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0章 不月城(二十四)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城主大人饶有兴趣地看着萧然二人,“你们就是获得最终胜利的人?”

    “是的,城主大人。”萧然俯身对他做了一礼。

    “勇士!果真是勇士,我听金甲将军说,你们二人还是外来的客人,能取得这竞武大会的优胜,实在是不容易,二位快落座,让我敬你们一杯!”

    “好说好说,”叶明明尴尬地笑道,转过头小声对萧然说,“不是吧?那个穿金甲的将军就真的叫做金甲将军啊?系统这取名也太不走心了吧!”

    “城主大人叫我们落座啊明明,快走吧。”萧然见城主大人尴尬地举着酒杯,立马把叶明明拉到了一边的客座上坐了下来,对城主正要干杯的时候,叶明明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拦下萧然。

    “小马哥,你不能喝酒的,你未成年啊!”她阻止道。

    “这就是走个过场啦,”萧然小声说,“长辈敬酒不喝很没礼貌的,再说了这是游戏里面你就当没看见吧,啊。”

    他作势又要抬起酒杯,又被叶明明按下了。

    叶明明:“游戏也不行啊,你要是生在我家被我哥发现背着他喝酒,他非打断你的腿不可,还是我替你喝吧!”

    萧然:“你不是也没成年吗……”

    “对哦!”叶明明愣了一下,她转头对还在高举酒杯,尴尬地一动不动的城主大人说道,“那个不好意思啊城主大人,我们的家乡有个不可打破的习俗,就是未满十八岁的青少年是不让饮酒的,我们还是以茶代酒吧,我敬您一杯。”

    叶明明放下酒杯,拿起桌上的茶杯,咕噜咕噜一杯下肚,喝了个底朝天。

    她的动作如此迅速,城主大人见状虽然有些不满,但还是勉强笑着干了。

    他说道:“想不到二位勇士如此年轻,真是勇士成名就是早,我还准备了歌舞,让大家高兴高兴,来,奏乐起。”

    萧然心想,这位城主大人想说的大概是“英雄出少年”吧……

    话音一落,丝竹之声便响了起来,一个一个穿着清凉的异域舞娘踏着性感的舞步旋进了宴会的中央。

    叶明明趁着宴会的间隙,鬼头鬼脑地凑了过来,嘴型维持着微张的状态对他说道,“你还不谢谢我,刚才要不是我你可能当场就口吐白沫了。”

    萧然也凑过去,用同样的声带动嘴不动的方式问,“怎么说?那酒里有毒?!”

    叶明明:“那当然了,这城主大人啊,虽然表面上高高兴兴喜刷刷的,但是看我们的眼神老是不怀好意,你看他身上穿的衣服,这么放荡不羁爱自由,要知道守护神凤芒可是个实打实的中原神啊,他这么穿明摆着要跟守护神对着干,一看就是个搞事情的主儿啊。”

    萧然:“你这脑洞开得也太大了吧,人家除了请你喝酒之外什么事也没干啊。”

    叶明明看了他一眼,眼睛里全是“你还太年轻”的意味,“就是喝酒才有问题,你说宴会上那么多东西,系统怎么偏偏挑了个酒杯做剧情道具?而且关键是,他一见到我们话还没说两句,就敬上了,这也热情过头了吧,你等着看,他现在肯定还想法子哄咱们俩喝酒呢。”

    萧然笑了笑,正当他觉得叶明明只是想太多的时候,城主大人又端起了酒杯,他眼神略有飘忽地说道:

    “呃……欣赏这么美丽的歌舞怎么能不喝酒呢,我再敬二位一杯,这一次,可不要再拒绝我的好意啊。”说罢,他率先一头把酒灌下。

    叶明明耸了耸肩,你看吧。

    萧然:“……”

    萧然就算再迟钝,对于城主三番两次的敬酒也察觉到了不对,他通过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把这个不能饮酒的习俗说的天花乱坠,总算是又逃过一劫,过后他小声对叶明明说,“可以嘛,说的很准啊。”

    叶明明挑眉,“那是,虽然解谜和分析我不如你们两个,但是这大人的套路啊,我可精着呢,他那表情我看一眼就知道他肚子里的坏水了。”

    萧然:“那现在怎么办啊,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针对我们,但看样子这boss的确是想要我们的命,我们赶紧要了黄泉之果跑路吧,就别再跟他磨叽了。”

    叶明明点头,“行啊,就直接跟他要,肯给咱们就撤,不给就直接撕吧,我也懒得再浪费时间了。”

    二人短暂地商量过后,由萧然提出了求取黄泉之果的请求。

    萧然隔着相当远的距离起身,对高高在上的城主大人抱拳道:“实不相瞒,我们此次参加竞武大会,其实是听说城主大人这里有一味神药叫做‘黄泉之果’,我们想用它来救一个朋友的性命,所以才迫不得已参加贵城的竞武大会。我们本是江湖人士,什么‘勇士英雄’之名万不敢当,只求城主大人能慷慨赐药,解我们燃眉之急。”

    城主大人脸上还是那副好客热情的表情,眼睛却微微一眯,“迫不得已?你们迫不得已才来参加我们一年一度的盛会?还迫不得已地拿了个冠军?”

    萧然顿时意识到,这是城主在找他言语中的漏洞,故意给他难堪,但是他却不能直接和城主撕破脸皮,于是他俯身赔礼道:“在下不是这个意思,只是那个朋友已经危在旦夕,还请……”

    “不必说了!你们别再说这种扫兴的话,专心看我们的歌舞吧!”城主粗暴地打断了萧然的话,他这样的态度让二人不禁怀疑,这说好的冠军奖品是不是一开始就没打算给啊?

    “可是……”

    “大胆!”这次城主干脆就怒不可遏地拍桌而起,指着他两说道,“我两次敬酒你们不喝,还对我们神圣的竞武大会发出如此狂妄的言论,最后还一次又一次顶撞我,你们到底还有没有把我这个城主放在眼里?!士兵!给我拿下这两个目中无人的家伙!”

    说罢,一队又一队穿着银色甲胄的士兵从大殿口,偏殿口鱼贯而入,原本其他座位上宴请的宾客也纷纷从桌底抽出明晃晃的刀剑,更夸张的是就连表演的歌姬琴师也统统都是刺客,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整个大殿上全都布满了想杀他们的人。

    萧然见此状,发现他们居然准备得这么“充分”,不由冷笑道:“原来一开始就是一场鸿门宴啊……只是我不明白,城主大人!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我们难道不是你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