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6章 釜底抽薪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如今的任知节,倒是对当年的郭嘉很是感同身受。

    从前只要一下雪,郭嘉就坐在窗户里边,身上裹着被子,笑着看她在院子里堆雪人,就算她从他栽的树上折了枝当雪人的手,他再恼,也只能在屋里跺脚,摇头叹:“表妹实在是欺负人。”

    她站在雪人身后摇了摇雪人的手,笑道:“表兄实在慷慨,知节只有笑纳了。”

    现今正是正月,除夕前下的雪还没消,任知节缩在屋里也能听见院门外小孩子打雪仗的吵闹声,她有些心痒痒,但刚从被子里挪出来一些,便被刘二捉住,道:“药还没喝,表小姐您这是要上哪儿去呀,要不要我告诉少爷,让他陪陪你?”

    任知节僵了僵,抖了抖肩膀,又缩回去了。

    这一年天气格外的寒冷,院外积雪迟迟未化,任知节每天早晨都能听窗外枝桠上的积雪簌簌落下的声音,她用手肘撑起身体,空气嗖的一下钻进被子缝隙里,她打了个寒颤,然后便听见一个温润的声音带着笑意道:“想出去玩?”

    任知节扭头朝向那方向,扬着下巴一脸讨好:“嗯。”

    那人走近了些,坐在了床沿上,一把将她又摁了回去,拉好了被子。

    “不行。”

    “表哥你变了。”任知节叹了一口气,“你变得残酷无情又无理取闹,你不再是那个善解人意的表哥了。”

    郭嘉语气略带惊讶:“表哥什么时候善解人意过?”

    任知节趴在被子里叹着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忽然感觉额头上被什么东西敲了一下,她捂着额头坐起来,还未坐直又被郭嘉压回去,她脸埋在了枕头上,闷声闷气地控诉:“郭奉孝你欺我眼盲,弹我脑门儿。”

    “别闹,明日带你吃好吃的。”郭嘉说着,又揉了揉她的额头。

    尽管任知节感知能力极为出众,然而在初初失明之时,对周遭总有种不确定感。她行走之时,总得扶着什么东西,或者是一张椅子,或者是一面墙壁,一边朝前挪,一边干笑着对身边的阿碧说:“你别看我现在这样,当年我可是策马驰骋疆场,手下败将不说一千起码也得八百……”说着说着,又觉得跟以前比起来现在的自己着实是惨了些,为免伤害小朋友脆弱的心里,也就闭嘴不说了。

    失明了一段时间之后,她便对自己所听所闻所触极为敏感,有时候睡得半梦半醒,有人坐到了她床沿,她也能立马惊醒,因为她知道,来人是曹丕。

    郭嘉的手在冬日总是极为冰凉的,每次下雪时,任知节披着一身风雪自丞相府议事归来,总能在郭嘉手中结果烧得暖烘烘的手炉,她抱在怀中蹭了蹭,一旁的刘二没好气地说:“少爷,您又把手炉给表小姐了。”

    郭嘉慢悠悠道:“表妹这不是刚回来,冷么?”他说着,替任知节将她发丝间的雪花拍净,指腹不经意间擦过她的脸颊,只这轻轻碰触,任知节便感觉一阵冰凉,她的视线移向郭嘉的手,那双白净无茧的手带着更深的苍白,手背上的青筋清晰可见,如同在雪水之中浸泡了许久,几乎融于冰雪之中。

    如今任知节瞧不见郭嘉的手,在郭嘉的指尖碰触到她额头的瞬间感受到了那股熟悉的凉意,想必是手炉凉了,他的手凉的比手炉还快。

    她将脑袋往郭嘉的手掌间缩了缩,然后问道:“明日你请客?”

