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零五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两年后,此案终于开庭。

    这两年的时间里,在人们的帮助下警方得到了许多蛛丝马迹的线索,又通过线索挖掘出了不少证据。然而除了沈清余教唆孙方给陆君乾下药致使陆君乾死亡之外,他还同时被控告另外多项罪名。沈父的主治医生虽然跑去了国外,但他的家人也被警察找到调查,收集到了沈清余买通医生的证据。

    除了身负几条人命之外,墙倒众人推,沈清余被人检举揭发,沈氏集团内许多黑幕浮出水面,沈清余还犯了多条经济罪,涉案金额巨大。

    开庭的那天,陆凌恒请了半天的假,和沈博衍一起去旁听。

    沈清余被人押上法庭,站在被告席上。他面容憔悴,胡茬邋遢,短短两年的时间里,已经和先前判若两人。

    多项铁一般的证据呈现在世人眼前,沈清余始终缄默。

    他已经身败名裂了,他的人生走到这一刻就算是到头了,即使保住性命,余生也将行尸走肉一般在牢中度过。

    休庭之后,沈博衍和陆凌恒离开了法庭。

    法庭外无数记者扛着□□短炮等候着他们,他们刚一露面,就被人们团团围住,并且被记者们分割开,各自提问。

    “审判的结果出来了吗?”有记者问陆凌恒。

    “没有,下一次开庭才会宣判。”

    “你现在的心情怎么样?”

    陆凌恒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只说了四个字:“天理昭昭。”

    “凌恒,你接下来有什么工作安排呢?”

    陆凌恒摇头:“我不想在这个场合谈工作的事,我们以后有机会再聊。”

    这两年的时间里,他的事业依旧处在低潮期。之前拍的电影《宝儿》上映了之后票房并不好,半年前送去评奖,虽然被提名了,但最终只是提名,并没有获奖。

    讨伐沈清余的舆论事件虽然让沈清余最后罪有应得,但对于陆凌恒的事业来说,这并不算一件好事。人们对明星总是会贴上标签,他们并不喜欢看到娱乐明星除了娱乐外的另一面,娱乐明星的工作就是娱乐人们,如果利用这份公众影响力去为自己的私事或是其他事谋利,就会招来反感。所以沈博衍一直让陆凌恒保持沉默,即使陆凌恒才是真正的当事人。然而作为陆君乾的身边人,陆凌恒还是不可避免地被卷入了舆论风波之中。

    如果一个娱乐明星身上有了太多非娱乐价值的东西,观众看到他会出戏,制片方也不敢启用这样的演员。于是这一年多的时间里陆凌恒最大限度地保持了低调,不再接任何广告和商演活动,不拍戏的时候他就默默进修学习,并且拒绝任何媒体的采访,两年前唯一一次回应也只说了一句话:“我相信法律。”之后他再也没有回应过任何正面或者负面的传闻,直到今天出现在法庭上。

    他的这份低调反而让媒体和群众重燃了对他明星身份的好奇,所以今天明明是开庭审判沈清余的日子,记者说了没两句竟然问起了他的工作。这可是一个巨大的陷阱,但凡陆凌恒对这个问题有任何回答,明天的头条就会是他。竟然在这样庄严肃穆的场合宣传新片,厚颜无耻之类的评价立刻就会蜂拥而至。因此最好的回应就是不回应。

    保镖们赶了过来,护着陆凌恒从记者堆中挤了出去,进了停车场。他钻进车里,总算松了口气。

    等了一会儿,沈博衍也从记者群众挤出来了。陆凌恒不应该回应,但是他却不能不回应。沈清余能够伏法,媒体们也是帮了他不少忙的,何况他现在开影视公司,需要跟媒体们建立良好的关系。

    他一上车就开始打电话给各大媒体的主编,请他们尽量在相关的报道中降低陆凌恒的存在感。陆凌恒不搀和,肯定会有群众骂他没良心,不过那只是很小一撮煽风点火恨热闹不够看的人,无关痛痒。陆凌恒一旦搀和进来,无论他说什么做什么,以他的身份他做什么都会让人觉得他别有用心,所以他才用了整整两年的时间来保持低调。其实看热闹的群众们并没有几个真正需要真相的,事不关己,他们需要的只是热闹。而冤情昭雪,这份喜悦和激动,陆凌恒与沈博衍也并不需要昭告天下,他们只要能够安心,继续把自己的日子过下去就足够了。

