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9章 大结局:对不起我是np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神宫中暗幽一片,暗红色的月光从殿顶天井缓缓投下,轻柔地洒在神宫中央的月轮镜上,散发出奇异的光华。

    这道天井之前在不月城中是没有的,也不知道被何人给封住了,所以萧然之前一直没有发现,但在夜月城中,却成了神宫唯一的光源,使整座神宫看起来相较之前多了一份静谧而神秘的气息。

    想到另一边还处于水深火热中的大神,萧然加速快步跑至水池旁,只见原本早已枯竭的水池现在却蓄满了清澈的河水,散发出粼粼波光。

    萧然跨越进水池中,任由衣裳被水花淋湿,他爬上祭坛,顾不上淋湿的下半身,两步跑至月轮镜的面前。

    历经千万年的圆镜静静反射出奇妙的光彩,那上面明明看不清任何事物,萧然却感觉那上面倒映出了他原本的脸庞。

    一张龙脸。

    萧然紧张地眨眨眼,龙脸又从镜面上消失了。

    一定是幻觉吧……

    萧然咽了咽口水,事到如今,明明握着神器雷泽之怒的他,竟然有一种说不上来的紧张的情绪,仿佛打破这面神镜之后,会有一些无法估计的灾难发生。

    “别多想了,再不动手你们就要团灭了。”萧然自我安慰道。

    萧然深吸一口气,他在心中默数了三秒。

    一,二,三!

    叮!

    金黄色的圆锤准确无误地锤在了镜面的最中心。

    下一秒,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自金锤与镜面的接触点开始,三道裂缝一点点从镜面上蔓延了出去,而天井上的暗红色光芒则开始一缕缕被吸进这缝隙中。

    叮!叮!叮!

    萧然看见这奇异的现象,知道有戏,手里的动作越发迅猛精准,一下又一下敲击在同一个位置,将裂缝的范围扩大,暗红色的月光含着某种神奇的力量,越来越多月光被吸入裂缝中。

    “啊——”远处隐隐约约传来凤芒愤怒的吼叫声。

    萧然听闻,手里的动作一顿,然后咬牙更加用力地敲击镜面。

    终于——

    哗啦啦。

    剧烈的玻璃碎裂声响彻整个神宫,镜面的中间部分彻底碎裂,露出了底下流光溢彩的部分,就像流动的五彩水银,碎裂的瞬间竭尽全力地吸附天地间的暗红色光芒。

    萧然停下手中的动作,抬头往天井外探望,只见原本绯红如血的月亮正一点点地褪色,露出原本的淡黄色。

    击碎月轮镜果然是打通副本的唯一方式。

    萧然松了口气,他和大神总算有救了。

    正当他低下头,准备继续敲击镜面,把整块镜面都敲碎的时候——

    噗嗤。

    一只白皙而修长的手伸出破碎的镜面,尖锐的指甲直直□□了萧然的心脏。

    时间仿佛停滞在这一瞬。

    萧然呆滞了三秒钟,才把视线从流血不止的心脏上转移开来,对上了一双虽然带着笑意,却又隐隐透着不屑与悲悯的眼眸。

    “本尊已静候多时了,九天玄龙,呵……”那人冷笑道。

    &&&&&&&

    五分钟后。

    正殿内。

    一夜飞花像不倒的战神,大汗淋漓地将长矛对准了躺倒在地,奄奄一息的凤芒。

    这一次,凤芒油尽灯枯了。

    终于战胜凤芒的一夜飞花却不急着给予他最后一击,凤芒的血量已经清空,还没有挂掉说明还有剧情或者任务要做,而这个任务正是一夜飞花忙活多日的业障轮/盘系列传说任务。

    他从腰带中拿出一个湛蓝色的轮/盘,上面缺少的轮符已经被修复得差不多了,只要加上作恶多端的神明凤芒,被损坏的业障轮/盘就能完全修复了。

    “我终于能再见到他了……”一夜飞花喃喃自语道。

    “业……业障轮/盘?”披头散发的凤芒捂着心口,颤抖的声音中罕见地听出了一丝恐惧,“你,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所谓业障轮/盘,之前已经提到过多次,和酆都的生死簿一样,它们都是属于因果律的逆天神器,归烛龙九子中代表轮回的八太子八紫蟠龙掌管。业障轮/盘上不但记载了每一个神州npc的寿命,同时也记载了npc们共同需要遵守的法则条例,一旦破坏条例,npc身上就要积载业力,据说业力累积到一定程度时,会带给npc不可扭转的伤害。

