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末世重生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顾孝羽足足愣神了好一会,还是觉得自己在做梦,虽然他咬了舌头一下,还是能感觉到痛的,可是他明明已经死了,那镜子里面那个面庞朝气十足,嘴角边还残留牙膏泡沫的人是谁?

    顾孝羽愣愣的撩起一把水扑在脸上,冰凉感觉瞬间让他清醒了一些,他死了,却又活了。

    顾孝羽抬手摸了摸额头上包着的白色纱布,上面隐约透着点血渍,他似乎想起来从小到大唯一一次额头受伤就是因为他在拿到高中毕业证那天喝多了酒,迷糊中好像撞到桌子的边角,本来酒醉的他在痛感的刺激下清醒了许多,头上包的纱布还是他自己包的,厚厚的一层纱布眼看着就要从头顶掉下来的样子,轻轻按压沾染血迹的地方,还隐约有些痛感。

    十九岁,这是他拿到高中毕业证的第二天啊,顾孝羽是农村孩子,从小就比较笨,而且用村子里所有认识他的人的话来说,他命不好,他妈妈生他的时候难产死了,爸爸在他三岁的时候出了车祸,也死了,还好有爷爷奶奶带着,伯伯姑姑对他也还算不错,虽然家里都是比较困难的那种,但是偶尔也会接济下,风雨无阻的长到十八岁,要高考了,家里失火奶奶葬身火海了,爷爷受不住打击心脏病发也跟着去了,因为接连的丧事他错过了高考,所以别人高中毕业有十六岁的,有十七岁和十八岁的,而他却是十九岁。

    爷爷奶奶的去世虽然说和他没什么关系,但是也不知道风言风语从哪里传出来的,顾孝羽命硬,专克亲近之人,这样的话从不间断的被他听在耳里,刚开始只是背后的闲言碎语,慢慢的连他姑姑伯伯都开始疏远他了,顾孝羽越来越沉默,越来越压抑,昨天领了高中毕业证,干脆一个人买了酒喝的大醉。

    回忆一点点充斥着脑海,对于他来说十九岁已经离他太遥远了,眼前的一切看着都是那么陌生,他现在应该是二十二岁,三年,嘴里的薄荷味让他忍不住落了泪,末世三年的死亡居然让他又活了过来。

    顾孝羽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猛地嚎啕大哭起来,他想起了死去的爷爷奶奶,想起了十八岁到十九岁这一年中自己所受的委屈,亲人的离去和疏离,让当年的他一度觉得自己有自闭症,他不敢和别人说话,不想和别人说话,而在这些已经模糊的记忆渐渐变清晰的时候,他又想起了那个男人,为了救他而死去的男人,那个说爱着他的男人。

    顾孝羽擦了脸躺在床上,头有些疼,不知道是因为昨天晚上撞的,还是因为重生后遗症,脑子里模糊的想着要为末世的到来做什么样的准备,迷迷糊糊的便又睡了过去。

    “植物进化系统已启动。”顾孝羽脑子里响起一个机械感的声音,不过睡着的他并没有听到。

    “孝羽,在家吗?”外面传来了呼唤声,顾孝羽猛地睁开眼睛,满眼的冰冷戒备,然而睁开眼的瞬间怔愣了一下,眼里的戒备散去,现在并不是末世。

    “孝羽,孝羽?”顾孝羽听着外面的声音,眼里的寒意怎么也藏不住了,这是自己的大伯,顾孝羽不由得想起上一世发生的事情,大伯和姑姑的到来让他失去了唯一的容身之处,父亲去世之后爷爷奶奶就从他们自己住的地方搬到了他的家里照顾他,然而奶奶去世的时候,一片大火连带着他的家也烧个精光,后来他搬到了爷爷奶奶以前住的地方,刚开始大伯他们还颇为照顾自己,只是后来却把自己赶了出去,如果他没记错,应该就是今天。

    顾孝羽听见了开门声,闭了闭眼睛终于从一个房间走了出来,“有事么?”顾孝羽一副颓废的模样打开门冲外面的两男两女说着话,大伯,大伯母,姑姑,姑父,如果说这些亲人当中他还想承认谁的话,那也只有那个比自己还穷的叔叔了。

    他虽然没什么钱也比那个叔叔好点,叔叔因为学人做生意赔了钱,外债就欠了很多,爷爷奶奶死后没几天,婶婶更是抛夫弃子和人跑了,叔叔虽然穷,但是人还不错,对唯一的儿子还有自己这个侄子都还算过得去,只是这两年生活压力太大,性格变得有些扭曲,人也越来越阴沉了。

    “孝羽,昨天拿了毕业证了吧?我记得你之前说过高考之后,不上大学了没错吧?”顾孝羽的大伯作为代表一般,往前走了一步,其他三人却停留在原地。

    顾孝羽看着眼前笑眯眯的中年男人,不舒服的皱了皱眉头,虽然知道他们今天来这儿就是为了赶走自己,虽然他现在早就对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