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9|139.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法官将一个陌生的女人带到了段西楼的面前。

    他和杜雪落(孙俪饰)结婚了。

    他甚至都无法再得到沈初钰的消息,他只知道他被带到了另一个城市去了。

    段西楼在强迫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一个喜欢杜雪落的男人,一个正常的拥有夫、妻生活的男人,只为了杜雪落每月一次的病情报告中能把他描绘得正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这一日,他独自在书房在老旧的唱片机里放入了一张黑胶唱片,里面传出著名歌曲蝴蝶那妖娆的女声,幽幽地、柔情地。

    杜雪落不知道何时已经站在了门口,她是一个神情冷漠的女人,结婚至今从未笑过,虽然此刻她肚子里已经怀了段西楼的骨肉,但是也不曾见到她脸上出现过任何喜悦的笑颜。

    这是一对貌合神离却互相依存的夫妻。

    她推开书房的门,这让段西楼很诧异,因为她从不会主动找他,只有他会主动去关怀她。

    杜雪落穿着高开叉的旗袍,那双冷漠的眼神对上段西楼那略带诧异的眼眸。

    这部剧里最主要的三个人,性格都是如出一辙的冷漠和沉闷。

    她一点点走进段西楼身边,然后用那双秋水般冰冷的眼睛看着段西楼,“你想知道沈初钰去哪里了吗?”

    段西楼眼中顿时闪烁着复杂和诧异的光芒,他一只手楼主杜雪落的腰际,将她拉进自己,凑在她耳边声音低下说道:“你是在试探我?”

    杜雪落将他的手从自己腰际上掰开,她知道段西楼最擅长这种看似温情的手段,可是只有他们两人知道,他们根本没表面看起来那么亲密,她靠在桌子上,打量着他,“我有那么无聊?我只问你想不想知道,这不会影响到你这个月的病情考评。”

    “我想知道。”

    杜雪落唇边忽然淡出一个很复杂的笑容,似乎有些无可奈何也有着早就料到的情绪,她虽然始终僵着脸,但是你可以看到一些微表情在她的脸上,可以感受到她也有着十分复杂的内心,“你应该知道,他当初选择了接受治疗。”

    段西楼没有回答,他知道的。

    杜雪落走向窗口,看着下面烟雨蒙蒙的细雨,“接受治疗,你知道是什么样的治疗吗?”

    “我知道是化学治疗法,具体的我不是太了解。”

    “注射雌性激素。”杜雪落说到这句话的时候,语调有着细微的变化,仿佛是悲悯一般,“注射雌性激素的另一个解释为化学阉割,目的在于抑制性、欲。”

    段西楼僵直地看着杜雪落,眼神有些无措,他想到了此刻沈初钰正在遭受的折磨。

    杜雪落依旧是咬着嘴唇说道:“这是一种十分残忍和痛苦的手段,是从英国传来的,成功伟大的数学家图灵就曾被使用这种化学阉割方式,最后他忍受不了这种折磨自杀了。被注射者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胡须、体毛脱落,出现□□,声音变细,甚至生、殖、系统萎缩,喉结消失等。”

    随后,杜雪落猛然转身,她在哭,表情带着悲痛和愤怒,“你知道这对于他这样自尊心极强的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吗?”

    “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杜雪落眼中充满着怨怼,“他是我哥哥!说实话有时候我真的很恨你,要不是你,我哥哥或许依旧孤身一人,即使不成家没有后代,至少他不会受到这样的折磨!”

    段西楼似乎失去了语言的能力,说实话,结婚这些年来他时时刻刻脑子里都是沈初钰此刻身处的困境和受到的折磨,他了解沈初钰,他那般风骨清高的人,怎么受得了这样的折磨,这比*折磨更多的是一种精神上的挫骨扬灰。

    但是,他毫无办法。他连劝他都不行,因为他根本见不到他。

    可是杜雪落今天这番言语,让他忽然意识到,原来化学治疗法比他想象中还要可怕和折磨。

    段西楼忘了杜雪落是怎么离开的,他也忘了时间是怎么过去的,他只知道他在书房内从日出一直坐到了日落,直到夜风凉飕飕地钻进窗内。

    直到窗外那一轮和沈初钰眼神一样清冷的冷月挂上之后,他才知道时间已经深夜了,他离开书房走下楼梯,光亮的牛皮鞋在木质地板上发出响亮的声音。

    他回到了卧室,推开门,淡淡的烛火还亮着,杜雪落背对着光线窝在书桌旁,似乎在写信。

    他走过去,走到杜雪落身后,缓缓开口,“初钰说他有一个异姓的亲妹妹,就是你吗?”

    杜雪落停下手中的钢笔,她的头发被一丝不苟地盘在脑后,用一根珠花簪子插着。她的肌肤如雪般滑绸,在灯光下仿佛浓醇的牛奶,她转头看向段西楼,“是我,你是来问我哥哥现在在哪里吗?”

    “我是有此意。”

    杜雪落冷冷看着他,“你别害他了,你害他害得还不够吗?你害他跳进了你的火坑,现在你好好地活着,而我哥哥每天都在接受着无尽的折磨。现在如果被警局知道你去找他,你是想和我哥哥一起死吗?”

    段西楼带着死寂一般的眼神看着杜雪落,他反问道:“你觉得我好吗?我每天走过门口那座桥的时候,我都想跳下去,支撑着我活到现在的原因是我还不知道他在哪,他过得好不好。”

    他眼角尽是冰冷的戏谑,“你觉得我每天和你吃在一起、睡在一起、生活在一起,每天佯装关心你,关心你肚子里的孩子,这是真的我吗?我每天如行尸走肉般活着,只因为我想再见到他,我每次和你上床之后,我都想从那座桥上跳下去,那是一种浑身无力的痛苦。”

    段西楼走到杜雪落身边,一把拿过她正在桌子上写着的信,拿起来看道:“我不是针对你,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并不像你看起来活得那么好那么舒服。”

    他看到那封信的发往地址是樊城,“沈初钰在樊城是吗?”

    杜雪落不说话,死死盯着他,“我警告你,段西楼,你别去骚扰我哥哥,你会害你自己和他进入万劫不复的深渊的。”

    段西楼则是冰冷地调侃道:“你错了,我和他现在就在深渊里,谁都爬不出去了。”

    说完,他捏着信纸转身就离开了,心里只有一句话——

    沈初钰,你等我。

    ****

    段西楼起身去樊城了,只是他没想到杜雪落会跟着他。

    “你可以不搀和这趟浑水的。”

    “如果我不去,你就真的解释不清楚了,如果我去了,至少还能解释是我想去樊城玩让你陪我去的。”

    段西楼那双细细长长的眼睛瞥了眼杜雪落,“谢谢你。”

    “不用谢,我不是为了你,是为了我哥。”

    樊城离上海太远了,他们需要经过遥远的路途,七天七夜的火车才行。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