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2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桃花十二岛寻求三等门派宜真派的庇护,也是属于五行道宗的辖下,位于五行道宗东南方,再有两三百里距离,便出了道宗范围,进了南域。

    而乔笙一行人也只是做任务,路经此地,听闻其名声,起了好奇的心思,便过来见识一番。

    梅真挑了一家干净的客栈。楼下的客人喝着本地的特产桃花酿,碟子里放着莲花酥,还有炸好的小鱼花生下酒。客人有一些是好奇路过的修真者,也有来自其他城镇的凡人。

    总的来说,修真者很少在此停留。因为这里少有灵气,对修真者不利不说,最主要的是,修真者常常会在此遇见意外,或是莫名消失不见。

    这是一个充满神秘的地方。

    乔笙推开客栈的窗,客栈后面是花院,窗下面是游人闲走的街道。他靠在窗上,淡淡开口道,“师兄,我不放心你独自出去。”

    千一衡后退两步,抬头,正好与乔笙看来的视线对上。再往后一看,果然见不苟言笑的梅真从客栈里走出来,沉默的立在他身侧。

    他无奈的摆手。

    看着千一衡走远了,乔笙依旧靠在窗口,目光毫不避讳、直直的穿进另一座院子的一扇窗,眼里波光如朦胧烟雨,轻轻冷冷地。

    对面的窗严缝紧密,不留一丝痕迹。

    乔笙甩袖,窗口自动关上。

    他回到桌子旁,拿出一把琵琶。琵琶既普通却不凡,说它普通是因为这把琵琶既不是灵器也不是法宝,而不凡只因材料用得十分珍贵。

    它的好处便在于,不管灵气多暴虐,都很难损坏。

    乔笙抱着琵琶轻拢慢捻。

    他的面容淡淡,眉也垂眼也垂。

    琵琶声轻轻的传出去,缓缓的诉说着没缘由的惆怅。

    守在门口的两个侍卫绷着面无表情的一张脸,眼泪如突如汪洋大海般咆哮而出。

    客栈楼下,停脚吃食的客官怔怔然,热泪湿了满面,滴在白米上。

    青石道旁走过的人不由驻足。

    过了许久,琵琶声这才停歇。

    而客栈内不少男女老少这才回过神来,抹抹眼泪,他们相互望了一眼,都发现对方气色仿佛好了许多,就好像所有的抑郁与晦涩都随着眼泪的流去,而消失得一干二净般。

    守在乔笙门口的两个护卫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嚎啕大哭。在另外一个房间的几个侍女也是一抽一抽,小声的啜泣,眼泪根本停不下来。

    有些客人打开窗,看戏一般乐趣的看人。

    客栈的主人老汉听见了,耷拉着眼皮子,在桃花树下喝酒,也不管这许多。

    两个大男人哭得这般毫无姿态可言,不是发疯,而是有原因的,这原因便是来自其主人。

    自古以来,人之七情六欲便是最难以控制的东西,它存在于人心中,一念成神,一念成魔,其飘忽变化,让人无法揣测。

    乔笙无疑是个极好的主子,跟着他,不仅有灵石领有功法修炼,乔笙的琴音还让雪湖成为一片净土,跟在他身边,身心畅快,心无杂念,修为也不停提升。

    那是他们最开心的几年。

    乔笙修炼怒与恶两种情绪时,雪湖的侍者连走近他身边都承受不住那股威压,以及凶狠好斗的恶意,两股战战。

    好在,乔笙很少在雪湖修炼。

    不过他们的艰难路还没有走完,因为还要更厉害的考验还在后头。

    他们注定要和他们的主人一起,好好感受七情六欲的滋味。这也不失为一种心境历练,只不过历练的危险程度高了些。

    乔笙开始修炼哀与惧,这是一种极其负面的情绪。它让人失去信心,失去勇气,变得胆小而畏惧,恐慌与无助将人击倒,最终自己困死自己。

    修道者最恐怖的敌人往往都是自己本身。

    很少有人将自己泡在负面情绪里。毕竟身处深渊容易,但要能找到突破方式,从深渊爬起来,则是难上加难。

    而从深渊里爬起来的人,一般都不是平常人。

    乔笙整整阴郁了两年的面容,每过一个地方,都像阴云飘过,气压低得如黑水,没有一人高兴得起来。好在主子毕竟是主子,在今天,他们终于听见那琵琶声里恢复一点生机。

    伺候在他身旁的人都舒了一口气。这大哭,不仅仅是因为控制不住的缘故,更是因为——

    终于逃出生天了!

    ——

    桃花岛好像另处一方天地,世态安然,凡人生活有种返璞归真的质朴。

    乔笙对此地很有亲切感,心里如拨云见月般,突然涌现出一丝明亮的情感色彩来,如活水注入,有了一丝领悟。

    他也在考虑是否要在此地多待上几日。

    喜与爱,怒与恶,哀与惧,欲……七情,乔笙对喜与爱向来把握最深,而在修炼了后几种之后,他本人心性开始大变,以至于现在,修习喜与爱竟然觉得力不从心。

    他开始感到恐慌。

    轻轻擦拭脸颊,睫毛一抖,泪水便似断了线的珍珠般往下掉。乔笙头倚着床柱,努力面无表情,不让自己露出哀戚的神情。

    再这样下去,怕真要变成林黛玉了。

    窗户留有一条缝,一条黑影推开窗户,轻身跃进来。

    房间里面只有一豆灯火,照不亮方寸之地,昏暗灯影下,仙姿玉貌的公子蒙着哀愁,如烟如雾,气息淡淡的。

    白君眼眸沉沉,他走到床边,从乔笙身后沉默的抱住他。乔笙将脸贴在他宽阔强健的胸肌上,闭着眼睛,面无表情的流泪。

    每日夜里哀思最浓。

    日日生处泥沼之人该怎么办,是自残疯魔,亦或是抗不了自杀?乔笙不想堕落,只有流泪,排泄郁气。

    或许是他生性平和,修炼怒与恶时,过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