗山了,那里俺们最熟,找个熟悉的地方藏起来,他们准找不到。”

    夏木槿听了弟的话便从害怕与哆嗦中清醒过来,二话不说便拉着夏小松跑了起来。

    也不知跑了多久,后面的骂骂咧咧与威胁声也愈加的小,甚至听不到,夏小松吁出一口气,一手抚着胸口,喘息着朝后看去。

    “妈呀,姐,这黑乎乎一片,是哪呢?”说着,肚子也是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夜色中,他湿润着眼睛眨了几下,咽了口唾沫,沮丧的低下了头。

    被弟弟这么一提醒,夏木槿也是呆了,扫视一圈,可除了漆黑还是漆黑,可也只能安慰道:“松儿,大苗山哪里咱们不认识,现在就是黑,看不见罢了,他们估计也没追上来,咱们就摸索个地歇一下。”

    夏小松抓着自家姐的手紧了紧,便是轻轻嗯了声。

    两人跑的满头大汗,山里入了夜,这风也挺凉,此刻却是冷得直哆嗦,况且,两人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夏木槿噙着泪,瘦弱的身子揽过夏小松便摸索着朝泥地上坐去。

    这刚一坐,夏小松便给推出了好远,只听夏木槿啊的一声便没了动静。

    -本章完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