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七十一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我一边想着,一边微微地点头,一边变得重新困倦和懒惰,懒得思索了。

    在我准备入睡而微微侧转身躯向右的时候,在我最后一次放眼向外扫视一遍殿屋中的情况时候,我一下子又注意到一点奇怪的地方,那就是隔壁厨屋之中原本明如白昼的光亮,也已经不知在什么时候黑暗不见了!我匆匆忙忙地追忆而想,好像是殿屋中奇鸟丹灯的光亮不见之后,我就同时没有隔壁厨屋里光亮存在的印象了。

    我对于那些,那个夜晚里真的是感觉奇怪不已。可是那个深夜里我也是实在困倦得不行了,我后来不知不觉中就闭合了眼睛,沉睡过去。

    那个夜晚里,我过得迷迷糊糊,我分不清深夜里的时刻,我也不知道黎明那时候还有多远。我想,我应该也是在那座宽大的宝椅中辗转反侧过多次的。但是,我在终于睡得大醒,而重新醒来的时候,我自己都吃了一惊,因为我直对着的鸟阶殿北端两米宽的屋门外,天色已经大明,而且骄阳似火一样烈照着,殿外的野林里叽叽喳喳的到处都是忙乱的鸟鸣声。

    我感觉自己的身体,我已经满身都恢复了气力,我随意地在那座大宝椅中扭动两下身体,也是在要尽情地伸展懒腰的时候,我忽然变得小心翼翼,因为我在清醒地发现自己仍旧躺靠在小殿堂最深处高高的宝椅上的同时,我在清醒地察觉到殿外明朗的天色的同时,我一下子忆想到了那个大赵爷,我忆想到了他夜晚时刻里的暴怒情形,我忽然就变得胆小了,我不知道那个大赵爷他怎么样了。

    于是,我紧接着,赶忙地朝左侧睡屋方向倾耳细听一下,我发现我居然已经听不到大赵爷的熟睡鼾声了。我立刻就变得更加紧张。因为我担心那个大赵爷已经醒了,我担心他突然从隔壁的睡屋里面拖步而出,而正好发现胆大包天睡倒在正座大宝椅里面的我,他对我大发雷霆!那样的话,或许我就死定了。

    我在想到了那里的时候,我趁着大赵爷还没从睡房里走出,我两手稳稳地拄握在宝椅两侧的椅臂上,使支撑着我瘦小的身子轻悄悄地起身,要离开那座牵连着是非对错的大宝椅。

    ——哈哈哈哈……赵爷我回来啦!

    可是骤然之间!让我如何都没有料到的是,我的瘦小身躯刚刚被手臂支撑着将要站起,对侧鸟阶殿的屋门之外短瞬之间传进大赵爷开怀震耳的坏笑声音!紧继其后的一个眨眼之间,我正在犹豫自己的去留一霎,伴随着‘倏’的一声冲响,吓我一大跳的是,大赵爷的最末叫声出口的同时,一只一米大几宽的床木突然之间从鸟阶殿的北端两米宽正门处直飞而入!那床顶抬膝拄腿模样悠闲自乐着稳稳当当地斜坐那个宽大面孔的大赵爷身躯!

    那只床木进入鸟阶殿中我的视野里实在是太突然,而且其直愣愣地朝准我所撑身而在的大宝椅方向,直逼而近!

    那黄白色的大床木逼近之刻,我被吓得急忙退身,情不自禁地退身,一个身不由己,‘哐’的一声又给坐回大赵爷那光溜宽大的宝椅里!

    ——哈哈哈哈……小芸啊,你怕个什么呀?

    当我坐身在宝椅里面了自然不安地向后躲避退身的时候,那只完全进了小殿堂的如长龙一样的一米大几宽床木继续飞穿向我的同时,那床木顶上放荡不羁的大赵爷他继续开怀大笑着,对我嘲问。

    随后,危急之刻,只听‘倏’的一声疾空猛转,在我眼见着大床木就要冲到我的跟前了的时候,那个大赵爷坐身而在的黄白色床木骤然间在空中九十度扭转,拖着沉重的床身和床顶那个沉重的大赵爷从我的身边擦过,又向西,再向北驶离。

    我之后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哈哈哈哈!小芸啊,你不是胆子挺大的吗?你连赵爷的宝椅都敢坐,你还怕赵爷什么呢?

    紧接着,那个大赵爷坐着被我看到完整轮廓的一整张单人崭新床铺背朝我向小殿堂堂屋北侧飞走之际,他捶拳敲腿地对我继续嘲问。

    那,让我心里顿时就不安了。

    ——小芸啊,赵爷我对你如何呢?赵爷对你不薄吧?你看看现在,除了你,倘若是另外的别人坐在赵爷的宝椅里,他都早已经死在赵爷的刀剑之下不知多少回啦!你瞧瞧现在的赵爷,至于那般让你害怕吗?赵爷早起醒来看你睡在宝椅里,不但没有责骂你,这不还不远千里特别为你搬来了崭新的床铺,专门供你睡觉用的!地上不是凉吗?这下可好了,你以后比赵爷我的待遇都高啦!哈哈哈哈……

    那个大赵爷他保持着一个坐床的姿势,坐着大长床铺如同骑着长龙一样,在我身前的半空里,在鸟阶殿的小殿堂内部转转绕绕着,一边振振有词地对我讲述着。

    而我在大赵爷一遍遍地绕过我的身前时候发现,他始终是抬膝拄腿的姿势,而且其身外宽大华贵的衣服向着床铺左右搭盖着,他只顾自说自乐着。

    ——其实嘛,赵爷不是不讲情理的。可能是吧,你昨晚见赵爷摔酒坛子后,你半夜里闹小脾气了,不肯回赵爷的睡屋里,赵爷原谅你啦!以后啊,你要是不想回睡屋里的话,你就在这小殿堂门口睡吧,在靠近墙角之处,还遮风挡雨的,对吧?只是呀,在须要的时候,你还是要乖乖进屋陪大赵爷的!这样,总可以了吧?啊?哈哈哈哈……

    ——哐!