    当然与此同时,业力也是可以抵消的,不过不是用阴德来抵消,而是用不在业障□□掌管范围内的其他npc的业力来抵消。比如说遗留在神州的盘古部下便不归烛龙掌管,还有大部分躲在副本里作威作福的npc,他们因为拥有“永恒”的生命而不受法则之力的约束;还有一些当年和烛龙签订契约的上神族,他们所掌管的范围内也不用听从法则之力的指挥。

    简而言之,业障轮/盘含括了整个神州的因果轮回,是一个流动的整体,一旦盘子里的“因”大于“果”,就需要用自己,或者外面的“果”来填补,一旦你代替法则之力仲裁了这些npc,就可以抵消自己的业力。

    所以不夸张的说,对于npc,这就是一个可以逆天改命,只要努力吸收他人业力,就可以获得不死之身的无敌神器!

    而对于玩家来说,它则代表着一个难度超高且奖励丰厚的传说任务。

    一夜飞花接到这个破损的业障轮/盘已经有一段时日了,他深知□□破损的原因,所以一直来回忙碌于神州与酆都之间这么多天也毫无怨言,今天,总算是能完成这个任务了。

    “你这么怕?”一夜飞花挑眉。

    “像我们这种不在‘轮回’之内的家伙,恐怕没有人会不怕这个东西吧,”凤芒苦笑,“业障轮/盘,掌管着神州所有人的因果报应,记录着天地万物的业障轮回,如此神器,它怎么会……损坏?难道有谁严重破坏了法则之力,却没有受到处罚,使盘子里的业障总数出现了剧烈变动,才会变成这样?”

    “没错,正如你所想,如今这轮/盘修复的工作到了我的头上,我要做什么,想必你也清楚吧。”一夜飞花冷笑一声。

    凤芒的脸上出现了剧烈的震动,他丝毫不复之前阴森嚣张的样子,他咳着血,虚弱且无奈地说道:“我是清楚,可是它对于我并没有用啊……”

    他的眼中一片清明,仿佛之前的狂放骄纵都是被人操作了身体一样,他用完全不同于之前的,清和而平稳的声音说道:

    “因为我不是凤芒……我是镜神啊。”

    “你说什么?!”

    &&&&&&

    神宫。

    “你……”萧然动了动嘴唇,苍白的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凤芒……?!”

    “没错,正是本尊,”身着一身月牙袍,眉目清冷的凤芒完全不同于正殿上的邪肆阴柔,他端正的五官上流转着淡淡的讥讽,“想不到本尊也有重见天日的一天。”

    “你怎么会……呃!”出现在这?

    凤芒的五指又往心脏处□□了三分,剧烈的疼痛使萧然没能把后面半句问出口。

    尽管如此,凤芒还是听出了萧然想问的是什么。

    他幽幽道:“月轮镜的镜面,既是幻境夜月城的阵眼所在,同时上面也附有一道封印本尊的符咒,由烛龙,也就是你的父亲,亲自准备的符咒。按照一般的程序,冒险者打破夜月城的阵眼后,就可以杀死我在正殿中的□□,从而通关不月城这张地图,而镜面上的符咒则不会受到影响,假以时日,月轮镜又会复合成新的镜面,夜月城也会重新运作起来。但是偏偏……呵呵呵……”

    凤芒忍不住抽动肩膀,发出一阵快意的笑声,“哈哈哈!想不到所谓的‘冒险者’中居然混进了你!九天玄龙!真是天意如此,呵呵呵……”

    “你……怎么认出我是九天玄龙?”萧然咬紧牙关,嘴唇发白地问道。

    想当日在盘龙地宫,玄空也没有认出他,是他快死的时候,身体本能发出一丝龙吟才被当时想要致他于死地的玄空察觉,才最终免除一死。

    而如今,为什么凤芒会一开始就得知他的身份?

