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零二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陆凌恒被他吓了一跳,不由问道:“你想到什么了?”

    沈博衍脸上的表情一变再变,烦躁地在屋子里走了两圈,郁闷地点上一根烟抽。

    陆凌恒问他:“到底怎么了?”

    “我现在也不能确定,但刚才那句台词让我有点触动,其实我之前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但是我哥给我们找的麻烦太多了,我要先解决燃眉之急,所以没有时间细想。”沈博衍吸了口烟,接着道,“我哥就像这个剧本里的凶手一样,他心思缜密,从来不做没有用的事情。他做一步,会想三步,即使是很小的事情都是如此,从小我就说他这样活着太累了,但他就是这样的人。”

    陆凌恒听到沈清余的名字不由愣了一下。他已经知道沈清余就是当初给他下药的凶手,他们也尝试过找沈清余作案的证据,只是沈清余的手伸得太长了,而且事情也已经过去很久了,他们简直不知道该从何下手去查,渐渐的就有些灰心了。

    沈博衍说:“我一直觉得有些不理解的是,他为什么要杀了孙方。”

    陆凌恒说:“他不是怕孙方泄露跟他的秘密交易吗?”

    沈博衍反问:“怎么泄露?用嘴说吗?”

    陆凌恒一愣。

    “孙方死的时候,你出事已经过了好几个月了,全世界都以为你是心脏病发作。就算孙方跳出来说是沈清余撺掇他给你下药,会有人信吗?就算我们都信了,警察会信吗?法官会信吗?司法是讲究证据的,孙方算是个人证,那也还得有物证,不可能凭他空口白话就影响沈清余什么。至于如果说孙方爆料会造成的舆论压力,以沈氏集团的人脉,也不至于害怕舆论。”

    陆凌恒觉得有道理,但这一点道理还不够:“他当时还没有和我们撕破脸,他坑你的局也还没布置好,他怕孙方提前出卖他,你会对他有所警惕,让他不能顺利地把沈氏集团完全地抢过去。”

    “我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你想一想,如果是为了沈氏集团,即使我已经有所警惕,我的根基不如他,他非要扳倒我,不用这一种方法,也会有别的方法。而他害死孙方,意味着他必须做更多违法的事情,有更多露出马脚的可能。杀一个人可不是那么简单,他为此要做很多工作,冒着更大的风险。”

    “那你是怎么想的?”

    “我想,孙方手里应该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是真正能够扳倒他的,所以他才必须痛下杀手!”

    “孙方给我下药的时候,留了证据?”陆凌恒想了想,自己否认了,“不对,那只能说明孙方是杀人凶手,但不足够把沈清余牵扯进来。应该是沈清余给他下达指令的时候他就留下了什么证据,比如……录音之类的东西!”

    “对!而且,这个实质性的证据,很有可能沈清余到现在都没找到,如果他能够找到就能销毁,还是没必要杀人!”

    陆凌恒陷入沉思:“会是什么呢……会藏在哪里呢……”

    沈博衍不知道,他真的了解沈清余这个人吗?如果了解的话,又怎么会让他害到这个地步?其实对于这一切,他并不是全无察觉的,只是从很小的时候起,他就对哥哥心怀愧疚。沈清余对他越好,他就越愧疚。他有父亲和母亲,他从来没吃过什么苦头,比起沈清余,他活得简直不费吹灰之力。即使沈清余的悲恸并不是他造成的,可他依旧难过,他知道沈清余更看重企业和财产,而他就放任沈清余去做那些,拿走他以为并不重要的东西,只想换取一个一直对他温柔的哥哥。可是他没想到,他的不争竟会让沈清余走到这个地步。

    沈博衍的心里并没有底,这一切也只是他们的猜测,是一个渺茫的希望,他们并不能肯定沈清余这么严谨的人真的让孙方抓住了什么把柄,但这也是一针强心剂,再渺茫的希望都是希望,能让灰心的他们又有动力来面对糟糕的一切。

    舞台剧上演在即,陆凌恒不能分心,每天都在专心的排练。沈博衍工作之余抽空调查孙方的遗物和他身边的人,然而也并没有什么进展。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