    赵淑杰他那一番饱含情趣的话语道完之后,只见他的大床铺忽地下垂,只听那殿门门侧西北墙角处突然间传出一阵落响,那只长长的、崭新的、会飞的大床铺终于着了地,恰好停靠在了屋角角落里。

    再接下去,我见那个大赵爷他的左手臂快速地侧伸,随后马上有一团白光四四方方,从床铺底下飞钻而出,弯转向上,变得细小,进入他的左掌心中。

    我那个时候,坐身在小殿堂深处的大宝座里,听着大赵爷的意思,我确实挺感到意外的。原来他早起之后已经发现我躺在了那里,他看上去并没有因之对我的惩罚之意。可我,在内心深处,对于他的表达,还是半信半疑。

    ——小芸啊,你过来瞧一瞧,赵爷给你带回的铺盖漂不漂亮呀?

    在我沉默不语的时候,那个大赵爷他腿脚朝侧方移动一下,他右一只手臂下垂,从自己宽大的外衣遮盖之下,拉出了崭新的薄褥子和织花凉被。在他将薄褥与凉被大手一挥铺展而开的时候,我看到二者的包裹之内还有一只椭圆形的肥软大枕头。

    那,在我的眼前一下子就亮开了花!那,一下子就吸引了我的眼球!

    那,应该是每一个女孩子都喜欢的!况且我,当时的我又已经有多少个日夜没有睡过那样舒适的床铺了?

    ——那个他,又不像是个穷小子了!

    暗暗地,我看着屋角那一切,望着那个大赵爷得意放荡的笑脸,望着他一身华贵富丽的衣装,我不得不内心深处那样转变而想。

    ——啪……哗啦啦……

    ——赵爷我最恨别人小觑于我!像昨晚那样寒酸的日子,大爷过不得!

    猛然间,大赵爷他右手从上衣衣襟遮盖之下的怀兜里极快地,表现得有些费力地拉出了看上去就沉甸甸的一红布袋子东西,很随意潇洒地丢甩到身前刚刚铺展开的褥被顶,传出密密麻麻的相互敲撞之声。而那密密麻麻的敲撞之声越传越弱,随后又噼里啪啦地响烈起来!我那时候不得不激动,不得不好奇,我目不转睛地朝着那噼里啪啦硬响声音传出之处望去,我瞪着眼睛越发惊奇地发现,那噼里啪啦的脆响声音,从小殿堂堂屋的屋地上,从那张崭新的床铺的床边底下传起。

    我顿时变得更加好奇,但我从那噼里啪啦的敲撞声音传起之处偶尔已经可以看到一些,类似金黄的东西!

    大赵爷刚刚话语里所指的昨夜寒酸,无疑是在说我将晚餐吃剩的饭菜又都给收进了厨屋之中,还特别摆放得整整齐齐。而那一刻的他,让我越来越想解开他身上的谜。

    于是,我忍不住地,情不自禁地完全起身,终于舍得离开了大赵爷的宝座椅,我加快步子朝着小殿堂西北屋角的地方赶去。在我刚刚离开座椅而下地几步远的时候,我就感觉震惊地望见,那张一米大几宽,长长的崭新床铺底下停止噼里啪啦响动之后的东西,居然是一块块闪闪耀眼的大金子!

    我看到那里的时候,我的眼睛又一次睁得葡萄粒儿那么大,而且我的大眼睛带着瘦小的面孔高高低低,上上下下地打量于床顶的大赵爷和床底的大金子之间。

    紧接着,不知不觉地,我的前进脚步就放缓了,我对于那个大赵爷的敬畏之心油然而生了,我看他那副高傲得意的样子看得忽然间就感觉很顺眼了,我甚至开始认为他是个名副其实的大贵人,即便是大坏蛋。

    随着我一点儿一点儿地向着殿屋屋角的床铺地方靠近,那些哗哗啦啦散落到地上的耀眼夺目大金子渐渐地都噼里啪啦‘叫’停了,散落得满床底近地上都是,让我看着羡慕,让我发馋,可是让我更加敬佩的是,那个大赵爷他安安稳稳地坐停地大床铺顶,朝下方那么多的金子根本就瞅都不瞅一眼。

    ——阿杰,阿杰你好气派!你真的是什么都不缺,阿杰真的是要什么有什么!

    最后,我自己看得眼花缭乱时候,我前行的脚步不知不觉地就停下了,我感受着那个富贵高大的赵淑杰身表熠熠发亮的光芒,我开始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而到了那个时候,我一下子觉得我倒是不好意思追问他的背景了,我倒是感觉他的身世不容置疑,一定是出自豪门贵族的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点儿毛钱算什么?只是赵爷我平日里身上懒得带金银,要不是为了证明给你赵爷的生活里容不得寒酸,赵爷也不会费力提来这么多金银。赵爷平日里所用,从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