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重遇旧情人:首长,放了我_分节阅读_129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看一眼孩子。晚来,你过来一下。”秦大宇一边走向里间一边道,秦晚来马上跟了进去。

    “什么?真的是他!”

    外面的人因为都没有说话,很清楚地听到了秦晚来满含愤怒的这一句,但声音随即又压下去了,想必是因为欢欢还睡着。似乎又说了一些什么,因为声音不大,断断续续也没能听清具体说的是什么,只知道秦晚来的语气很坏。秦大宇和王若兰并没有久待,很快就出来离开了。

    等他们走后,秦晚来也黑沉着脸没打招呼就往外走,但走到门边却停步回头看向叶向东和许瑞安道:“你们两个都出来一下。”

    叶向东和许瑞安对视了一眼没有迟疑地跟了出去,虽然秦晚来的语气和态度很差,但应该是有什么要紧事吧,他们都不想错过了。

    剩下何以纯和何以容面面相觑,却同时微松了一口气。随即又开始好奇三个男人避开她们到底是要说些什么,不孤也猜不到,应该不至于会打起来吧,都足够成熟的了。

    秦晚来叫了叶向东和许瑞安出来,一时间却不知道在哪儿谈话方便,本想下楼去,迎面碰上了周立人,便问他有没有什么方便说话的地方。

    周立人挑了挑眉看了看三个同样出色但脸色都不怎么好的大男人,倒有些兴味,还以为他们几个要谈判呢,这样的事能掺一腿多好玩,马上爽快地挥手让他们跟他走。

    医院里有小会议室也有简单一些的讨论室,会客室之类,但周立人还是将三人带到了他自己的小办公室,这个空间似乎更私密,他主要是担心三人会不会打起来。

    不过这次周立人是完全猜错了,秦晚来并不想和叶向东或者许瑞安吵架或是谈判,他们之间其实没有什么问题,有问题也是在于何以纯和何以容。并不是他们打一架或者比一下什么,谁赢了,谁就能和谁在一起那么简单的。

    秦晚来本来不想叫上叶向东和许瑞安的,对付姜成军他自己就能办。但秦大宇强烈建议他这么做。他说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如果要掰倒姜成军,就要做得漂漂亮亮,要用合法的手段让他付出应有的代价,还不留什么手尾。

    这事不仅要办得好,最好还能迅速一些,这点是秦大宇的私心,他希望王若兰能尽快解脱出来。秦晚来当然也乐意。但欢欢明天就要做骨髓移植,他必须要全心全意陪着孩子。想了想,觉得让叶向东和许瑞安出点力也很应该,因此就叫上了他们。

    “他果然从中捣鬼了,我这边已经查到陈家人冲媒体乱说话就是姜成军使人挑起的,还没来得及去找他的麻烦。没想到令叔受伤竟然也是他干的,此人真是该死!”叶向东铁青着脸道,秦晚来不找他,他本来也要对付姜成军的。

    对姜成军,叶向东早有怀疑。因为姜成军和他父亲的陈年纠葛。虽然姜成军表面上频频示好,但他怎么也不相信姜成军种种姿态真是大度或出于好心,可他父亲因为有愧,一直姑息着。

    如今姜成军不仅把他和以纯的事炒得沸沸扬扬,还找人差点要了可以给欢欢捐骨髓的秦大宇的命,若不是他和向武正好碰见,秦大宇说不定就死在街头了,那要救欢欢就还得等到以纯生完孩子才行,以纯仍会和以前一样纠结难受。想到这点,叶向东就火冒三丈。

    许瑞安虽然表面还算沉着,心里却也有火。虽然他有事离开了西安几天,但也有让人调查。只是打给许静的那通电话是公用电话,实在查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他在西安没有任何敌人,查起来毫无头绪。现在冒出这个姓姜的来,虽然他不认识,但姓姜的如果和秦晚来有怨,在秦晚来准备和何以容结婚时打匿名电话告诉他而成功进行了破坏,也说得过去了。他是真被人当了枪使。而且这个姓姜的局外人竟然能查出他和何以容的关系且加于利用,就凭这一点,他也不能放过他!

    “对付他本来很简单,只不过这事不能等。我这两天心思都放在欢欢身上,怕交椿周,一下子搞不死他,让他又折腾出一些乱子来。所以支会你们一声,大家商量着办更简单省事!”秦晚来抱着手臂靠在办公桌上直言道。

    一直没有出声的许瑞安有些不屑地道:“就这么个角色,还需要我们三个联手么,真是太瞧得起他了!”

    叶向东挺清楚许瑞安的背景,虽然他们之前并没有什么交集,但听他这么说,还是沉声道:“联手也没什么,能迅速有效地搞定这个人最好。狗急了还跳墙呢,别因为轻敌让他再反咬一口!”

    “那好,你们说怎么办,我配合就是,西安反正是你们的地盘。”许瑞安也不分辨了,他并不想和叶向东还有秦晚来起什么争执。因为他和叶向东并无过节,和秦晚来,就过去和现在看来,他们之间也没有什么直接矛盾。秦晚来和他相比,已经倒霉太多了。

    秦晚来道:“姜成军这几年小人得志,赚了几个钱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本来他伤了我小叔叔,我很想让他也受一受皮肉之苦,但那种简单的以牙还牙太小儿科了。他不就是觉得有了钱就了不起了吗?那就让他一无所有兼蹲大牢试试。他有好几个项目都是通过违规和行贿手段弄来的,要干掉他,恐怕还要干掉一批腐败官员。我这边可以提供一些讯息。但具体证据还要你们想办法去弄,我想应该难不倒你们吧。至于让哪些人跟着他一起倒霉,你们权衡着办吧!”

    叶向东和周立人对视了一下,然后看向许瑞安,最熟悉政府部门的可是非他莫属,他属军,许瑞安才属眨

    周立人虽然不特别清楚许瑞安的来历,但观察一个人的外表也能看出一二来,所以他插言道:“我觉得这事可能由许先生来主办会更好,俗话说外来的和尚更会念经........”

    许瑞安一听就明白了,他的表情早就恢复了一贯的常态。说实话,这种整人的事对他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本来之前他只想从旁出点力就好,毕竟姜成军和他没有直接的利害关系。

    听了秦晚来和周立人的话,想了想觉得由他出手也不错,只是为了什么呢?就算是为了欢欢吧,何以容毕竟是因为他才舍了那孩子不管,他很对不起何以容,也间接有几分对不起那孩子了,这是一个很不错的理由!

    “我看这事确实由我主办最好。如果涉及到要拉一批官员下马的话,我办了这些人也更容易置身事外。你们都要在西安过日子,就不用出面了,还是有挺多办法可以让这个姓姜的死了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