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六十八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啊,赵……赵爷!

    在我柔弱的眼睛与他黑亮有神的大双眸交合的一霎,我一下子就感受到了其人眼光的锋锐与直冷,我立即受惊而叹一短声,之后全身收紧着,紧张而至着,我颤颤续续地叫出了对于他的惯称,我一边不知所措地低下了头。

    ——喊什么呢?真是打脸呀!你都和大爷生米煮熟饭了,还在这里装清纯呢?你那一身恭恭敬敬的作态,看着都假!不管怎么说,你算是我赵某的小老婆了,以后给记住了,叫阿杰就够啦!

    原本,在我不知所措地低头之末,我脑海里连同耳旁频频地回想与回响着,我认为自己话语末尾终于没有喊错,也喊得不算沉浊,我清晰十分地喊出了对于他的惯称,也是尊称,却万万没有想到,‘赵爷’两字,在出我意料之外,已经变得不入其人耳中!

    我在听到大赵爷声音严冷的质问一霎,我情不自禁地高抬一下自己的脸孔,我的眼神继续恐惧深延着,我的满身继续紧张收缩着,在我再一番缓慢无策地垂低了眼睛的过程里,那个赵某赵淑杰的紧继嘲讽与贬斥让我嘴巴坚决地紧闭,让我变得短瞬之间哑口无声。

    ——你,是听到了吗?

    ——是,是的!阿杰说得对!李某已将阿杰的提醒铭记在心!

    我继续低着头,嘴巴却伶俐又麻利地连忙回应出。我那个时候比谁都知道,那个阿杰我惹不起。

    ——哈……还什么李某?真是自命清高呀!本爷日后就称你小芸罢啦!

    ——是!对!阿杰称叫得对!小芸叫得亲切,叫得入耳。

    我只是一个劲儿地为自己打圆场。

    ——你呀,从现在起就不要时时刻刻内心里给大爷我敲小算盘,耍鬼主意,妄图从这鸟阶殿中逃走啦!倘若是你的小算盘被大爷我知道了,那大爷直接就把你给换了!换了你的皮,换了你的骨头,换了你的血肉……哈哈哈哈!总之让你好死不成!以后啊,你就负责本爷的衣食住行,起居侍睡!本爷,暂且收着你!

    我听到了那里,我的惧怕情感更加深沉了,我更加不敢反驳什么了,我的脑袋那一时刻就像变得呆板了一样,生硬地点一下头去。

    ——可是阿杰……您让小芸负责您日后的衣食住行,但小芸上午整理厨房的时候,并没有看到房中有菜,有米……

    我内心里的不满情绪是一直自我压制着的,但是在我奋力地压制之末,在我不敢有任何的明显反驳与反抗之下,我不得不将我的不满给转移,转移到现实的情景里发泄出去。

    ——哈哈哈哈,菜有何?米有何?小芸还这么瞧不起赵爷呢?赵爷这就去弄来,小芸等着!

    不料,那个喜怒无常的大赵爷他一阵自信满满的傲笑过后,他宽大的脸表没有显露出任何的一丝愁苦,他左手臂快速前伸,左手掌朝下,释出自己那张转眼变大的四四方方大棋盘,他跃身而上,盘坐在盘顶,倏的一声穿空而出!

    我在看到大赵爷他做出伸臂放棋盘的动作时候,我马上意料到了他要外出,我匆忙地朝门侧闪身,之后的短瞬之间,大赵爷恰好坐着四四方方的麦黄色棋盘从我身边飞走。

    当时的我动作敏捷之中,我眼望着门外如疾风般飞飘而远的赵淑杰身影,我一脸的迷茫,不清。

    紧接着,我在注目于远空越来越显小的赵淑杰身影的时候,我在发现其人一出鸟阶殿就放心万分地一头都不回的时候,我还随后很快又一次感觉到,那张麦黄色的大棋盘承载着衣着华丽的赵淑杰远飘而去的同时,其好像也在向着下空里垂降一些,一样!

    在我意识到了那里的时候,我向前赶近几步,我扶身在门框的边缘处下望,我很清楚地望见我所被关封而在的四四方方鸟阶殿底端距离下方地表的高度在大赵爷出门之后,又已经几乎悄然无声地高升了许多!我乘坐着四四方方的鸟阶殿又离地升天了,仿佛。

    我在越发肯定自己之前的推断以后,我明白了我所身在的鸟阶殿一定是由什么法力控制着,虽然我一时之内并不能明白其根由。

    之后,我又一次凝望远方,凝望着大约那个大赵爷坐着大棋盘远走而去的方向,我想我对那个大赵爷的言出必行还是认可的,虽然我并不知道他那一次的出行结果会是怎样。

    接下去,我长叹着口气,俯望底空底部半眼,我如同住着天宫一样,我转身慢步子进入小殿堂深处,又直入隔壁那间相对狭窄的睡屋之中。

    我从那个时候开始,变得主动了,也不知不觉中其实已经开始变得乖巧了,或者说更加顺从了。

    我进入大赵爷的睡房之中,我又感觉到浓烈的臭气熏鼻子,但可能是我在那鸟阶殿中住过两日的时间,对那臭气不是很反抗了。可同时我也感觉到隐约地害怕了。我还是要努力去改变那些,而那,也自然应该是在大赵爷曾吩咐给我的日常‘打理’内容之中的。我那个时候有了那个想法,更加着重考虑到的,还是那个大赵爷的心情。虽然可能,即便我不动手主动去打理那间睡房,那个大赵爷假如回返了鸟阶殿也不一定责骂于我,只是我想假如我真的那样主动做了,大赵爷回返鸟阶殿后看到睡屋里面的情景焕然一新,那么他就很可能会喜笑颜开,那样的话他就应该可以肯定,不会责骂于我了。

    所以,我进入那间相对狭窄的睡房之中以后,我便片刻都没有停歇,直接开始弯腰着手忙活起。我将那睡屋之中的近地床铺上的被窝和旧床单纷纷抱起,抱到隔壁小殿堂正对的门口地方,将被窝与床单上积累了不知多少个日月的灰土都给抖净,我将那睡屋的屋地地上杂扔的乱物中该摆放的摆放整齐,该丢的都丢出窗外去,也将那屋子中大大小小的物品表面覆落的灰尘给擦拭得不留痕迹。可是,由于那鸟阶殿中没有足够的净水,那油乎乎的、脏兮兮的布门帘子,我还是保留着没有拆动。

    再别的,我之后行步在鸟阶殿的三个屋子之间,我也找不出什么可以多做的了。而在我刚刚由那间相对宽敞许多的厨房里面走出的时候,我刚刚走到与那两米有宽的门口相对的小殿堂堂屋屋地上,我的侧耳中猛然间就传进了隐约的,让我熟悉又让我紧张的那个大赵爷的远方狂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紧张所致,我匆忙地转头向外,我的两只眼睛随着身转而刚刚找寻到远空声音来向里那个衣着华丽的小身影,我的眼睛便紧跟着大睁,睁得越来越大,并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