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蚀骨宠爱之荤夫入侵_分节阅读_18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离不开玉珞了。

    这几天他一直想着把玉珞从自己的生活和脑海里扔出去,然而,他却没有一刻能放下玉珞的,每次想着浦海洋和莫亦扬去看玉珞,他就有想杀人的冲动。

    玉珞何尝不是在想他,他的话她当然听得懂,他刚刚的笑容,她当然看得真真切切。可是,她还是心有余悸的说:“可是,我还在念书。”

    “那就先休学,以后再念。”

    两人还在尴尬中,就谈着他们的生活,好像是过了多年的夫妻在过日子一样。那种默契无人能敌。

    “不行。我得上学。”玉珞干巴利脆的说。

    “那好,也由你。”慎陈风像一个听话的小丈夫一样应她。

    这回玉珞再没有说话,而是看一会儿窗外,低一会儿头。

    车子很快平稳的驶入慎陈风的别墅里,慎陈风给玉珞打开车门,一把拉着她的手一起走进别墅里。

    玉珞的脚下有些迟钝,但似乎慎陈风不允许她考虑。

    再次回到这里,玉珞本来是有些紧张,但慎陈风的举动,让她如同回家一样。

    “你饿了吗?今天我给你做饭。”慎陈风放开玉珞的手,一边朝厨房走去,一边挽着袖子。

    “你要做饭?!”玉珞傻愣愣的看着慎陈风的背影大惊小怪起来。

    “这不是在学吗?”慎陈风说着没有回头,走进厨房,他对李嫂说:“准备好了吗?”

    “慎先生,已经准备好了。”李嫂笑眯眯的回他。

    玉珞跟着走到厨房,李嫂看见她后笑着向她问好,又说:“慎先生说要给你包包子吃呢。”

    玉珞嘴角抽了一下,差点以为自己玄幻了呢,但她却真实的看到了在厨房里沾着面手的慎陈风正在和李嫂学怎么包包子。

    “我怕像你第一次做饭那样吃不成,所以让李嫂帮着和面和拌馅了,以后我会慢慢学的。”

    玉珞半响没有说话,她在心里问自己,这是那个欺负他的慎陈风吗?这明明就是一个过日子的好丈夫嘛。玉珞顿了好一会儿才冷不丁的问了一句:“为什么?”

    慎陈风没有回她。那天听浦海洋回来告诉他说玉珞给莫亦扬做饭了,他就后悔让玉珞学会了做饭。

    早知道玉珞也会为别的男人做饭,打死他都不会让玉珞去学做菜的。

    包子包的很难看,放在笼屉上蒸了之后,出锅的包子更是惨不忍睹,有几个李嫂示范包的和慎陈风包的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区别。

    但慎陈风霸道的只允许玉珞吃他包的丑包子。玉珞的心里满满的,吃的很香,她想哭,但却笑着。

    “玉珞,以后除了在这间厨房做饭,除了做饭给我吃,谁都不许吃你做的饭!”

    “嗯?”玉珞抬眸,看着慎陈风无比认真的脸,她不是想嗯一遍的,只是因为慎陈风每次说的话都太过惊人,她真的怕她听错了。

    其实玉珞还想问他:那么你会做饭给别的女孩吃吗?但是,玉珞哪里敢问?

    “我也一样,以后只会再这件厨房里做饭。”

    “嗯?”玉珞又抬了一下眉,她眨了一下眼睛,傻傻的模样。

    “快吃吧。”

    玉珞抿了一下唇,应答道:“噢。”她浅浅的咬了一口包子,她多想问他,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刚刚的话是说着玩的吗?

    然而,玉珞哪里敢问?即便是慎陈风说出来逗她玩的,她也不敢质问不是吗?

    饭后,医院里的那位妇科主任来了,玉珞垂放在大腿两侧的手抓紧了裙子。

    阴晴不定的慎陈风真的会对她那么好吗?如果真的怀孕了该怎么办呢?是该选择慎陈风和孩子?还是该选择学业?那么慎陈风把她留在身边,她又该是什么角色呢?

    ------题外话------

    求收藏求评论,美妞们加点油吧。

    ☆、第34章 宠爱

    玉珞站在浴室的门口,看着大床上的男人,那是一个妖孽,绝对是,要不然怎么把她迷得三魂丢了气魄?

    “过来。”慎陈风放下手里的书,将身子坐直,眼睛也是直直的,盯着浴室门口的出水芙蓉一眨不眨眼。

    玉珞迈着小步,抿着粉唇,前段时间,她每次从浴室里出来,这个男人都在床上等他,而每次都没有像今天这样,放下书直愣愣的朝她喊,让她过去。

    “啊!”刚走到床边的玉珞,还没有看清,就被一只大手给拉进了床上那个男人的怀中。

    “小妖精,你是不是真的会法术啊!”

    “嗯?”玉珞傻兮兮的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

    不料,男人二话不说,附身就吻她,玉珞急了,双手用力推着男人,将头用力偏过一边,“头发还湿的,弄湿被子了。”

    “没事,湿就湿了吧。”

    “可是,这个被子太大,我洗不动。”玉珞急忙说,这个被子今天才换的,怎么也得过两天再洗吧?天天洗,想累死她吗?

    慎陈风瞪着玉珞,狠狠的在玉珞的嘴上咬了一口,玉珞吃痛,嘴里立刻就尝到了血腥的味道,她用手探去,手指上尽然有血!

    “你!你干嘛咬我!”玉珞生气了,嘴撅起来,眼睛里闪烁着泪光,这个男人果然是一个神经病,一会儿晴一会儿阴的。

    “这是给你的惩罚!”

    “惩罚?我怎么惹你了?”玉珞委屈啊,她就像一个玩偶一样,他什么时候想把她抓来,就抓来了,还惩罚她?!

    “我说话以后认真听!不许再嗯!”

    就为这个?那是她愿意嗯那一声吗?还不是因为他阴晴不定,她吃惊吗?

    “第二!不许给浦海洋去告状说我欺负你!”

    “第二?连第一还没说就来第二?”玉珞心里嘀咕,还有!她什么时候给浦海洋告状了?这个男人真的有病吧?而且病入膏盲了?都开始胡言乱语了?

    “浦海洋来求我,让你以后不要干重活儿了,你说!这不是你给他告状是什么?”慎陈风捏着玉珞的下巴,咬着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