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8|番外2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六月二十六日,是林岳贤为儿子小豆子举办的弥月之喜。

    那一日,林岳贤包下了老金门饭店,特意从国外订购回来了各式海鲜和顶级雪花牛扒等等,大肆庆祝了一番。

    惠怡眉累了一整天,第二天一天都没下床。

    第三天,她好不容易才觉得精神好了些,正倚在窗下捧了本书看,小红突然打了电话上来,说三爷林岳安携热吉娅公主前来求见。现在先生已经在接见三爷了,热吉娅公主则已经在楼下守候了。而且先生还交代过来,要留三爷和热吉娅公主用午饭。

    惠怡眉一滞。

    她心中自然有些疑惑,但也没有表现出来;只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的仪容,又稍微整理了一下,这才缓步下了楼。

    热吉娅穿着一身洋装,面庞和腰身都圆润了好些……

    惠怡眉恍惚觉得,自己仿佛又看到了好些年前,那个才十六岁的青春少女。

    热吉娅也听到了高跟鞋踢踏楼梯的声音,扭头一看。

    “……怡眉姐姐!”热吉娅像只小鸟儿一样,眉开眼笑地朝着惠怡眉翩翩飞了过来。

    惠怡眉也挺高兴的。

    且不说她本来就挺喜欢善良热情又单纯直率的热吉娅,而且她们还同过死,共过死,情分早就和过去不一样了。

    “什么风把你吹来了!”惠怡眉上前一步,与热吉娅交叉着握住了手,笑着问道。

    热吉娅说道,“我早想来看你了,子安不让……他说你正坐月子呢,让我别来打搅你。前天你儿子又满月,我想着你身体又不好,肯定也累坏了……所以今天才来。”

    说着,她从随身的手袋里拿出了一个方方正正的盒子,递给惠怡眉,“怡眉姐姐,你们家富甲天下,什么也不缺,可这是我的一点儿心意……你别推辞。”

    惠怡眉一愣,笑了起来。

    “怎么会!”她笑着说道,“……我现在可以打开看看吗?”

    热吉娅抿着嘴点了点头。

    惠怡眉打开了盒子。

    那其实是一颗水滴形状的蓝宝石。

    目测还挺大颗的,而且质地纯净,色泽秾艳,看上去就十分名贵。

    惠怡眉连忙推辞。

    热吉娅笑道:“怡眉姐姐,你别嫌弃,这是我父汗送给我的十三岁生日礼物,曾经受到过大萨满的洗礼和祷祝,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它一直陪伴着我,不离不弃……”

    “那我就更不能收了,”惠怡眉正色说道:“它对你来说,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热吉娅笑着摇了摇头。

    “不,怡眉姐姐,我已经心想事成了……而且我很快就要回国了,以后……以后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再和你见面的机会,这块宝石是个吉祥物,就送小豆子吧!”热吉娅笑着说道。

    惠怡眉心里一动。

    心想事成?

    热吉娅看着她亮晶晶的眼神,更有些不好意思,脸蛋都红了。

    “怡眉姐姐,我,我……我要和子宋结婚了。”热吉娅期期艾艾地说道。

    惠怡眉一滞。

    热吉娅要和林岳安结婚?

    她若有所思地看着热吉娅。

    惠怡眉心中本就有些怀疑林岳安。

    ——据说他在战场上死里逃生,跟着就性情大变,一洗过去的纨绔,变得稳重而又睿智……

    ——在英伦的时候,他又为什么会抱着伤重的固伦公主,还一脸悲痛的模样?

    ——当日英伦皇家剧院遇袭之后,林岳安,热吉娅和固伦公主的尸体一起失踪了,这其中,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再转念一想,热吉娅对艾承宣的感情原本是真挚而又忠贞的。

    艾承宣都已经去世五年了,热吉娅还一直放不下……可林岳安和热吉娅不过才相识半年不到的时间,热吉娅这么快就放下了艾承宣,要和林岳安结婚?

    在热吉娅心中,惠怡眉本就是她的人生挚友。

    而惠怡眉若有所思的目光也令她感到如坐针毡。

    “怡眉姐姐,我,我……”热吉娅涨红了脸,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是不是觉得,我,我……我对不起承宣哥哥了?其实,其实……唉,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和你说,可这确实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我,我……”

    惠怡眉定定地看着热吉娅,突然就松了一口气。

    这个实诚的女孩子啊!