    “当然!你身上烛龙血脉的气息不管藏得再深也逃不过本尊的双眼!因为这道和我朝夕相处的符咒就是用烛龙的血书写而成的,也只有他和他的血脉能解开这道封印!”

    原来是这样……

    话说到这里,之前这张地图中所有奇怪的地方都变得有理可循了。

    老是想吸引萧然单独进城的幻术,企图骗走共工之水的假道长,不按常理出牌的月轮镜预言……

    所有这些违和的地方,原来全都是冲着他萧然来的。

    萧然气息不稳地说道:“你一开始的目标就是我,对吗?”

    凤芒道:“没错,你不知道,当我发现烛龙的子嗣出现在不月城边境的时候,我有多么狂喜!说到底都怪你太蠢,想要封印住一位神明,除了用主神的血之外还有什么办法!九天玄龙,你今天落在我手里都是造化弄人,呵呵,父债子偿,你要是恨,就等死后化作一道神魂去问问你那老不死的父亲吧——”

    “给本尊去死!”

    包含着两年不断胀大的恨意,凤芒冷喝的同时,手指也不断用力,几乎要生生掐碎萧然的整颗心脏。

    萧然痛苦地皱紧双眉,心脏传出来的巨大痛意几乎让他失去意识。

    “呃啊……!”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上不断滑落,萧然疼得整个面部都扭曲起来,他甚至不敢呼吸,仿佛每往胸腔中吸进一口空气都是一种可怕的折磨。

    凤芒满意地看着萧然痛苦的模样,他并不急着捏碎他的心脏,而是十分恶毒地,一点点加重手里的力量,那种细碎的折磨,几乎要将人逼疯。

    萧然的意识开始渐渐模糊起来。

    和上次差点被玄空掐死一样,在生与死的徘徊中,他的脑海里又开始出现了一些零零散散的记忆碎片,也许是与死亡的距离太过接近,和上次无法串联成片的记忆碎片不同的是,这一次,他的脑海中出现了无数鲜活的画面。

    ………………

    又是那片黑暗中的水面。

    明明没有光,却泛着波光的水面。

    一条雪白色的幼龙孤零零地站在水面的一角,它无喜无悲地注视着水面上自己的倒影,一双墨紫色的眼眸里盛满了孤独。

    两年了,它已经呆在这里两年了,这里没有出口,没有光,没有生物,没有一切。

    只有它自己。

    它曾以为这样孤独没有未来的日子会永远继续下去,直到有一天,一个青年撕裂了九天之滨的通道,闯进它的眼前。

    “好漂亮的幼龙,”青年抚摸着它的龙角,凤眸里满是惊艳的光彩,“看样子,你呆在这里已经很久了吧,想出去吗?”

    出去?这是它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这个凡人真是口出狂言。

    幼龙高傲地撇过头,若不是他的手太过温暖,是它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温度,它一定一口龙息送他归西。

    “跟着我,我能带你出去。”白龙的拒绝非但没有使青年退怯,反而使他眸中渴望的情绪越发高涨。

    去哪?

    白龙用一种怀疑又藏不住期待的眼神看向了这个他心中不屑一顾的凡人。

    “你想去哪就去哪,我会带你去神州,去酆都,去奥斯兰蒂,去多隆多,去无名岛……去这个世界任何你想去的任何地方。怎么样?愿意跟我走吗?”虽然不能言语,但神奇的是,那一瞬间他们仿佛心灵相通,青年毫不犹豫地回答了它的问题。

    去任何想去的地方……

    白龙怔住了。

    他的话仿佛这世上最诱人的罂粟,蛊惑着年轻的神明走向深渊,明明知道这不合法则,却还是犹豫着做出了决定。

    它把自己高贵的头颅主动放进了青年修长白皙的手掌中。

    “很好,我是一夜飞花,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新主人。”青年笑了,笑得霸道至极,却又温暖至极。

    白龙怔怔地看着这个凡人,它保证它从来没有看过如此耀眼的笑容,这个笑容不但俘获了高高在上的神之子,也是一段难以想象的神奇经历的开端。

    长白山终日不化的积雪,封云桥火烧万里的红霞,敦煌波澜壮阔的落日,洛阳中秋夜绚烂璀璨的烟火……它看过了世界上最美的景,遇见了世界上最好的人。

    它永远无法忘记那日逐梦平原,和青年并排看的那场日出。

    “很美对吗?”清晨第一缕阳光倒映在青年深邃的眼眸中。

    白龙张了张嘴,其实它想说的是,你比日出更好看。

    白龙惊叹而湿润的眼睛直直地看着青年,仿佛有无数的话语想要倾诉而出,青年摸着它的脑袋,轻声叹息,“如果你也是一个玩家该多好,我就能听见你的声音了……”

