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49章 嬴政静养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既然是静养自然要安静,一众人退出大殿是必然的,我呆滞望着被抬起的嬴政安放卧榻的场景,一时身子瘫软到难以从心去跪守他身旁。

    “公子,李洪口出狂言,服侍皇上这么多年却咒皇上沁毒而死、实在是居心否侧,请公子将他绳之以法、以免祸害着皇上的圣驾康体。”蔺继相义正言辞地请命胡亥。

    说是请命,自然是命令的意思,胡亥看看因为突然失声而狂躁的嬴政_这会儿他的两大掌控者只剩一人发言、他自然得惟命是从了,而在嬴政没有明确指示的情况下、蔺继相跟胡亥共同通过的决定自然是无可辩驳的,故而李洪被拖下去的时候除了我、没有再受到任何阻拦。

    “李洪是皇上的亲随御医,没有皇上的旨意,任何人不能动他!”我摸爬着移动身子,以身拦住李洪被架出去的道路。

    料到我会阻拦,也知道我一人的阻拦起不了什么决定性的作用,所以蔺继相动也不动、只是安然看着大殿中的这一切。

    “他咒皇上死、其心歹毒、罪不容恕,皇上眼下需要静养、下不得制命,然而此等祸国殃民、谋逆圣主的人容不得,请溪夫人莫要趟这趟浑水,万一皇上因此有个好歹、您说可如何是好啊?”

    蔺继相在威胁我,他在问我可愿意拿嬴政的性命安危去保下一个御医李洪,可是胡亥已经被他掌控了,若是我再无能为力、那这局面就完全是他一人说了算了。

    “他即便是有错也该有皇上去处置,你们不能逾越皇权、随意替皇上做决定,何况皇上的疾病岂能是汤御医一人说了算的,若是李洪的诊断是对的,那谋害皇上的可就另有其人了。”我横眉看向蔺继相,继而又给了胡亥一个凛冽的眼神。

    说好在巡行途中不能对嬴政不利的,看来蔺继相为了自保是要违反约定了,虽然不想蔺继相被嬴政千刀万剐、可是嬴政不能就这么没了,我要保护他、至少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死了。

    一生驰骋主权之上。而今沦落敌人之手,他心里该有多大的怨气和不甘啊!

    “皇上的身子一直都是李洪照料的,此前从未说过有毒性沁体、而今皇上突然说不出话来了他说皇上是因为毒性才如此的,您信他吗?”蔺继相冷笑一声。拿定了主意要对嬴政忠心耿耿、保养他身子周全的李洪下狠手,迫使他离开嬴政:“如此大逆不道、满口胡言乱语之人,他不死、天下人都不愿。”

    胡亥本就不信我的话、甚至会因为我的言说而背离真相、加之蔺继相说的似乎头头是道、大义凛然,这会儿他算是断定李洪对嬴政不忠了。

    “来人,拖下去斩首!”胡亥下令。

    被洛葱搀扶着的我鼓起一口气再去阻拦绕过我的内监们。但是嬴政因为激动而滚落床榻的声响牵动了我所有的心神,我惊呼着折身前去扶他,不过这次还没有碰触到嬴政、我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