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燕子焚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尘土……随风而逝的尘土;

    马蹄敲打着外面的世界;

    寂静……最深处的寂静;

    孩子余烬中的微红。”

    一袭黑袍裹着瘦小的身子蜷缩着坐在牛皮帐篷下阴暗的角落中。前方简单的土路上骑士们纵马奔驰来往暴烈的马蹄声似乎要敲碎整个世界。马后的烟尘高高扬起而复落下细细的黄土积淀在那个陌生人的黑袍上。

    这是燮敬德王二年燮朝旧主姬野驾崩的第二个年头新君姬昌夜撕毁前盟再次陈兵海峡。浪花滔滔的百里海峡两侧蛮族青阳国驻扎殇州的十万雄兵和大燮朝天驱军团的精锐隔水对峙烽烟再次弥漫在多灾多难的九州大6上。

    星相师们茫然地仰望星辰:“这一次星辰的主宰们将把胜利赐予哪一方呢?”

    青阳主吕归尘已经把诸部贵族和三军将领从国都北都城迁到了毗邻海峡的离都归望城。归望城中忽然聚集了十万精兵铁骑整日都有戎装整齐的骑兵奔驰在城内外的道路上交换岗哨富裕的人家早已驾着牛马远离了是非之地。留下来的住户如果不是为了追随青阳主吕归尘大战燮朝那么就是因为穷困了。蛮族民风豪烈可是平静了很长时间后再次嗅到战争的气息那些血淋淋的往事又从他们的记忆中苏醒暗地里人心也有些慌乱了。

    这就是乱世远没有结束的乱世。

    在这乱世中谁也没有注意到那个隐藏在黑袍下的人。她悄悄地来默默地停留像一只流浪的小猫。谁都可以践踏她的生命。

    一双脚停在了那袭黑袍的前方脚上是未曾硝过的粗牛皮靴再往上则是最简单的粗麻布衣服来人用一根鼠尾草茎搓制的细绳束。他身上所有的衣饰都是他亲手制作的除了胸前的一面铁镜。那面光亮的铁镜标志了他镜武士的身份来自青阳主吕归尘的恩赐。

    蛮族的镜武士或许不少可是在所有的镜武士中颜静龙依然饰独一无二的。因为颜静龙根本就不会武术。在格斗上他甚至比不过一个最低等的革甲战士但是他却拥有一个镜武士的身份地位。颜静龙是个星相师。蛮族诸部的星相学远不如燮朝达可是太古流传的星相典籍中依然包含了很多高深的智慧。可惜蛮族尚武的风气使年轻人不喜欢花费时间在智慧术上所以蛮族的星相师也是逐年地没落直到颜静龙的出世。

    颜静龙从小就表现了对自然的热爱他喜欢凝视着一根花草去沉思也喜欢仰望天空的星辰。在他十三岁的时候他夜观星相的变化脱口说出了一句话——“兵灾到了”!仅仅三个月后燮羽烈王姬野挥军北上战吕归尘于归望城。

    (电脑阅读net)

    ……

    片刻武士小心地捧着孩子走回了内帐。

    “怎么?”吕归尘挑了挑眉锋。

    “殿下说她和大王成婚两年自己还没有生育不能抚养别人的孩子。”

    “请殿下来。”吕归尘沉思片刻才说。

    稍顷貂裘曳地的美貌少女踏着轻缓的步伐走进了吕归尘的内帐。像她这样娇美而弱不胜衣的蛮族少女极其罕见分明王母在为吕归尘挑选妻子的时候也费了很多的心思照顾了他的喜好和性格。可惜毕竟有些东西是无法弥补的。

    吕归尘的正妃远比他小了十多岁可是她也是蛮族贵族的后代蛮族少女性格又刚硬所以明知道吕归尘是因为不满她的无礼而召唤她前来可是王妃依然满脸倔强的神色很不情愿地跪在那里。

    出乎意料吕归尘只是笑了笑挥手让她起身。

    王妃这才有些诧异她记忆中的吕归尘素来寡言而且很少会笑偏偏吕归尘现在不但在笑而且笑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