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九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穹山宗,玄襄峰大殿内。

    “此事当真?!”

    一中年修士面色阴沉,保养极好几乎看不见松弛的脸此刻却青筋根根暴起,他紧紧攥住手中瓷白色的杯盏,顷刻间也化作了粉末,让人不禁胆战心惊。

    前来报信的玄襄峰弟子哆哆嗦嗦,不敢不回应,生怕自己落得和这瓷杯一般的下场。

    “是,师叔,前线报来的确是说薛峰主等人已剿灭了魇兽,现在正在回宗门的路上了。”

    “哼,宁无玦还真养了一个好徒弟。”

    隆恒的面色更是难看了几分。

    “师叔,那薛峰主回来还有几日,要不?”这弟子做了个斩草除根的动作。

    他作此举动无非是为了讨好隆恒长老。

    却没想隆恒大笑了一声,一拂袖将这弟子振退了好几步。

    “愚蠢,愚蠢!我玄襄峰怎么出了你这个蠢猪!”

    “现在全峰上下,除了老夫,谁的修为能与那孽障相当,更别说如此关头,谁要敢动他,宗主也饶不了他。”

    “别当我看不出来,宗主早就有维护他的意思了,哼,都是宁无玦,宁无玦!他就算是死了有不肯放过我!死了都要他徒弟来恶心我!”

    “宁无玦你当真是好算计,暗中早就拉到了宗主作你御仙峰的靠山,难怪我本要将你御仙峰的根基彻底摧毁,却暗中总有力量维护你等,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隆恒一双眼睛血丝密布,仿佛疯魔了一般,不停的喃喃自语。

    这弟子没想到隆恒此时神色更加骇人,又听到了关于宗门上层的一些隐秘,吓得面容毫无血色。

    “师叔......弟子,弟子现行告退!”

    慌不择路下,他没等华隆回话便跌跌撞撞跑了出去。

    转身之时,他却没看见华隆淬了毒一般怨恨的眼神。

    --------

    举贤峰道宫内殿中。

    “高林师叔,薛榕他当真将魇兽给除去了?”

    落融彬刚刚出关,见两个小弟子兴致勃勃谈论着什么本来并不在意,但他五感敏锐,在听见薛峰主,薛榕,打倒魇兽这些字眼后,立刻反应就是不可置信。

    所以第一时间就去找到了高林长老。

    没想到高林长老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壶仙酿,自顾自喝着,可见心情极好。

    见到落融彬气势恢宏走来,直接一屁股坐下,半点礼仪都不讲,甚至还夺过了他端在手里的酒杯,劈头盖脸就问了这件事。

    高林长老早就习惯落融彬这般骄纵无理的个性,也没说他什么不是,只是他没想到自己师侄怎么忽然对御仙峰感兴趣起来了。

    “这事自然是真的”高林长老红光满面,不知道是高兴的还是酒喝了太多的缘故。

    落融彬从不饮酒,他嫌弃的在鼻子便挥了挥,不满道:“师叔这身酒气,真是呛死我了。”

    “哈哈,要来一杯吗,彬儿,不会喝酒可不算是个男人啊。”

    “说正事,说正事”

    他眼里还有疑惑,“薛榕怎么能剿灭了魇兽?不是说这头魇兽有千年修为,堪比元婴中期,但薛榕他却只刚刚步入元婴罢了,更别说妖兽天生要比修士强悍上几分。”

    高林长老眯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