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七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若是旁人,现下应该作何感想?

    试想一下,从小抚育成人的徒弟,因天资出众而被寄予厚望的徒弟,在某一天居然被揭露出来他是身为半魔之躯。

    何等可笑,何等荒诞。

    若是旁人,无非不过两个抉择。

    前者念及旧情,则只当这徒弟从不存在,自此驱逐。

    后者不堪羞耻,愤而清理门户。

    薛榕自是知道前因后果,在看到墨发赤眸,神态阴沉浑噩的薛沉后,他反而由自内心的平静下来。

    从得知薛沉真身后他便一直筹划至今,他的计划从今为止,也终于落幕。

    他看向薛沉,与他四目相对。

    这般平淡的眼神让尚未清醒的薛沉感觉到一种难言的熟悉。

    这让他原本要扑向那人,继续吸取魂魄精元的动作顿了一顿。

    “沉儿。”

    那人清晰的声音仿佛破开了他混沌的大脑。

    他双瞳猛地一缩,赤红颜色居然刹那间褪了个干净。

    他迟疑的望着自己的双手,然后过了十几息,他想起来了,他想起自己如何一口一口将魇兽魂魄吸食入自己体内,那魂灵有着难言的滋味,他身体中每一滴血液都狂热般渴求着,这比他从前食用的珍馐玉盘更要美味。

    如同上瘾,或者说,这魂魄精元本该便是他的食物一般。

    可是......可是以魂灵为食的,那还是人吗?

    随后,又一段从他灵魂深处涌现而来的一段传承记忆几乎就要将他淹没。

    魔域王族......王姬云隐......血脉......半魔血脉

    从头至尾,他从来不是常人。

    是他那半疯半痴的娘亲在他出生之际便在他神魂中下了封印,让他维持了这人类之躯十数载,直到他如今成年时候,又恰逢魇兽吞噬的契机,终于才破开封印。

    谁能想到,只有出众美貌,却手无缚鸡之力的娘亲却是魔域王族的王姬,如今魔域尊主的胞姐?!

    只是,这记忆的震撼无论如何也比不过来人一个清清淡淡的眼神。

    薛沉比之从前更为慌措,可他如鲠在喉,现下这光景,他能说什么好。

    “沉儿......”只听薛榕轻轻叫了他一声。

    “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薛榕的神态太过平和,却让薛沉更加无措。

    “师尊......您说什么呀,师尊,除了御仙峰,除了您身边,沉儿还能去哪里......”

    “沉儿,回你该回的地方去。”

    薛沉喉咙动了动,声音带了一丝微弱的颤抖。

    “师尊......”

    薛榕走近他,看着他微红的眼眶,他的眼里竟急出了泪意。

    “别哭,沉儿。”

    薛榕仿佛也在哀伤的叹息,他手掌抚上他头顶,那泼墨般的发丝稍显凌乱,薛榕慢慢为他梳理整齐。

    “你本便不该认我为师,不该拜入御仙峰。”

    “沉儿,如今你还不懂吗,我已经是放你一马。”

    他清淡的声音带了一股刺骨的冷冽。

    “否则,早在收徒大典那日我便亲手了结了你。”

    薛榕为他挽好了发髻,冰冷的手指却也在他脖颈处轻轻滑过。

    薛沉的身子彻底僵硬住了。

    他许久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师尊是......早就知道了,早知道徒儿并非人族......”

    薛榕颔首。

    “师尊是什么时候,是,是在收徒大典上,但师尊如何得知?”

    “先师宁峰主曾予我卜卦,卦象言我命中有一劫,这一劫难之主乃是一名为薛沉的魔族。”

    “怪......不得,怪不得师尊。”

    “谁让我偏偏抽出个沉字!”

    薛沉终于恍然大悟,为什么当自己名为沉字时,师尊的脸色会那么难看,为什么之后师尊对自己的态度如此古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