    “旧友。”郭嘉道。

    “有酒?”酒鬼郭嘉身边总是少不了各种好酒之人,任知节许久未曾喝酒,那股辛辣液体冲刷喉咙涌进胃中的感觉变得有些陌生,却让她极为期待。

    郭嘉笑了声:“酒鬼,可惜了,明日有酒也不给你喝。”

    “残忍。”任知节啧了一声,“偷偷喝酒的人,会吞一千根针哦。”

    郭嘉揉了揉她的头发,缓缓道:“我已许久未喝酒了。”

    “许久?”任知节有些疑惑,“你在逗我?”

    “确实是许久了。”郭嘉顿了顿,道,“去年冬天开始,便不再饮酒了。”

    去年冬天。

    任知节愣了愣。

    去年冬天,她还提得动枪,也还看得见。

    许都城的冬天没有春季绿了满街的新柳,景色逊色不少,她背着枪,拉着马鞍翻身上了马,身上盔甲甲片相撞,一声一声撞在这处巷道之中,她扭过头,挑了挑眉,道:“天冷,城门那儿风大,表哥你就不用去那里送我了。”

    郭嘉怀里揣着手炉,笑着道:“不骑着马去敌军城墙下乱跑?”

    “我发誓,绝对不会了。”任知节郑重道。

    “行。”郭嘉道,“我埋了坛好酒,若你凯旋归来时天气暖和,我便亲自去城门处接你,带你回来喝酒。”

    任知节正色道:“表兄你还是不要来了,表妹我很受欢迎的,那一天来接我的妹子太多,当心挤伤了娇弱的表哥。”

    郭嘉点点头:“那好,过几天我就把酒温了喝了,刚巧暖暖肚子。”

    任知节尔康手:“不,就算这样,我还是希望在得胜归来时第一个见到的人就是表哥。”

    郭嘉笑笑:“表妹的期望,做表哥的定是不能辜负啊。”

    任知节不知道曹操残兵回到许都时,许都是不是已经暖和起来,石街两旁的新柳是不是已经抽出了芽,郭嘉院里的兰草是不是已经悄悄长出了花,城门口是不是还有那些总是向她扔花的少女,那里面是不是有一个揣着手炉,清瘦而清秀的青年。

    她叹了口气,然后伸手握住了郭嘉正在揉着她头发的手,

    郭嘉的手还是冰凉的,但此时她的手也变得冰凉的,倒不觉得冷了。

    “表哥,说好的我回来了请我喝酒呢?”任知节道,“那坛子酒你独吞了?”

    静默半晌,郭嘉道:“我倒掉了。”

    任知节额角抽了抽:“你居然将一坛子好酒倒掉了!”

    郭嘉笑了一声,另一手又将她脑袋埋进了枕头里,道:“因为你居然食言了。”

    当街边新柳抽芽,燕子又回到屋檐底下筑巢时,他挖出了那坛子好酒,那个说好要回来陪他一同饮酒的人,没有回来。

    郭嘉拍了拍任知节的后脑勺,笑道:“所以表妹呀,你也永远别想喝酒了。”

    第二日,天气竟破天荒地好起来了,任知节还未起床,便已经听见窗外鸟雀啾啾地叫着,一只小鸟飞到窗沿,啄了啄窗棂,任知节听见响动,笑了笑,便听见阿碧娘一边走到床边,一边道:“居然已经有燕子飞回来了,也是真早。”

    “过了年就是春天。”任知节从被窝里探出了头,笑着道。

    “春天暖和了,知节姑娘也能出门去走走了。”阿碧娘将烧暖的手炉塞进任知节被子里,“我看姑娘在家里闷得慌。”

    “知我者,阿碧娘是也。”任知节点点头,捂着手炉缩进被子里,“不过表哥说今日带我去吃好的。”

    “也是。”阿碧娘道,“姑娘整日不是吃粥就是喝药,是该吃些好吃的。”

    “如果有酒那就更好了。”任知节叹道,“想当年……”她顿了顿,又住了嘴,她的当年太多了,也不知道捡什么说好,而阿碧娘则忍不住笑道:“姑娘不用再说,姑娘的事我们都听说了的。”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