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7章 骑士战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格斗场大门朝南,关于楚在西边的休息室,而关山越在东边的休息室,中间隔着偌大的格斗区和观众席。

    关山越站在观战屏前,注视着下方的数千战士,沉默不言。

    他已经做好了部署,但不知为何,心中总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拉维提亚对深海骑士迪尔诺,翡翠对晨曦骑士聂云,玉歌音对暗夜骑士凡卡。

    所以的人员都已到位,安静的格斗场内响起激昂的交响乐,人们的情绪被带动了起来,一双双眼瞳像着了火一样闪闪发亮,紧紧地盯着格斗区的东西两个入口处。

    内阁主事者站起身,对着话筒,再一次将帝位争斗战的规则说了一遍。

    但这次规则中新加了一条——不得致死。

    刻意杀死对手的那一方将直接被认定为失败。

    也就是说,可以将对方打到重伤,昏迷,奄奄一息,但不能杀死对方。

    这是内阁的要求,因为交战双方都是北亚的人才,都是难得一见的骑士,基于对人才的保护,才会增加了这样的规则。

    关山越捶了捶阵阵发疼的额头,站在操作台面前,选定了交战人员。

    名单一发送出去,格斗区前的各个大屏幕上就出现了一行字。

    大地骑士拉维提亚·特伦斯v深海骑士迪尔诺·亚美尼亚

    拉维提亚稍稍整理了一下衣服,将背在背后的宽剑从剑鞘拔出,立在自己面前,然后右脚后撤一步,微微屈膝,额头抵着剑身,沉声道:“殿下,请稍等片刻,我会为您取得胜利。”

    “我相信你,拉维提亚。”关山越露出笑容,叮嘱道:“无论战局如何,不要擅自拔出泰阿剑,我相信你的实力,即使是用普通的武器,必定也能打败迪尔诺。”

    拉维提亚站起身,反手将剑插回剑鞘,眼神明亮地看着关山越,重重地回了一个字,“是。”

    而后大步离开休息室。

    关山越站在观战屏前,脊背挺直,神经绷得很紧。

    从早上就产生的不祥之感影响了他的情绪,纵使知道拉维提亚实力远超迪尔诺,他难以安心。

    翡翠盘腿坐在沙发上,顺手就拿水果盘里的切块水果吃,他一边貌似不在意的吃着东西,一边却在悄悄观察关山越,见他的背挺得像根柱子,头发丝似乎在微微发颤,突然笑了一声。

    海妖和玉歌音将目光转向他,他捏着一块蜜瓜往空中一抛,嘴巴一张顺利接住,笑嘻嘻地朝他们说:“我突然想到了一个笑话,要不要听?”

    关山越转过头看他,微微皱眉道:“等会就是你出场了,吃这么多没有问题吗?”

    翡翠闻言,笑话卡在喉咙里,两只手先把水果盘抱住了。

    “没问题,什么问题都没~”他眯着眼睛,不急不缓地说:“我好得很。”

    关山越叹了口气,道:“好好吃东西,别乱说话。”

    翡翠哼了一声,“乱说话?本体你早上没吃药吗?”

    “翡翠,请你慎言!”玉歌音表情一冷,严肃地打断了他。

    海妖靠着关山越,摸了摸他的额头,担忧道:“今天早上就看你一直闷闷不乐的样子,原来是生病了吗?”

    关山越又叹了口气,把海妖的手拉下来,无可奈何道:“好了,安静点,拉维提亚还在战斗呢,你们能不能紧张点?”

    翡翠从沙发上下来,抱着果盘离观战屏近了点,看了一会说:“紧张不起来啊,你看,那个迪尔诺顶多再撑五分钟。”

    他往关山越的脸凑近了些,“真不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拉维提亚、玉歌音、我,哪一个都不会比他们弱。你到底在担心什么?”

    他这话还没落音,就被海妖一巴掌推出半米之外,“说话就说话,别离这么近!”

    “好好好,我不靠近。”翡翠顺势靠在操纵台边上,目光直射入关山越的眼底,“那么,殿下?御主?可以告诉我吗?这样近的距离,你躁动不安的情绪非常影响我吃东西的口感呢。”

    关山越没理他,只是紧紧盯着观战屏,每一次看到迪尔诺向拉维提亚挥刀心都会跟着颤一下。

    光论身手和刀剑之术,这里没人能比得上格斗区内的两人,因为迪尔诺接到关于楚必须全力以赴的命令,所以他不得不发挥出百分之百的能力,动作已经快得难以用肉眼看清,所用招式非常刁钻,甚至把他以前混黑的那一套必杀手段也加了进来。

    拉维提亚深知关山越正注视着他,当然不会放水,只想要用最快的速度,最完美的招式解决迪尔诺。

    故而战斗欲极强的两人居然缠斗了二十多分钟。

    “叮~”的一声脆响,精钢锻造的长刀一折为二。

    与此同时,拉维提亚的的宽剑紧贴着迪尔诺的脖子,另一只手则将他狠狠按在地上,不得动弹。

    “你输了。”拉维提亚冷冷道。

    迪尔诺死死地盯着他,目眦欲裂。

    虽然输是意料之中的事,但一想到在众人面前被压制住,一想到小鬼还在看着,他就怒火朝天。

    小鬼会怎么想?

