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们像是窥伺在暗处的蛇永远不能暴露身份他们甚至不敢光顾青楼因为担心睡梦中被人搜查。接触女人的机会少而又少完成一件大任务组织会安排女人服侍他。那些女人很听话可以对她们做任何事但是无一例外的她们都不会说话因为她们的舌头都被截去了。而他直到下一次任务结束都不能再碰女人。

    这个女孩躯体的诱惑令他口干舌燥。他摒住呼吸悄悄地滑下一直垂到距离羽然不过一尺的上方。女孩极淡的体香让他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液。他的手微微有点颤抖隔着半寸虚贴在羽然的乳胸上猥亵地上下移动。

    “这样的女人真可惜了。”他这样想却没有办法。接到的命令就是杀掉这两个女人并且尽力布置得像是遭受凌辱而死的迹象。不过也只是伪造这种迹象而已只有疯子才会真的去冒险他知道这两个女人的同伴有多么可怕。他曾远远地看见其中那个用长刀的年轻人在过马的瞬间将一个骑兵拦腰斩断只剩下半截身子随着战马跑向远方。他没有把握和这种武士对抗他只是想下手前多玩味一下这种少女的气息。

    他缘着羽然的腰要向小腹探去的时候忽然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一个影子投在羽然的身上!

    他一直以为这个影子是窗前的什么东西被月光罩住而带来的不过他忽然清楚地想起羽然和西门的床正对着窗窗和床之间空无一物。他的气息彻底地乱掉了冷汗流遍了全身他明白那是一个人站在床前而这个人的气息他根本没有察觉!这个人对他所用的战术就像他对那只耗子用的那是臻于极致的“石偶之术”!

    刀剑的啸声撕裂了屋中的平静刺客骤然翻起拔出腰间的一尺短刀斜斜地划了出去。而那个站在床前的人的刺剑以更加诡异的角度刺入了床帐。细风鼓动着纱帐两柄武器却一次也不曾相交双方所用的竟都是诡异的杀手剑无不是以最阴毒的攻击替代防御所以每每只能半途撤手。

    羽然和西门被武器的啸声惊动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的一切都难以置信一幕纱帐已经被刀锋剑刃削成了碎雪一样而两个身罩黑衣的男人正挥舞兵器站在她们的床上格斗!

    “低头!”其中一人忽然出声。西门猛地醒悟那是龙襄的声音于是一把将羽然的头按进了枕头里。

    龙襄瞬间拔起凌空连续五十余次剑击。剑光纷披此时他终于将七冥虚之剑中“引雪”一式用到了极致每一剑都轻飘如烟仅是在对方全身留下细小的伤口但是那阵密雨一样的快剑远远过了对方的躲闪能力。除非是身披甲胄的武士否则绝没有还手的余地。

    龙襄并不要杀了这个刺客更重要的是生擒这个活口。

    在他凌厉的攻势中刺客双臂遮住要害猛地飞身退后。龙襄一引刺剑剑锋直追他的后心而去。西门和羽然惊恐的旁观这场搏杀追与逃都快得不可思议月光投下的两条人影都淡得难以捕捉。一道碧色的火光忽然划破了黑暗。那条碧火竟然是源于刺客空出的左手直射龙襄的双眼。

    “幽煌!”龙襄大喝牵起自己的袍摆遮在面前。

    刺客并不善于秘术。那道碧火只是衣袖中一枚极细的铁筒喷出的不过这种“幽煌”火油的配方在刺客中也很少有人知晓而龙襄也只是听说这种火焰是剧毒的。碧火全部被袍摆裹住可是并未熄灭反而更加剧烈地沿着衣服燃烧起来。龙襄不得不踩在窗棂上仰天倒翻飘忽地落回屋中。可是他还来不及扑灭衣服上的碧火却被脚下什么东西一拌四仰八叉地栽倒在地上。

    刺客全力扑向后院的门口。对方无疑是精通刺杀术的高手他绝没有把握在这种对手的面前完成任务而“幽煌”只能使用一次他必须趁这个机会逃走。他已经触到了虚掩的院门可是他忽然愣住了他清楚地感觉到一种沛然不可抵御的气息穿透院门直接压在了他的身上。

    “门那边有人!”

    这个念头刚刚炸开在脑海里一道银色的枪锋已经劈破了那扇门那道枪劲似乎并不锐烈可是随着长枪微微一振门化作了碎片。枪影微微颤抖着飘忽不定的刺向了刺客的手。刺客在惊恐中急退。但是那道枪影逼近的度远远过了刺客的想象它像是一根风中的树枝在轻轻颤动似乎随手一击就可以击偏它不过刺客有一种直觉这种看似脆弱的攻势后面隐藏着比刚才那个人更可怕的对手。

    无论如何不能等到背后的对手追上来!刺客下定决心猛地掷出了短刀这一掷的手法逼得敌人只能自保而他同时凌空拔起!刺客都是调节呼吸的高手这种技巧令他们可以飘忽地腾起远过常人的想象。他要在敌人来不及反应的时候跃到他的背后去!

    但是他完全错了。那一瞬间他有一种错觉漫天绵密的大雪在眼前展开一片渺渺茫茫的雪白中对手带着他的枪更高地腾起。枪如同电光在半空闪过刺透了他的两侧肩胛。他无力地跌落下去只看见一袭白衣的人仿佛没有重量那样轻轻落下缓缓走到他面前。

    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姬野和吕归尘操着兵刃冲进了院子他们走进前院的时候已经听见了后面的搏杀声。而他们看见的是胜负已分的战场须如银的老人以一杆银色的长枪指着黑衣的刺客唇边的笑容有一丝嘲弄:“学生们终究还是太年轻了!”

    一身白色的儒衫楚卫大军的统率静悄悄地端坐在武帐中唯一的灯烛下用一张油纸细细地擦拭着手中的银灰色角弓。黑衣佩刀的军校疾步走到帐门外并不进帐而是单膝跪地:“白将军有人破了下唐的阵势已经入城!”

    白毅擦拭弓弦的手忽然停住沉默良久:“多少人马?”

    “一人!”

    “一人?”白毅眉峰一扬将角弓不轻不重地拍在桌上。

    “是!冲散了下唐国的轻卒营寨杀伤五十余人弩手赶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追赶了。”

    “退下吧。”

    军校悄无声息地离去。蜡烛忽然爆出一个火花照亮了桌上的角弓。白毅轻轻拨着弓弦出令人心颤的绷响。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