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6|135.134.133.1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回家的旅程虽然漫长而又枯躁,但却充分令人体会到期待和愉悦……

    虽说众人要在飞机上渡过将近三十个小时,经历过几次转机;但再也没有比在异国他乡经历过惊魂生死之后,能够安然无恙地踩在坚实熟悉的祖国故土上令人感到踏实而又心安的了。

    当飞机终于降落在北平机场的时候,众人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一走出机舱,众人都愣住了。

    数米开外,一大堆人拉着横幅捧着鲜花站在不远处,被维护现场的警察们隔离在等候区外。

    那横幅上写着几个大字,

    ——“欢迎我们的英雄回家!”

    惠怡眉抱着肚子,在小红的搀扶之下走出了机舱。

    突然,远处有人尖叫了起来,“嫂子!嫂子……看这边,这边!嫂子!我是月兰!”

    小红稳稳地托着惠怡眉的胳膊,惊喜地说道,“太太,太太看那边……是兰小姐!天哪!太太,先生也来了!老先生老太太也来了……”

    她没有预料到,家里人会跑到北平机场来接她。

    近乡情怯的激动情愫一下子就涌上了心头,惠怡眉捧着自己的大肚子,两腿直发软……

    惠怡眉举目远眺,终于看到了穿着洋红长裙的林月兰此时捧着一束鲜花正在不远处又蹦又跳;林大太太伴在西装革履的林大老爷身边,正拿着手帕子不停地擦眼泪;而在林月兰的身边,一个男人正坐在轮椅上静静地看着自己……

    惠怡眉的眼神一下子就凝固了!

    ……林岳贤为什么会坐在轮椅上???

    她紧紧地盯着那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连路都不会走了。

    小红扶着惠怡眉,一步一步地走下了临时接驳楼梯。

    惠怡眉浑身都在发抖,完全迈不开步子……

    主仆俩好不容易才挪到了家人的面前。

    林岳贤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的妻子。

    他受伤昏迷之前,她怀孕不足三月,那时候正被养得珠圆玉润……

    可现在,她已经瘦得不成样子了!

    她面颊已经深深地陷了进去,身上穿着的洋服长裙也跟挂蚊帐似的,空荡荡的;而她的腰身也依旧纤细,只有小腹……很突兀地鼓了起来。

    林岳贤的眼神定在她的小腹上。

    他的眼神中闪着期待和盼望的光,又有些自责和难过……似乎是在为自己不能陪伴在她身边,与她同生共死而感到有些懊恼。

    惠怡眉微微地抽泣了几声,上前一步,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

    “子谦……你,你为什么……”

    她一开口,已经泣不成声,竟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无法说出口。

    林岳贤看着她,眼眶直泛红,也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两人俩俩相望,泪盈于眶。

    林月兰一边抹眼泪,一边替哥哥解释道,“嫂子,哥哥没事……这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护理好哥哥,在哥哥卧床养病的这段时间里,因为躺得太久了,腿部肌肉有些萎缩……不过医生说了,以后会好的……现在哥哥每天都在锻炼身体,很快就能完全恢复过来的……”

    林大太太也站在一边儿流眼泪。

    “我们在国内,收到的消息也晚……访问团的第一批人都已经回来了,我们都还没有你的消息,后来问了亲家二老爷,才知道你在那边出了事……呜呜呜,子谦……要不是他腿脚不好站不起来,他早就坐飞机过去找你了……”林大太太抽抽噎噎地说道。

    惠怡眉连忙说道,“我没事,我好得很……真的!主要是因为我怕动了胎气,才在那边住了一个月的院,其实并不要紧的……”

    “对不起。”

    林岳贤颤抖着声音说道。

    他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惟恐再失去。

    惠怡眉顿时泪如雨下,“……不,是我不好,我对不起你……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我,我抛下你不管,带着肚里的孩子去了危险的地方……我,我……”

    林岳贤没说话。

    他只是用力地握住了她的手。

    林大老爷忍不住说道,“家里煲了鸡汤,做了桂花糕,还有炒年糕……你看大家都走完了,我们也快些家去……”

    一家人看了看四周,果然看到众人几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