    迪尔诺不自觉地就冒出了这个念头,下意识地往东边休息室的方向看了一眼。但没等他细想,响彻格斗场的声音拉回了他的注意力。

    “骑士之战第一轮,拉维提亚·特伦斯胜。”

    身上的压力猛然一松,迪尔诺只听见拉维提亚低沉的警告声。

    “不要对殿下有任何非分之想,否则下次我不会手下留情。”

    迪尔诺表情扭曲,低声骂了一声,然后爬起来,目光狠厉地看着拉维提亚的背影,直到对方消失在入口处,他才转身离开。

    快走到休息室的时候,他暴躁的情绪稍稍平息,回想自己当时在格斗场的行为,顿时一阵心惊肉跳。

    他脑子被驴踢了吗?!为什么要在乎小鬼的看法,要在乎也应该在乎boss的想法才是!

    迪尔诺磨了磨牙,手按在门把手上,但就是拧不下去!

    糟糕了,比起摆着臭脸的boss,他现在更想看到小鬼怎么办?

    迪尔诺重重地喘了口粗气,一拳砸上墙面,疼痛带回了他的理智,在门外犹豫了片刻后,门突然被推开了。

    晨曦骑士聂云正要出来,下一场是他的战斗。

    聂云皱着眉问:“你站着这干什么?难道是怕于楚大人怪你吗?那倒也不必,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你尽力了。”

    迪尔诺眼中带着红血丝,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径自进了休息室。

    一进去,关于楚还没说什么,凡卡就先表达了不满。

    “你太让我失望了,迪尔诺。”

    迪尔诺冲冲地回了一句,“你失望关我什么事!”

    凡卡还想再说什么,但见关于楚转过身,就立刻闭紧了嘴,等待御主批评惩罚迪尔诺。

    谁知关于楚只是看着迪尔诺,意味不明地轻哼了一声,就转过头继续看聂云和翡翠的对战了。

    凡卡的表情僵了僵。

    迪尔诺正心烦意乱,也不在乎关于楚是什么意思,一屁股倒在沙发上,拿本杂志盖住脸。

    下方正在进行第二轮战斗。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聂云和翡翠的战斗进行了一个半小时。

    不是聂云太强,而是翡翠的问题。

    从一开始,他就在玩弄对手。

    他掩藏了大半的实力,将自己塑造成身手还可以元素操纵一般般的水平,但为了取得胜利,他非常努力地在战斗,每次都惊险地躲过对手的攻击,同时自己发出的攻击又轻易地被对方化解掉。

    总之,翡翠就是在戏弄聂云。可怕的是前半个小时,聂云居然一点都没发觉。

    翡翠去医院捣乱的时候,聂云刚好睡着了,直接在睡梦中被人一拳打成昏迷,所以他并没有亲眼见识到翡翠的恐怖。

    翡翠的手段不算高明,但观众席上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实力,所以大家就真的以为这个元素师也不怎么样,甚至于内阁也对公主殿下投以疑惑的目光。

    不是说这个翡翠是非常强大的元素师吗?怎么会是这个水平?

    但关于楚看得明白,关山越也看得明白。

    关山越脸色不太好看,这种玩弄对手,将正正当当的决战当做游戏的行为令他感到难受。

    他清楚地意识到翡翠的任性妄为。

    就算翡翠通过骑士试炼,拥有骑士勋章,也成为了他的暗夜骑士,但他骨子里跟本就不是骑士。

    甚至于他的三观也是扭曲的。

    关山越闭了闭眼。

    如果翡翠直接干脆利落毫不留情地打败聂云,甚至是失手杀死聂云,关山越都不会怪他,但这种玩弄对手的行为实在令他心冷。

    快到一个小时的时候,聂云终于发现了不对的地方,虽然对方看似很弱,但是自己的攻击从来没有狠狠地击中到对方身上。

    每次都是险险擦过,最多只划破了对方的衣服而已。

    聂云霎时一阵心惊,长刀一横,站那不动了。

    翡翠见他的表情有变,似乎知道了自己在耍他,于是站那,偏了偏头,淡淡问:“你要认输吗?”

    聂云见他表情镇定,嘴角带笑,眼神也从单纯无辜变成了深不见底,立刻警惕了起来,浑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危险。

    于是,他抓住时机,速度极快地进攻过去。

    翡翠手一抬,聂云的长刀从刀锋间流泻出一缕银光,冷硬的金属瞬间变得柔软,像流动的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