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743 火器的威力(文)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朱棣没有办法,没想到对方用出这一招,十几门巨型火炮在城前高处摆好阵势,只等朱棣一声令下,立刻轰开济南城城门。

    面对城墙上的那几个字,朱棣只能放弃,留下一队人马围住济南城,自己率领精锐直扑真定府,这个时候,从峡谷内冲出的求援队伍已经顺利进入真定府。

    “耿将军,请速速发兵救我家将军。”

    那人一身是血,耿炳文看到的时候吓了一跳,“快快请起,你可是李景隆李将军麾下?”身后的人连忙将对方扶起。

    那人擦了一把,不知道是泪水还是汗水,“这里有将军的令牌,耿将军一看便知。”那人说完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

    这正是大明军的令牌,通过令牌调动兵马识别身份在军中极为常见,有时候基本上是认牌不认人,所以,军中主将对手中的令牌管理极为严格,绝对不会轻易示人,更加很少出现遗失,一旦令牌丢失,主将也要受到严惩。

    耿炳文伸手接过,确实是李景隆的军令,“到底发生什么?”耿炳文急得一下子站起来,真定府和燕军交战虽然吃了亏,毕竟还能坚守,此时,耿炳文看到自己面前满身是血的人,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李景隆就像是一颗定·时·炸·弹,随时有爆发的可能,同样是整个战局最不稳定的因素,燕王的北军善长野外突袭,阵营突击的能力同样在南军之上,所以,唯一的优势就是据城坚守,这一点南军反而擅长。

    那人被人扶着缓缓坐下,想到被困在里面的李景隆还有一众兄弟,一路上不停,幸亏从外面冲进来的时候还算顺利虽然死伤了几十个人,最终还是冲出一条血路见到耿炳文。

    “请耿将军立刻发兵。”那人将事情的前前后后说了一遍,李景隆原本是要率领大军,趁着真定府交战之际直接攻击燕军后方,这样就可以打退来犯之敌,没有想到直接中了对方的圈套。

    “哎,糊涂。”

    耿炳文听罢气得一拍桌案,那一下声音很大,可以看出,老将军此时的火气,这李景隆怎么说也是从小熟读兵法,战场上混大的主,没想到根本不懂得带兵,明明就是对方的诱敌之计,偏偏直接带人冲了进去。

    “耿将军,再不发兵,十万大军怕是要被困死在峡谷之中。”那人看着耿炳文,一脸的恳求,耿炳文面色阴沉,眉头深锁,“不是我不肯发兵,如此,等于再中燕王的圈套。”

    耿炳文拳头握得嘎嘣直响,这就是燕王的诡计,想要以此骗自己出城,这个时候耿炳文彻底陷入两难,发兵,一旦中途燕王大军突然杀出,城外交战肯定不是凶猛的北军对手,如果不发兵,一旦李景隆那些人都困死在峡谷里,到时候还是会给自己按上一个见死不救的罪名。

    到底该怎么办才好?人一定要救,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人就这么死了,当然真定府要守,大明的天下也要守。

    峡谷之中,李景隆面色越来越难看,已经四天过去,外面一直没有动静,这段时间,李景隆用尽了各种办法,夜袭,根本没用,对方早有准备,没等你接近,一阵乱箭射过来,没有办法只能退后,李景隆想过从峡谷一侧的山上翻过去,然后突然袭击。

    可惜,山势太过陡峭,根本不适合大量的兵马通行,此时,马三保站在高处,峡谷内的南军一举一动看得清楚,如果这是一场斗智斗勇的游戏,李景隆从最一开始已经注定了失败。

    一声声巨响,从济南城方向运来的火炮加入,困在峡谷内的守军顿时叫苦不迭,进入峡谷的兵力接近七万,开始的时候没有觉得什么,直到七万人冲进来,这个时候才发现,整个空间变得异常的拥挤,炮声阵阵,只能用身体硬扛,没有办法,根本没有躲避的空间。

    李景隆气急败坏,一枪刺入旁边的树干,这个时候居然把责任推到耿炳文身上,“等了这么久还不发兵,难道是要看本将军的笑话不成。”

    这个时候旁边的将领都不言语,说什么都不是,明明是自己犯的错误,这个时候反而赖到别人身上,当然所有人清楚李景隆的脾气,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强,而且就算自己犯了错误,同样不会容忍别人说出来。

    火炮声一直不停,困在峡谷里面的南军尸体纷纷飞起,这一刻,军中的咒骂声不断传出,“难道就让我们在这等死?”

    “李景隆干什么吃的。”

    “天天吹嘘自己多能打仗,老子当了这么多年兵,第一次打的这么窝囊。”

    “算了。”

    有脾气不好起来骂的,有一脸无奈蹲在地上叹气的,此时,那些对战事不利的因素正在峡谷之中蔓延,而这种因素的起源就是李景隆。

    因为战术的失误导致所有人困在里面,而且迟迟没有拿出可行的办法,如果李景隆选择一味的往外猛冲,就算死再多的人也不会有人有怨言,偏偏冲了几次,眼看着打不下来,索性在里面坐等援兵...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