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两人在阳台上僵持许久,沈博衍想要回房,不想再听陆凌恒说浑话,陆凌恒却抓着他不放:“沈博衍!”

    “君乾,”沈博衍低声道,“你听我说,这事……”

    “我不用听你说。”陆凌恒道,“你就回答我的问题。你是不是必须要弄到这笔钱?”

    “我……”

    “是还是不是?”

    “……是。”

    “你有什么办法能弄到钱吗?”

    “总会有办法的。”

    “你还有时间吗?”

    “……”

    “我最后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

    陆凌恒深吸一口气,盯着他的眼睛,缓缓道:“如果今天是我遇到这样的事,我需要这笔钱,如果拿不到这笔钱我会破产,会身败名裂,还会吃经济官司,而你有能力为我担保贷款,条件只是你需要辛苦工作,需要接一些自己并不喜欢的工作,而我如果还不上这笔钱你就要背债替我还——对,这就是你可能要面临的全部风险了。你会不会帮我?”

    沈博衍嘴唇嚅动,想说什么,但还是沉默了。

    “然后,因为你没有尽力帮助我,我破产了,我失去了翻身的资本,我穷困潦倒,而你继续锦衣玉食,日子安安稳稳……”陆凌恒的声音放轻了,“你当真,能过得安稳吗?”

    沈博衍睁大了眼睛。如果是陆凌恒遇到了困难,他一定会竭尽所能地帮助,他爱陆凌恒,他想给陆凌恒最好的。但同样的,因为他爱陆凌恒,他不想把自己遇到的困难分担给陆凌恒。他却没有想过,如今,早已不是他单方面地爱着陆凌恒,他们两人是相爱的。爱侣相伴,能够同享荣华,也就要共担苦难,只可同甘却不可共苦的,真的是能够相伴一生的爱人吗?

    “别这么自私,沈博衍。”陆凌恒说,“我知道,你不想让我吃苦,不想让我承受压力,这样你就没有了心理上的负担,但你把这个重担压在我心里了。见死不救的感觉,难道比欠银行几个钱更好受吗?”

    沈博衍竟无话可说。人心都是肉长的。

    陆凌恒走上前,温柔地抱住了他:“不如我们算一笔账,我替你做担保贷的款,全部折算成你那间影视公司的股份,怎么样?我可不是毫无所求的,我需要资源,需要平台,需要团队为我卖命,你不会以为我是白出力吧?帮你拍广告我还得收代言费呢!”

    过了一会儿,沈博衍反手抱住了陆凌恒,用力地恨不得将他揉进自己怀里。公司于他而言,不仅仅是财富,而是资源,是平台,保住了这个平台,他就还有翻身的希望。

    沈博衍将手指插|进陆凌恒的头发里,带着浓浓的爱恋,不住呢喃他的名字:“君乾,君乾……”

    陆凌恒知道他终于想明白了,笑了,拍了拍他的肩:“别抽烟了,回去睡吧。”

    沈博衍什么都没说,带着烟草气息的唇狠狠吻住了陆凌恒,恨不得将他吃拆入腹。

    自从父亲死后,他一直活得轻飘飘的,苦也是轻飘飘的,累也是轻飘飘的。并不说他不苦不累,而是他脚底下一团绵软,仿佛无根的飘萍,失去了对这个世界真实的感受。一贯敬爱的哥哥突然之间变了嘴脸,安逸富贵的生活翻天覆地……可是这一刻,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脚落到了实地。人情冷暖,爱,都是真真切切的。

    第二天,陆凌恒直接提着两瓶酒去了马瑜的家。做娱乐行业的人生活总是没什么规律的,马瑜睡到中午被门铃声吵醒,打开门看见站在门外的陆凌恒不由愣住了:“陆凌恒,你怎么会在这里?”

    马瑜是个很注重*的人,他又是同性恋,除了最亲密的亲朋好友,他从来不将自己的地址透露给别人,也不会带人回家。陆凌恒怎么会知道他的住址?

    陆凌恒举起手里的酒笑了笑:“老瑜,很久没一起喝酒了。”他手里拿的是马瑜最喜欢的红酒。

    这一声老瑜让马瑜有些晃神。老瑜,这是专属于陆君乾的称呼,陆君乾去世后,几乎没有人再这样叫过他,偶尔陆凌恒一时顺嘴会这样称呼他,他心里觉得奇怪,也只做陆凌恒是受了陆君乾的影响。且陆凌恒回过神以后,又会中规中矩称呼他一声马哥。然而此时此刻这一声老瑜让他觉得无比熟悉,恍惚间竟然分不清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陆凌恒还是陆君乾。

    “我可以进去吗?”陆凌恒拿手在马瑜面前晃了晃。

    倘若换了别人,不请自来提着酒上门造访,马瑜定然会冷着脸将人拒之门外。然而他不知是梦中被人吵醒,还是故人的熟悉感让他晃神,竟然不自觉地侧身让开了位置。

    陆凌恒径直进了客厅,全无半点客人的自觉,将酒在玻璃桌上放下,又熟门熟路地打开柜子取了两个玻璃杯出来,见马瑜还在门口愣着,他倒摆起了主人的架势:“你站在那里干嘛?老谢是不是又出差去了?”——老谢是马瑜的同居爱人。

    马瑜见陆凌恒如此不客气地在他家中走动,伊始是十分生气的。他不晓得陆凌恒中了什么邪,不请自来的上门也就罢了,还摆出一副熟稔的样子,自说自话在他人家中走动。然而陆凌恒的话却让他迷茫了。他和老谢的事情也只有圈内几个好友知晓,他从来没跟陆凌恒说过。

    马瑜的反应在陆凌恒的意料之中,他又自说自话找出抽屉里的开瓶器把红酒打开,倒进两个杯子里:“我记得我拍第一部的时候,女主角已经成名,经常耍大牌,有一次因为她闹脾气你配合拍戏,害我在冰冷的河水里泡了十几个小时。拍完戏我红了,她又找上门想跟我炒绯闻,媒体找你确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