    他的眼神就像一汪无尽的春水,流入了白龙的心田。

    这个凡人远比它想象中还要大胆,狂妄,单枪匹马就敢跨越阵营,来到危机四伏的神州;也远比它想象中还要霸道,强大,神州高手如云,强者辈出,面对一个酆都的玩家却屡战屡败;更远比它想象中还要温暖,深情,带它看遍秀丽河山,无数危难关头护它周全……就是从那时起,神子的眼里和心里就只剩下这个当初它不屑一顾的家伙了。

    如果你也是一个玩家该多好……

    这句话,衬着万籁初升的日出,像一个永恒的誓言狠狠地烙在了白龙的灵魂深处。

    它对这个人积攒下来的所有情愫,所有不能表达的心意,在此刻全都化成了一股强烈的渴望——

    我想成为一名玩家……想和这个人并肩站在一起!

    ………………

    “啊啊啊——!”痛彻骨髓的哀嚎持续到最后竟然变成了一声清晰的龙吟。

    与此同时,萧然的心脏剧烈地跳动了一下,一缕精魂立即包裹在他的心脏四周,形成一层保护膜,抵御着凤芒的手指。

    但身体的这些细微的变化,他已经完全感觉不到了。

    明明被捏在他人手中的是心脏,但他却觉得自己的脑子仿佛要炸碎开来,无数关于一夜飞花的记忆涌入脑海中,几乎要将他淹没……

    &&&&&&

    正殿中。

    “你说什么?!”一夜飞花惊道。

    “凤芒”躺倒在狼藉一片的地上,捂着胸口,无奈笑道,“让你失望了,我不是真正的凤芒,我只是他的□□。传说中神器吸收日月精华,假以时日便有一定机会演化出自己的神智,而我就是月轮镜的镜灵,你也可以叫我镜神。凤芒此人尤为擅长幻术和精神控制,自从他两年前被关进月轮镜之后,便潜移默化地控制了我,让我在这夜月城中为他处理一切事物,包括清理你们这些闯入的冒险者。”

    “那真正的凤芒在哪?”一夜飞花眸光一冷。

    “在,在神宫……”镜神气息不稳地说道。

    “可恶!”

    早已燃尽一切战能的一夜飞花,在听到真凤芒在神宫的消息,胸膛顿时被塞进一股滔天的怒火,他收回业障轮/盘,面色铁青地在地上划出传送阵,下一秒,伟岸的身影便消失在了正殿。

    &&&&&&&

    “啊啊啊——”哀嚎还在继续,只是没有开始那么痛苦,在龙魂的保护下,凤芒的五指暂时不能对他的心脏进行持续的伤害。

    不过这也只是暂时而已。

    “对,就是这样,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变成了这副鬼样子,但看来你身上的烛龙血脉并没有完全消失嘛,再多一点,再把你的力量更多的发挥出来,否则这么轻易就死了,本尊真是一点复仇的快感都没有呢……”凤芒面容扭曲地笑道。

    萧然勉强睁开眼,墨紫色的眼眸一片清明,一股前所未有的神威和贵气出现在了少年的眉眼间,面对凤芒的丑态,他除了愤恨,更多的是满腔的悲伤和不舍。

    他恢复记忆了。

    虽然只有关于主人一夜飞花的部分,但对于他来说已经足够了。

    本来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但可惜现在……

    萧然垂眸看了一眼流血不止的心脏。

    他快死了啊……

    凤芒对于神龙族的了解果然深厚,深知龙族的弱点就是逆鳞和心脏,前者令其癫狂,后者则是一切神力的来源,一旦心脏被控制,所有的血脉之力都难以发挥,更别说他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了。

