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三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藜心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弯下了脖颈,低垂了眸子,模样恭顺。

    回想起那双眼睛,她还是心惊肉跳。

    但是长时间在尊主身边侍奉的她,还是很快缓了回来。

    她不知道此人是什么身份,又该怎样称呼,但是恭敬一些总是没有错的。

    “公子,可需要奴家服侍您沐浴。”

    薛沉木然的看着藜心。

    藜心大着胆子,悄悄看了他一眼。

    赤红色的眼眸应该是要如同火焰般的灼热耀眼,可现在空洞洞的目光中是存在着死寂。

    “公子?”

    她又询问了声。

    莫不要是个呆子,她暗杵道。

    良久后,藜心只觉得自己膝盖都酸软了,那人才淡淡的开口道:

    “这里是哪儿。”

    薛沉的面容上看不清是什么神色。

    “这是——”

    不等藜心回答,裹着一身血衣,神态晦暗的他抬起了头,注视着藜心的眼睛。

    藜心莫名觉得这人给她的压力比尊主还大。

    她识趣的闭上了嘴。

    “是他带我来的。”

    他说得笃定。

    藜心觉得他是在说尊主。

    “不是要我这样的模样去见他吧。”

    薛沉移开了目光,重新闭上了双目。

    “去叫他来,他不会不来。”

    藜心应了声是。

    转身前还是忍不住好奇,再望了他一眼。

    这人好大的胆子。

    他怎么敢用这样命令的口吻去对待尊主。

    可能,他本来就和宗主关系不一般呢。

    她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与尊主几乎一样的眼睛。

    只不过他眸光灰暗,了无生机,就像是干涸了许久的枯井。

    幽深而空寂。

    不管如何说,这传话筒却让她这个无辜人给担任了。

    但愿尊主生气也不要连累到她身上。

    但是只是想想罢了,尊主的脾气,啧啧,希望自己留个全尸吧。

    藜心的身上直冒起了冷汗。

    ----------

    藜心又一次跪伏在尊主面前。

    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恭顺。

    “藜心,你说,是不是有一种人,就特别的命大呢。”

    藜心额头都被汗水打湿了,此刻她哪敢回话。

    尊主并非是在询问她的意见。

    “也是呢,如果是这个孩子的话,他本身的存在可就是个奇迹。”

    “似乎是在人间界里待久了,都不晓得尊敬长辈,竟然这么和我说话。”

    “不,在他们人族不是最讲究所谓的礼义廉耻么?”

    “不过,他这性子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了。”

    “走,我这就去看看他。”

    尊主瞟了眼跪伏着的藜心,一脸的嫌弃。

    “没用的东西,连点胆色都没有。”

    但他也只是骂了声。

    “滚出去。”

    藜心如蒙大赦,在尊主话音刚落后,就迫不及待的退了下去。

    看着尊主的脸上的不喜之情,藜心反而放心了。

    至少保住了条小命。

    她终于能抹了把汗,叹息道,这尊主身边真不是普通妖能待下去的。

    是不是要给自己找个下家?

    如果上天能给她这个机会的话。

    这个念头只是想想就被她抛之脑后了。

    谁能敢呢,除非尊主倒台了。

    -----------

    溯隐看到薛沉后,他已经换了一身素衣长衫,看起来像是一株青松般挺拔俊秀的少年。

    在一个炭盆里,原来的血衣被他烧成了灰烬。

    薛榕正给自己束起一根发带。

    他随意的打了个结,黑色的长带垂在脑后,没有凌乱刘海的遮掩,那青白的脸色尤为明显。

    “真是还活着?”

    溯隐仿佛见到一件稀世珍宝,带着猎奇的神色。

    “我开始确认过你死了呢”

    “我倒还愿意一死了之。”

    “不过,这上天却不收我。”

    薛沉凉凉道,他不喜欢溯隐,尤其是他看他的眼神,不过是精致点的死物。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呢?”

    溯隐忽然这么说。

    薛沉道,“我为什么要知道。”

    他答非所问,眼角眉梢带着雀跃的笑意。

    “我在想,云隐怎会生出你这样的孩子。”

    “你这个秉性倒是更让我喜欢。”

    溯隐的眼睛微微亮起。

    他笑颜妩媚动人。

    “你来做我的孩子罢。”

    “我正缺一个子嗣,而你是云隐的孩子,也算配得上。”

    他的声音充满了诱惑力。

    “只要你点头答应,我可就有你这么个继承人了。”

    “不要”

    薛沉回答的很干脆。

    这份干脆让溯隐皱了皱眉。

    “不好好想想?”

    他仿佛是没想到谁能拒绝他的要求。

    还是这么有诱惑的。

    成为他的继承人,那可就是魔域未来的主人。

    溯隐不相信不知道这个。

    “你以为人人与你想的一般”薛沉嘲笑着他。

    “可偏偏我就不愿。”

    此时薛沉弯起了唇角,勾出一抹笑意。

    “生气了吗?那杀了我啊。”

    溯隐久久不作答。

    他上上下下将薛沉打量了遍。

    然后真的在沉思这个可能。

    “现在我不杀你。”

    溯隐道。

    “我娘亲死了。”

    薛沉仿佛在故意激怒溯隐。

    “她在我七岁时便死了,对了,是和那个我该叫父亲的人一起死的。”

    他看到溯隐收回了所有的笑意。

    如果他眼神中的冰冷的刀刃能化作实体,那薛沉早就被凌迟了。

    可他只是一只手紧紧的握住了拳头。

    他是还在压抑着什么呢?

    薛沉想不通。

    那就不去想吧。

    薛沉又笑了笑。

    “舅舅,你让我去见见娘亲吧。”

    他第一次这么叫溯隐,却是在找死。

    “真的,我想她了。”

    “世间太苦了,沉儿早就受不住,可自尽了上天不想收我,就只有舅舅可以了吧。”

    他甚至讨好般的哀求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