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十元钱惹的祸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大学毕业后,田螺进入一家钢铁公司工作。

    他不是本地人,却没想到会跟倒插门一样,眼睛一晃竟有了定居的愿望。

    //

    记得才去的时候是个夏天,炎热,感觉公司周围跟贫民窟似的,田螺有些心冷。但后来细琢磨,理工类学生,能到这里已经不错了。

    可重要的是,田螺人大了,*也有了,主要年龄到了,女朋友是非找不可的了。但事实上,不少人讲,在钢厂里,耗子都是公的!

    这家公司不小。田螺最初做的焊工,在烧结厂。

    那时候他穿的绝对称不上是衣裳。

    “假如我再穿那会儿的工作服走进大街上,叫花子都会笑话我!”

    他时常如此回味着。

    当时和田螺一起进厂的大学生们,或者说是工友们,天天拿这开玩笑,你给他拍啦,他给你照啦,似乎大家都要走,而走之前又都想留下点儿什么。

    那一刻,田螺离开的*比谁都强,不光是工作环境的问题。最让他记忆犹新的是其同工友们大喊的那句:

    “我受不了这没有女人的世界啦!”

    到后来,一年多过去了,那些残存的往事不少已在飞散的时光中淡去,有时候田螺想起来很伤感,有时候他也会慨叹:

    那么多一起滚爬的弟兄们都各奔东西了,却剩下他这个挣扎最强烈,又终没离开的人。

    //

    眼下的田螺,由于一次偶然的机缘,被公司领导搜救,牵往了动力厂。如此,还了他一个原本的人样!

    田螺是个喜欢浪漫的人,要气死(一七四)的个子,经常摆着俩会送秋波的眼睛晃荡在大马路上,东瞥西勾,投情送笑。

    而事实上,对于他这种多情的人来讲,进了动力厂也是换汤不换药,当然指的最关心的女人问题。

    后来,田螺和这里的哥们儿混熟了,渐渐发现大家都已迷上网络。

    “原来如此,兄弟们都像李大仙人一样,借‘酒’消愁!

    却是愁更愁吧……”

    开始,瞧着兄弟们聊天起劲儿他总这样猜测。因为毕竟网络是虚拟的,很难真实起来,最初他是这样认为的。

    不过,从一定意义上来说,就如后来班上主值见到一群人七倒八歪专心聊天时发出的那句感慨:

    “网络救了大家!”

    可以打消一些寂寞和无聊吧。

    之后,田螺也慢慢被他们溶解,变得对聊天感兴趣。而很快他就十分着迷起来,且一上了瘾什么都不顾啦,天塌下来宁可被砸死,都不会躲一下。

    田螺这会儿做的是电力工作,所以相对清闲一些。

    一天上午,他和同事阿猛蹲在配电室里。阿猛转眼间就陶醉了,老样子。

    田螺的手机很低级,不是智能的,但上网还可以,聊天也不愁。而一闲起来他就觉得没事做,一没事做就想找事做,于是也捧出救星登了上去。

    “唉,不上线还好,一上线就郁闷!在线的不少,却都把哥当空气……”

    田螺嘬嘬嘴巴挺直肩膀抱怨着,顺便扭头望望一旁的阿猛,可其连搭理他的空儿都没有了。

    没办法,田螺只好拱拱耳朵,一眉头苦样儿,盯住自己的手机打开“查找添加”栏,按条件去淘美女。

    ……云多省……

    ……16--22岁……

    ……女……

    “确认键”一按——

    “哈哈……就跟古时候皇帝选妃似的!

    你瞅瞅,这天南地北、五花八门的妙龄美女……”

    每当这一刻,都是他一天里最兴奋的时候,大嚷着腾出一只手掌来使劲儿拍打同事。

    阿猛架着一副黑框眼镜,有些受惊地抬起眼皮瞧瞧他,眼睛睁大一下又跟着脑袋垂下去。

    田螺拍完他就专心忙自己的了。

    他一般加好友很特别,十分相信感觉,只有网名叩他心门的才不拒绝。

    ——牵着猪赛跑;

    “不加!”

    ——冰是睡着的水;

    “过!”

    ——数星星的女孩;

    “太纯真了,不忍糟蹋!”

    ……

    又经几个回合,田螺手机屏幕上突然出现一个很普通的网名——

    蹲街捡破烂。

    “俗,这个名字我曾经没少见,怎么又出现了!”

    他嘟嘟囔囔,一边点动手指头怪叫:

    “你捡破烂就捡你的,没人跟你抢,老在我眼前晃悠什么?”

    感觉匪夷所思,他停在这个网名跟前愣住。

    而一提“晃悠”两个字,田螺猛地想起小时候电视上常看的幽灵,飘来舞去的,不禁身上起鸡皮疙瘩。

    “加了你又如何?不就是幽灵吗?大不了搞阴阳恋!”

    他随之大喊,按动键面。

    这时的阿猛听到他的高喊,扬起头来脸都诧异得黑了。

    田螺这回的添加结果非常痛快,都没用发验证信息,直接就通过了。

    “你好!”

    他最初聊天时都这样,第一句表现得纯朴,有礼貌。

    半分钟后,对方来了回复:

    “好!”

    “靠,好像我们很熟的样子!

    一看就是接待我这种老土已经不耐烦的主了。连问我是谁都不问!”

    他凝视着屏幕发送秋波想着,又匆忙打字:

    “忙什么呢,美眉?”

    第二句,他的本性开始展露了。

    “我不是。”

    “这么谦虚干吗?我不是色男,做朋友吧!”

    他虚伪十足地讲。

    “可以呀!”

    “你经常在线吗?”田螺问。

    “嗯!”

    “多大了?”

    女孩儿没回答。

    “你是哪里的?”

    他再次问去,可过了好半天才收到消息:

    “看资料啊,以后别问这么幼稚的问题。”

    当下给田螺杠晕了。他满脑子苦水地打开女孩儿资料,瞅一眼:

    19岁,唐木市。

    “原来你也在唐木,老乡啊!”

    立刻,他发送一个亲密的表情出去,套近乎。

    “汗……唐木市大了去啦,具体点儿。”

    “迁林!”他回答。

    “没听说过。”

    “是不是唐木人啊?迁林都不知道?离唐木市区一百多里。”

    “哦!”

    “有时间去找你玩吧?”

    他表达非分之想。

    “去哪里?”

    女孩儿没直接拒绝,问道。

    “东湖公园吧!我挺想去转转的。”

    田螺输入着文字长眉耸动。

    “什么时候?”

    进展很顺利,他就喜欢爽快的!

    “明天吧,我不上班,去找你!就咱俩玩儿!”

    “那不去了。”

    一下子,田螺刚还扑腾扑腾的心沉底儿啦。

    “为什么呀?”

    他疑惑不清。

    “我不会跟陌生人单独出去的。”

    “装吧,看你能装多久!”

    他鄙视一番继续聊,

    “你平时都做什么?”

    ——迂回战。

    “待着。”

    “在家吗?”

    “废话,不在家在哪儿!”

    女孩儿硬硬地甩他。

    田螺认为自己倒霉透了。

    “有对象了吗?”

    ——他言归正传。

    “有了。”

    “哦……”

    他平时不爱用这个字,但说实话一听女孩儿的回答,心真凉了半截儿。

    “可是他对我不好!”

    对方补充道。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