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燕子焚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而且笑得有些凄凉。她这才现成婚两年来她并不真正了解自己的丈夫。

    “王妃”吕归尘亲手把孩子放进了她的怀抱里“我让你抚养这个孩子并不是想给你一个负担。我也知道作为女子你想有自己的孩子可是我希望你能帮我。”

    王妃不解地看着吕归尘。

    “我要为这个孩子找最好的母亲”吕归尘说“身边的人我只能相信你。”

    “他是大王的骨肉么?”

    “不是”吕归尘缓缓说道“可是我爱这个孩子希望你也能爱他。”

    “是……”

    吕归尘轻轻把孩子放回了妃子的怀抱中他的手指拈起孩子脖子上的指套那枚苍青色的铁指套被一根银链悬挂在孩子尚且稚嫩的脖子上。

    “这个指套对你太沉重了吧?”吕归尘的手指点了点孩子的小脸。最终他没有摘下那枚指套虽然他并不想把那个过于沉重的使命留给睡梦中憨笑的婴儿可是总是要有人继承勇士的理想。

    “在我有生之年我将用我的剑与血捍卫你的幸福。从今天起你是我的女儿!”

    瀚州的海崖上烈风如刀一样割着吕归尘的脸。

    火云静静地站在海风里背上是青阳国主和黑色斗篷里小小的身躯。面纱后那双黯淡的翠绿色眼睛眺望着大海的对面看不见6地只有低飞折回的海鸥。

    “对面就是中州”吕归尘说“虽然我们看不见可是中州就在那里。”

    “他说很多年以前他在这片大海上漂流了三天三夜为了看一个朋友。”

    “是啊”吕归尘说“那时候我们还是朋友而且是最要好的朋友……”

    “曾经我们都是朋友……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情你恨我么?”

    “曾经我们都是朋友……”吕归尘低声说。

    滔天的巨浪以摧毁一切的力量拍击在山岩上无数水花飞升而起去冲击阴霾的天空。水丝和泡沫迷乱了她的视线她忽然伸出手指着大海上空的虚无说:“看啊看啊我又看见他了。”

    不知道是什么力量点燃了她的精神已经衰老的身体挣脱了吕归尘的控制。黑色斗篷裹着的小小身躯向那片虚空中跃出她说:“等一等我啊!”

    吕归尘没有阻止他静静地看着一袭黑色的斗篷落进了雪白的浪花和泡沫中就像一只投水的黑燕子。海浪的力量卷着她不断地捶击礁石吕归尘策马的手微微颤抖。

    “火油!”吕归尘喝道。

    “大王”远处的精骑急忙驰近“我们没有带大营中或许有……”

    “火油。”

    没有迟疑的余地青阳主的号令一路传了下去。五里外的大营开始上千袋的火油被骑兵们肩扛着运输到海崖上又被倾入大海巨大的油斑覆盖了周围一片的海面乌黑的油层随着波浪滚动。

    吕归尘将火把掷入了大海冲天而起的烈火中他策马转身而去再也不回头一顾。

    水与火之间的黑燕子最终化为灰烬。

    来于虚无归于虚无。

    那是燮敬德王二年后世传说星相圣典《天野分皇卷》在那一年被悄悄传入蛮族。在蛮族一代星相大师颜静龙的努力下后来蛮族星相术的达竟然远远过东6隐约证明了传言的真实。

    不过后人关心的只是那本神秘的古籍故事中的人物和他们的悲欢却已经被埋葬在历史的烟尘下。

    (完)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