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往事已过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夜暗,無月。

    星闪,穹顶璀璨如缀。

    無际海,一处偏偶的断崖上。

    确切的说是半崖上。

    崖畔一尺宽的石阶顺着山势,蜿蜒而下。延伸到二三十丈处的一片石坪上。

    两老一少在半崖石坪上的庭院里,品茶观星。

    夜风温凉,扑带着海腥味在四周飘过。院落中有回廊岛上很是稀少的瑰树。

    树的坐相倒是没什么特殊,这种瑰树不是很高大,一丈多些,几十年的生长也不过碗口大小的粗细。

    外表也是在普通不过,唯一的就是它会发出一种很清新的香味,很浓郁。由其是在夜下,尤为浓重。使得整个小院都侵进在这这种闻着使人清明的清香里。

    小院是在山崖的一处四五丈大小突起的石坪上筑造的,离着崖顶还有二三十几丈的距离。下面就是不见其底的深渊。旁边有空心的竹筒引来山缝里的山水。

    靠崖壁一边的茅屋有一大半是镶凹在山壁里面,还有一个稍小些茅草屋,看样子刚刚搭建不长时间。此时三人正在煮水论茶。

    其实冬寒只是个喝客,说白了就是人家乐在其中,冬寒就是蹭人家的茶水喝。

    从头到尾就是看着他们,风仙道骨的冲洗侵泡,再来回的择碗换杯,看着好不麻烦。不过都是由那两位讨茶论道的老人家自己操作。

    这些虽然看似简单,可内中的说道却是繁琐趋杂。

    眺过前边的矮山,平静的無际海,在夜色下蛰伏平静。这是一处绝佳的望海处,也不知两位老人家是怎么发现的。

    崖坪上安全,幽静。世人难见倒也是难得的幽居之处。

    就在两个月前。

    冬寒在矿洞里退了出来后,就想要给日月帮来点实惠的。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冬寒感觉到了两股熟悉人的气息传来。

    很确切的说,是熟悉的功法,那边来了两个老者。一个冬寒不认识,但他身上的有种功法很熟悉。还有一个老者也不是太熟悉,不过还是认识的。甚至于他对冬寒还有些恩情。

    两人来到近前,日月帮的那些人全都弯腰见礼,不熟的那个老者一摆手。

    〝说说这是怎么回事?不许有半句虚假,否则你们今天就没救了!〞

    老人家面色稍有些黑,布衣随意,看不到兵器,目光也是有些冰冷,看着眼前的那些帮众。

    段海刚要讲述一下经过,只见一个精瘦的老者抢着开口道:〝庞老是这么回事。〞他接着把事情的大概经过说了一下。

    不过里边却是多了一些他自己加进去的料。本来是他们不对在前,叫他这么一说倒是好象大家是公平比斗一般。

    冬寒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那个瘦老者。春六一声大呵:〝姓姬的,看来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应该是你了,你这付倒翻的好嘴皮子,还真是能说会道,黑白颠倒啊?〞

    那人阴历的看了一眼春六,〝顾老六,事实就是这样,是你们不敌在先。又不知在那里找来一个帮手,趁着我日月帮的长老内力不济在突起偷袭,还打伤了我们十几号帮众。〞

    〝你…你…?〞

    春六嘴角一阵抽搐,连下面的话都有些说不出来。用手抖动着指着那个姓姬的老者。

    冬寒回头一摆手,〝顾大哥不用在费口舌,让他说完,静等结果就是了。〞

    冬寒很是玩味的转过头来看向那个说话的瘦老头,〝你继续说。〞

    〝想必你就是那个帮凶了?你不但打伤人,还提出那么多不切实际的要求来。你这是藐视我们日月帮,而且是仗着四海商会来欺压我们。还仗着自己的本事了得,来挑畔日月帮在回廊岛的威望,你是何居心?〞

    〝嗯,说的有些道理,还有吗?〞

    〝你﹑你…狂妄之极,今天我就……〞他还要往下说,那老者一摆手,看向那个阴历的中年人。

    〝他说的是实话?〞

    〝嗯,基本属实。〞

    〝那就是说,这事不是他说的那样了?〞

    〝有一些出入。〞

    〝唉…!〞

    〝阿峰啊,当年你父亲离开时,把你托付给老夫,老夫对你也是非常的看好。不想你今天说出这样模棱两可的话来。实在是有些叫我汗颜寒心啊!〞

    〝难道你身为一帮之主,你不能判断出事情的真像吗?那样你怎么带领几千帮众安存于回廊岛!?〞

    那人有些窘色,头微低,很是畏惧这位庞老,也看得出是比较尊敬。

    〝我要知道的是,事实真像?从头说来?〞

    老者显然是气得不轻,在来路上。很远就能感应到了眼前这个少年的不同。

    而且还有一种熟悉的东西,那是一种修炼相同功法的联系。而身边的清瘦老者是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