    打完电话,沈博衍抓起陆凌恒的手,慢慢摩挲。

    “送你去工作室。”沈博衍对司机道,“开车吧。”

    几个月前陆凌恒刚刚结束了一部电影《松花江上》的拍摄工作。他这两年中唯一的一部电影,是马瑜拼命帮他争取到试戏的机会,而他又过五关斩六将最后凭借实力终于得到导演的青睐才拿到的一个男三号的角色。而《松花江上》这部电影讲述的是一个1931年发生在东北的故事。

    他在剧中饰演的是一个胡子(马贼)老大胡九,靠收保护费起家,占地为王。初期他视财如命,任何人以任何理由都不能晚交保护费,交晚了他就带着兄弟扛着枪自己进屋抢,于是他靠着劫掠百姓在山上积蓄了不少金银财宝。因此他跟正义的主角三番五次起冲突。

    然而当日本人打进来了,驻扎东北的军队一枪未发撤出奉天,他却带着兄弟们留下了。他说做好人要有好人的道义,做坏人也得有坏人的道义,收了老百姓那么多保护费,到了该保护他们的时候,就算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也得护着他们,不然就不是坏人,连人都不是。

    后来他加入了主角组建的抗联组织一起抗日,民兵们需要经费,他把所有金银财宝全拿出来了。主角问他以前不是最抠门么,少一个钱子儿都不行,现在怎么这么慷慨。他说家都没了,留着钱干啥使?

    最后他为了掩护主角中弹,临死前主角抱着他,悲痛地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用他的最后一口气说了一句话:“要是兄弟没了,我留着命干啥使呢?”

    这个角色是个比较复杂的人物,有可恨的地方,也有可爱的地方,他蔑视法理,却重视江湖道义,他有变化和成长,算得上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物。

    电影已经杀青了,现在进行的是配音工作,等收音结束,再过几个月,片子就要上映了。

    沈博衍今天没什么事情,他把陆凌恒送去工作,等他结束工作以后又接他回家。车上陆凌恒肚子饿了,想着家里的冰箱里还有什么存货,顺口问了句:“晚上整点啥?”

    沈博衍:“……”

    为了准备《松花江上》里的这个角色,陆凌恒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这在他以前当红的时期是绝对不可能的。他先把自己的口音完全调整成了一口大碴子味的东北话,直到现在杀青几个月了还经常一张嘴就蹦出东北话来。而且他还为了这个角色一直健身,练出了一身恰到好处的肌肉,让沈博衍口水淋漓,爱不释手。

    沈博衍:“整!”

    陆凌恒:“……点啥?”

    “整!”

    “……好吧,整。”

    年底,第三十届金虎电影界颁奖典礼如期在上海举办。金虎电影界是国内最专业、最具权威也最受关注的电影评奖活动,这一次陆凌恒凭借《松花江上》中的角色被提名最佳男配角,受邀参加电影节。

    收拾完行李,小公狗察觉到主人又要出门了,依依不舍地扑过来,拱在主人怀里呜呜叫唤。如今小公狗身长一米多,站起来快赶上人高,重得人抱都抱不动。陆凌恒被他这一撞,差点岔了气,好笑地揉着小公狗的狗头:“三天就回来。”

    “呜……”小公狗用脑袋拼命蹭陆凌恒的胸口。

    沈博衍不轻不重一脚把它踢开了:“一边去!”自己抱着陆凌恒的腰没脸没皮地蹭,手顺着衬衫底下就滑进去了。最近陆凌恒接了部特种兵的新戏,刚刚软下来的肌肉又被练起来了,弹性十足,摸起来舒服极了。

    “你才一边去!”陆凌恒没好气地把他推开,“东西收拾好没有?”

    “没有。”

    “快赶不上飞机了!”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