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二十一章 洗三(二)--蹊跷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若说阮秀没有嫁给宇文昊德的心思,打死谢安亦都不信。那为何她会拒绝孟玉婷的提议?不用说,定是她看见宇文昊德来了故意说给他听的。

    这些事情谢安亦想的到,孟玉婷也能想的到。当日她便明白了其中的关键,对阮秀更是上了几分心,处处提防着。

    “我曾经几次跟将军说让她回府去住,可将军说阮姑娘继母不慈,对她处处刁难……”孟玉婷叹了口气,接着说,“将军说阮姑娘只想有个安定的栖身之所,并无他求,话里话外说我善妒,容不下人……”

    谢安亦见孟玉婷眼圈又红了,连忙说道:“姐姐说的哪里话,咱们女子,谁不想找个一心人……”

    孟玉婷连忙捂住她的嘴:“我的好妹妹,你这话在我面前说说就行了,可别传出去,若是有个善妒的名声可怎么办?”

    她见谢安亦点了点头,又接着说道:“我其实也不是善妒,我怀了身子,没办法伺候将军,早就想抬几个通房姨娘给他。可阮姑娘那人我总觉得有点问题,怕为将军府招来麻烦,这才……只可惜这些都是我的猜测,又没有证据,没办法跟将军明说,反倒让我们之间生分了许多。”

    谢安亦握了握孟玉婷的手,安慰她道:“姐姐你没有做错,那阮秀心术不正,将来一定会惹出事端。将军是男子,做大事的人,怎懂得后宅中的弯弯绕绕,一时想不通也正常。”

    “都怪我,当初应该下定决心,哪怕将军恼我。也要将她送回去。我一时心软,却让她钻了这么大的空子……”

    “到底是怎么回事?那日青葱只是将事情大概说了下,将军怎会……怎会走错院子?”谢安亦问道。

    一说到这,孟玉婷像换了个人似的,脸上的柔弱之色全无,眉宇间竟也透着些许坚毅。她一把拉住谢安亦的手,目光坚定地说:“王妃。你要帮我。”

    “姐姐。你这是做什么?”谢安亦连忙反握住她,说道,“你我姐妹相称。无论你有什么事,只要是我能帮的上忙的,我一定鼎力相助。”

    “我……我想把她赶出府!”孟玉婷说道。

    接着,孟玉婷便把事情从头到尾讲了一遍。

    “那****心情不错。见外面虽然有太阳,日头却不毒。想着你曾嘱咐我说要多走动,有利于生产,便带着青葱去花园里坐坐。不想却远远看见一个梳着妇人发髻的红衣女子,那身影看着眼熟。却不知道是谁。我让青葱去打听,她说是太太远方的亲戚,来小住的。又说这女子刚小产失了儿子。我想着我大着肚子让她见了难免会惹她伤心,便要离开。她却叫住了我。那声音我听着更是熟悉,待她走近了我一看,正是阮氏!”

    孟玉婷回忆这段的时候情绪还是不稳定,声音听着有些颤抖,谢安亦正要安慰她,她却微微一笑,道:“没事,这几****想了很多次,也哭了很多次,已经没事了。”

    谢安亦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接受了现实,只是觉得她的笑容看起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