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二十八章 奉旨圆房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谢安亦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明显是身体快过大脑,被他这么一看,只好把心中所想说出来:“王爷不会是又要吃那个药吧?”

    萧啸寒没有马上作答,只盯着谢安亦的脸瞧,好像能从她脸上瞧出一朵花来。

    谢安亦有些不自在,却又不想输了阵势,只得也看回去。

    “你这是在关心本王?”就在谢安亦要破功的时候,萧啸寒总算说话了。

    这些日子以来,谢安亦早就发现萧啸寒私底下不再对她自称“本王”了,除了一种情况——打趣她!

    果然,她在他的眼中捕捉到了一抹促狭之色。

    “哼,”她鼻子哼出一口气,不服输地说道:“妾当然要关心王爷了,王爷可是妾的天,是妾的长期饭票。”

    萧啸寒虽不知饭票是什么,却也猜出她大概的意思。谢安亦说的话是当今所有妇人心中所想,夫自是妻的天,嫁了人的女子自然要以夫婿为中心,惟命是从,小意讨好。

    可不知为什么,萧啸寒心中却觉得这番话从谢安亦口中说出来,非但不让他开心,反而心里面有点堵得慌。

    见他眸子暗了暗,脸上闪过一丝落寞之色,谢安亦原本的戏谑之心全无,心中一软。

    不可否认,眼前的男人是强大的,他运筹帷幄、足智多谋,也能屈能伸、忍辱负重。可她知道,他为之付出的代价有多大,他坚硬的外壳下其实也有一颗柔软的心,需要有个人呵护,有个人温暖。

    叹了口气,谢安亦又抓了下他的袖子,可这次她却不敢对上那双眼睛,只低着头,轻声说:“是,我关心你,不因你是礼亲王,不因你是我的夫君,只因你是你。”

    这番话谢安亦心中纠结了很久,她这些日子也没搞明白她对他到底是怀着怎样的一种感情。她魂穿异世,毫无理想抱负可言,只想找个靠山,安稳度日。谁知人算不如天算,她竟嫁给了他,成了礼亲王妃。别人不知,她却知道他的夫君日子过得远不如表面风光,甚至危险重重。在经历过那么多事情后,她的初心变了,在他一次次的庇佑之下,她那颗现代的心也开始蠢蠢欲动了。有个男人如此,她不动心是假的。可她一时又有些分不清这份情愫究竟是爱还是感恩……

    手上一暖,那柔嫩冰凉的小手已经被男人的大手握住。谢安亦的心敲起鼓来,耳朵有点烫,只盯着那只大手猛瞧。

    刚刚她的话算是告白吧。他,听得懂吧。

    萧啸寒低头看她,却只能瞧见她的头顶。他眸子暗了暗,用力捏了捏那只小手,只说了句“放心,我无事,一会再来找你”便快步离开了。

    可惜谢安亦没有抬头看,否则她一定能看到他脸上若有若无的笑容,红红的耳根,逃也似的背影……

    礼亲王府正厅。

    林公公坐着喝茶,王永站在一旁陪着笑,已经换了第四盏茶了,礼亲王人还没有出现。

    林公公也没恼,脸上的笑容毫无破绽。礼亲王生病他是知道的,动作慢也是人之常情。更何况上面的人对礼亲王都没有撕破脸,他一个做奴才的更要知趣才是。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