    她阻止了热吉娅,不让她继续说下去。

    “……你不要去管他人的流言蜚语。这是新时代,所有的人都在勇敢地追求着自由恋爱。所以,你选择了林子宋,这是你和他的缘分,不必太在意别人的眼光。”惠怡眉柔声说道。

    热吉娅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怡眉姐姐,你,你永远对我这么好!”热吉娅哽咽着说道,“其实,其实我,我并没有忘记承宣哥哥,他,他……其实子宋就是……”

    惠怡眉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再一次阻止了热吉娅的话,“我知道,我知道!要不怎么说,这是缘分呢!真是太难得了,以后你可要好好珍惜他。”

    热吉娅愣了一会儿。

    发生在艾承宣和林岳安之间的事,本就是鬼神怪谈,她本不指望有人会相信。

    但是,怡眉姐姐分明就猜了出来。

    她虽然没有明说,却一直在强调“缘分”二字。

    突然之间,热吉娅泪流满面。

    还有什么能得一知己更难求的?

    自己只吞吞吐吐地说了一半,怡眉姐姐就什么都明白了……

    说起来,自己真是世界最最幸福的人!

    情郎死而复生,还答应放下一切,跟着自己回蒙古去放牛牧马;又有一良朋益友知己相交……此生何求!

    热吉娅不再说话了。

    她默默地流着眼泪,直到情绪逐渐稳定了下来。

    “怡眉姐姐,我和子宋,后天就要回蒙古了……子宋他已经辞去了军职,我们会在蒙古举行婚礼……我有个极大的庄园和牧场,将来等小豆子再长大一点,你带着小豆子去看我们,好不好?”热吉娅微笑着说道。

    惠怡眉也笑着点了点头。

    不多时,小红来报,说厨房已经备好了饭菜,问要摆在哪儿。

    想着现在天气宜人,不冷又不热的,惠怡眉就吩咐小红,去庭院里支起遮阳伞,放好花园桌椅;就在花园里摆宴。

    小红急急地去了。

    惠怡眉拉着热吉娅的手,问道:“你见过小豆子了没?”

    热吉娅摇了摇头,说道:“方便见一见么?”

    惠怡眉笑道:“有什么不方便的!”

    说着,她就拉着热吉娅去了后面的林大太太住的楼房,林岳贤把那幢楼的一楼改成了育婴房,平时林大太太就和保姆,女佣们一起在那儿照顾小豆子。

    惠怡眉带着热吉娅过去的时候,小豆子刚睡醒。

    林大太太把保姆和女佣们指挥得团团转!

    ——有忙着换尿布的女佣,有在一旁排着队准备给小豆子喂人乳的奶妈,还有准备给小豆子换衣服和擦脸的护士,以及站在一边儿正捧着本千字文抑扬顿挫念着书的小男仆……

    林大太太不认识热吉娅,也不知道她是谁,只是见她和儿媳一般年纪,又是相同的打扮,相近的气质,就以为是儿媳的同事,福旦大学的同事过来看望孙子呢!

    热吉娅逗着小豆子玩了好久,直到小豆子饿了,一直咂吧着嘴吵着要吃奶……热吉娅这才依依不舍地又看了小豆了一会儿,和林大太太聊了几句天以后,离开了育婴室。

    “怡眉姐,小豆子好可爱啊……他真乖,一点儿也不哭闹!”热吉娅好奇地问道,“但是那个男孩子站在旁边干什么啊,为什么要捧着本书念?”

    惠怡眉笑道:“我婆母不知从哪儿听说要给孩子做胎教……可小豆子在我肚子里的时候,哪里做过什么胎教!所以我婆婆就让人总捧着千字文这些的,读给小豆子听。”

    热吉娅瞪大了眼睛,“胎教?在娘胎里……就要开始学习了?”

    惠怡眉抿嘴笑道,“这也是西洋人的说法,不过,将来你可以试试。”

    热吉娅涨红了脸。

    两人携手走到了庭院里,林岳贤和林岳安正并排站在假山旁边的万年青旁,也不知在说些什么。

    两个女人一走近,两个男人停止了交谈,朝她们看来。

    林岳安有一瞬间的失神。

    两个女人,一个静如水,一个耀如阳,各有各的美。

    可他的眼神还是先落在了惠怡眉的身上。

    时光如水。

    当年那个端庄沉静的如玉少女,如今丰腴了好些,隐藏在眉宇间的那丝莫名忧郁也早已被温柔所替代。

    她正看着他,还微微地笑,目光睿智而又含蓄,仿佛洞悉了一切,却又一笑尽在不言中似的。

    也不知为什么,林岳安只觉得……有根钢针戳穿了他的心脏似的!

    是因为有人替她遮风挡雨了,她才会表露出这样显而易见的幸福,有这样毫不设防的底气吧?

    “你们在说什么?”热吉娅好奇地问道。

    林岳安的眼神终于从惠怡眉的身上转到了热吉娅的身上。

    热吉娅这个傻姑娘啊……

    这个姑娘为他吃了不少的苦头,即使在他……遭遇变故并且移魂之后,她仍然在第一时间里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