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蚀骨宠爱之荤夫入侵_分节阅读_15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把将她拉住。

    玉珞在慎陈风的大手掌里继续后退,直至退到墙上,墙壁的冰冷透过薄薄的衣衫将寒气渗入玉珞的后背,而眼前看去,就是慎陈风带给的寒冷。

    “你,你要干嘛?我……”玉珞想说喊人的,却发现寂寞而空聊的夜色下,除了霓虹嚣张,再就是慎陈风的霸道,此时她好像处在了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状态之下。

    “你不是说我和浦海洋合谋在陷害你吗?那我又怎么会放你走?”

    “卑鄙!”玉珞瞪着慎陈风心中害怕,但却有股宁死不屈的劲在心口叫嚣,她冲着慎陈风骂道:“无耻小人!”

    ------题外话------

    求收藏啊。

    ☆、第28章 没底气的逐客令

    慎陈风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玉珞骂她的表情明明该生气的,却有种心疼,因为她着实看见玉珞在生气在害怕。

    于是,慎陈风不再和她一般计较,打横抱起玉珞就走。

    “你干嘛?放我下来!流氓!”玉珞被突然抱起,真的是吓了一跳,她不由得搂上慎陈风的脖子后,又腾出一只手打在慎陈风的硬邦邦的胸口上。

    “再骂我流氓,我真流氓给你看!”慎陈风瞪着怀里的小丫头,冷不丁的一句。

    玉珞在半空中的手不敢往下打了,也不敢骂了,只是撅着嘴说:“你爸放了我,你不能言而无信!”

    “再说话我把你扔下去!”慎陈风说着要摔玉珞,玉珞顿在空中的那只手赶快抱紧了慎陈风,慎陈风心里一紧,有些小开心。

    玉珞依旧撅着嘴,“你放我下去!”

    慎陈风瞪了她一眼,好像在警告她,再多嘴说话,真的会扔她下去。

    “我死也不回你家了!”玉珞哪里看得动慎陈风的眼神,也忘了慎陈风刚刚的那句警告她的话。

    可是,玉珞喋喋不休的说,慎陈风依旧没有舍得将她扔下去,因为从医院出来走到这里,玉珞也没少走路,慎陈风看着她穿着的小高跟,心里担心她的脚会不会疼?脚上会不会起泡?

    慎陈风抱着玉珞就像抱着一只没膘的小羊,很轻,慎陈风心里一直在想:这个丫头,在他那的时候,每天也不少吃,肉都长到哪里去了?

    很快到了车前,慎陈风将玉珞扔在副驾上,玉珞抵着车门,“我不和你走,你放我回去!”

    “再多嘴我在车上收拾你!”慎陈风不给玉珞说话是时间,将车门关上,回到驾驶座上的慎陈风见玉珞抱着双臂,脸色通红,他心里痒痒的,但也美美的。

    他附身过去,玉珞双手抵住他的胸口,惊惊慌失色的道:“你干嘛?!”

    慎陈风瞪着她,看见她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在昏暗的车里瞪得很大,白仁亮晶晶的,而黑色的瞳仁中也是水灵灵的。他没有理会她,而是将安全带拉过来给玉珞系上后,回身到驾驶座上将车开走。

    玉珞抿着唇,刚刚真的是太激动了,反应大了一点儿,现在到有点儿不好意思了,慎陈风一言不语,只是看着前方的路,貌似心中有所想。

    车子驶向的方向不是出城,而去市区家的方向,玉珞看着路,这个方向还貌似去她家的方向。

    半晌,玉珞岔过头,淡黄色带着些昏暗的光线下,慎陈风的轮廓很立体,散发着淡淡的男人魅力,而那份冷峻、孤傲更加摄人心脾,他总是有种让人无法抗拒的深深的魔力。

    如果他们之间没有深仇大恨,这个男人,玉珞一定会爱上他的,然而现在,她却不敢去奢望这样优秀的男人。

    果然,慎陈风的车驶进了玉珞家所属的小区里,也停在了玉珞家的小别墅门口,车一停,玉珞的手放在门把手上,好像担心慎陈风会反悔将车开走。

    在打开车门的时候,玉珞回头对慎陈风说:“谢谢。”玉珞拉开车门一咕噜跑下去,慎陈风的目光依旧深邃,看着她逃走的样子,心里空落落的。

    玉珞回到家里把门锁上,靠在门板上,她按着自己的心口,不敢相信慎陈风就这样放了她,还把她送回来。

    镇定了一下,玉珞对自己说:“难道误会了浦哥哥?难道慎陈风已经不在怪我?”

    这个时候,玉珞突然想起慎陈风的父亲还给过她一张卡,那个时候,她不知道父亲给她留了钱,所以就收下了,想着以后还给他的,因为她毕竟还要生存,还要上学,只要生存下来,也只有上了学才能赶快还清慎陈风父亲的钱。

    她快速拿出手机来给慎陈风将电话拨过去,已经出了小区的慎陈风没想到尽然收到玉珞打来的电话,他一手驾车,一手快速将电话接起来,他担心是不是她家里进了贼什么的?

    “怎么了?!”

    慎陈风着急的问话,让玉珞听成了怒声,她吞了吞口水,颤颤的说:“那个,你走远了吗?”

    “什么事?!快说!”慎陈风的车已经重新驶回玉珞的家门前,他下了车,大步来到门前,一推门,门紧锁着,他在电话里大喊一声:“开门!”

    “啊?!你没走吗?”玉珞傻愣愣的看着电话问。

    “开门。”慎陈风在电话里又说了一句,较刚刚温柔了一些,因为他确定,可能里面不是他想的那样进了贼或者玉珞受到了什么伤害。

    玉珞拿着电话将门打开,就看见慎陈风的冷脸,她支支吾吾的说:“那个,你爸爸给我一张卡,我想,我想……那个你如果没走远话,想着情你帮我还给他的。”

    慎陈风看着玉珞傻兮兮的站在门口,身体一股欲火燃烧起来,他一把将玉珞钳制在怀里,将玉珞带进门里,用脚将门关上,随即附身,狠狠的咬住了玉珞的唇。

    “唔……”玉珞完全不知道自己会惹祸上身,她一边惊魂一边手用力的在打慎陈风。慎陈风的嘴唇上疼了一下,接着他就尝到了自己血的味道。他抬手将玉珞的下颌掐住,把自己被玉珞咬破的下唇送到玉珞的嘴里,让玉珞也尝到自己的血。

    之后,慎陈风放开玉珞,看着她狠狠的说:“咽下去!”

    慎陈风声音不高,但表情极具让玉珞恐惧,玉珞一怔,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