    龙魂只能抵住他一时,这道防线迟早也会崩溃的……

    一滴眼泪划过萧然的眼角,为什么好不容易恢复了记忆,他却要死了呢,他真的很舍不得,太多的话没有来得及对那个人说,恐怕也没机会说了……

    “萧然!”惊怒的吼声响彻神宫。

    萧然回头,便看见一夜飞花一脸震怒地站在传送阵中。

    “放开他!”叶明华像一头被激怒的雄狮,面色阴沉地看着萧然背后的凤芒。

    也许是这一幕过于震撼,他几乎都忘了想为什么一个boss要用这种方式为难一个玩家,只是看着昔日那个跟在他身后温润乖巧的少年心脏被贯穿的样子,就足以令他陷入疯狂。

    “嗯?你是何人?”凤芒用双手将萧然的身子转过来,固定在胸前,不悦地看着一夜飞花,“你区区一个冒险者也敢这样和本尊说话?”

    “呃……”伤口被牵动,萧然疼得话都说不出口,他喘着粗气,艰难地对一夜飞花说道,“快走,你不是他的对手……”

    破除封印的凤芒是真真正正的神明级npc,是神谕最强的存在,换算成玩家等级说是两百级+也不为过,不要说个人,就连整个神耀公会出动,也未必刷得动一个神明级的npc,一夜飞花为了他和凤芒硬拼的话,根本没有半分胜算。

    “呵呵,你还有心思关心这个凡人?你放心,等你死了以后,我自然会送他去陪你,只要夜月城的阵眼一天不破,你们两个人就永远别想出去!”凤芒冷笑着加重手指的力道,他说的没错,只要不将阵眼完全破坏的话,月轮镜的镜面会自动开始愈合,到那时夜月城又将重新运作起来。

    “我,我不会让你得逞的……!”听到一夜飞花的账号会被永远困在夜月城,萧然的身体瞬间获得了一丝力气,他艰难地抬起手臂,咬牙将手里的金锤捶向正在愈合的月轮镜镜面,加速暗红之力的吸收。

    叮。

    天井外的夜空出现一丝破裂,传送技能可以使用了!

    萧然用尽全身力气大声道:“快走啊!”

    “不可能。”一夜飞花回复他的是一道暗红色的刃光!

    深渊之火直直劈向凤芒的手臂,却被他扬手一挥轻松化解,玩家和顶级npc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萧然见一向骄傲如神祗的一夜飞花此时疯狂执拗地想要从凤芒手中将他救下,强忍住泪水,气息不稳地说道,“你先走,到重生点去等我……我们下次多叫几个人再来刷这个副本好不好,快走……!”

    一夜飞花却仿若未闻般,拖着竭力的身躯,一个个技能飞速出手,眼中坚持得可怕。

    哪有什么重生点,哪有什么下一次,你忘了你的账号是不能挂的了吗!

    一夜飞花很想劈头盖脸地教训这个小子一顿,但现在显然不是时候。

    “呵,还想有下次?今天你们两个一个都别想走!”凤芒听见萧然天真的谎言,冷笑不已,一手抓住萧然的心脏,另一手捏诀,一个个技能朝一夜飞花席卷而出。

    萧然用尽全身的力气却再难将手臂抬起,看着夜空中的裂痕越来越小,他心中也越来越焦虑。

    “不要管我了……拜托你……!” 我不过是一组电脑数据,不过是可怜的虚拟生物,我有什么可惜,你快点走啊!

    一夜飞花咬紧牙关,原本英气俊美的脸庞变得狰狞起来,他也知道这不过是一个副本,一场游戏,但是这两个人的对话太奇怪了,奇怪得让他心里的不安愈发膨胀,心底有个声音仿佛在告诉他,如果不这样做,他将会永远失去这个少年!

    萧然看着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庞,记忆中的画面一幕幕闪现在眼前,他自觉是个很坚强的人,但此时竟也抑制不住难过的泪水,任它们冲刷自己的面庞。

    真的好舍不得你,明明才恢复了记忆啊……但我们都不是凤芒的对手,我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死在这里了,既然如此,就让我最后守护你一次吧,主人……

    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少年绝望地闭上双眼,包裹住心脏的龙魂被一点点抽离,转移到他握有雷泽之怒的右手上,原本抬不起来的右手顿时充满了力量。

    “呃啊——!”随着少年撕心裂肺的吼声,叮地一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