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哟,你看起来一定很好吃!_分节阅读_189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谢岙半撑起的两腿霎时一软,眼看就要从软和被褥上滑下,撞在颇硬的床铺上,一只手极快伸来,揽着谢岙腰身抱起。谢岙视线急剧一转,两眼迷迷瞪瞪聚神时,已是面对面坐在了某师侄腿上。

    云青钧两腿微微一分,谢岙屁股刚好悬在了半空,身下是一片若兰色衣摆。透过汗湿贴肉的薄透亵裤,臀部上隐现红肿掌痕。

    “师叔就如此贪图.....床榻之欢?”

    ......

    谢岙全凭好体力撑到现在,迷瞪瞪睁眼。

    四周原本是昏暗暮色,此时竟是光线大亮,仿若清晨朝阳。

    卧、卧槽,难怪要晕了,竟然过了一夜!

    没等谢岙进一步有感而发,口中就被哺喂一颗辟谷丹,下一瞬天旋地转,后背贴在了床榻上,而上方某师侄再次缓缓压下。

    “诶?青、青钧师侄?”

    “我曾言之,要彻底惩戒师叔。”长指卸去束发昆玉,一头墨发倾泻垂落。

    “可、可是......”

    “师叔所犯之错,如今不过抵消一件。”惯常紧系盘扣的若兰衣衫缓缓褪下,极致修韧身形。

    “诶......诶诶?!”

    “何况,飞昪树在开花结果前,断了根系,如今需要再次浇灌,方能......开花结果。”某师叔腰身被一只大手再次不容逃脱握住。

    “浇、浇灌?”

    “自是以我之真元,入师叔体内深处。”剑光一扫,床帘层层落下,遮住一帐春光。

    “等、等等.......等等啊啊!师叔不想开花结果嗷嗷嗷!”

    作者有话要说:有关师叔的大姨妈初访,这里算是提到一些因果,之后会隆重出场的~

    另,所有的白毛都是兔儿爷的妖术,兔儿爷真身还在某师叔脱掉的衣服的袖子里——

    至于为什么没有被青钧师侄发现,其一是这只兔儿爷的特长:八卦,偷听消息,擅长隐藏气息;其二是符纸封印,也能遮掩妖气;其三是,咳咳咳,某些时刻,总会没有留意到无关紧要的小事——

    蟹黄之后老地方端,不能熬夜的筒子们可以明早吃,师侄轻度黑化,慎入

    以及知道其他开动途径,可以不留邮箱的筒子们务必不要留啊啊啊!

    正文 第168章 哟栉发浴木栉时时护!

    白池浮清波,垂枝绕水烟,隔绝一方宁静汤池。

    岸边三三两两花荫垂柳,池中氤氲灵草仙药之微涩湿气,一道倾长身影立在水中。

    浅缥色单衣披在身上,平日一丝不苟束起的墨发松散垂曳池水中,显出紧韧修长身躯,皓白如雪颈项,寒玉俊容;苍隽剑眉之下,惯常澄净寒冽的黑眸,此时难得怔怔出神望着眼前一个人。

    此人身下铺了一件蕴了真气的宽大衣衫,是以能够随波漂浮在水面上,不过半截身子漂着,半截身子滑在水中,四肢无力摊开,一头蓬毛在水波中荡漾,时不时遮着脸面,猛一看好似那血腥侦查现场,着实惊悚。

    面对如此诡异场景,池中久立如青崖雪松之人却是俊容微红,仿若经过久久斗争,缓缓伸出清长手掌,把那漂浮之人揽在怀中,撩开蓬松乱发,仔细清洗其下狼狈得一塌糊涂的睡脸。

    ‘呜……师、师叔再也不敢了!’

    划过湿润眼角的手指微微一抖。

    ‘青均师侄……饶了、饶了师叔啊啊呜!’

    拂过细软睫毛的指尖微微一颤。

    ‘不要……呜……松开师叔那里啊……’

    某师侄洗了不过短短两瞬息,便是猝然缩手,堪堪移开目光,仿佛怀中之人是烫手的炉火一般,触之即烧,望之即灼,滚滚热浪扑面而来。

    “哗啦——”

    重物落在水中的声音扑通响起,旋即水面冒出一串可疑水泡。

    云青钧一惊,迅速伸手去捞。

    “噗噗…….咳咳咳咳!”谢岙一醒来就咳嗽得惊天动地,一只宽热手掌落在谢岙后背,轻轻拍抚。

    “多谢……咳咳咳……”谢岙顺着气,迷迷糊糊道谢,一抬头,恰是看到自家师侄脸上闪过一丝丝极其罕见的尴尬神色。

    尴尬——?

    谢岙木躯一震,脑中霎时如上了轴的胶片般哧溜溜回放之前几日种种……

    卧槽啊——!

    那个抱着剑自【哗——】的人是谁?那个被打了个屁股还蠢蠢欲动的人是谁?!那个再次主动蹭上、勾搭自家师侄【哗哗——】的人是谁?!!是谁!是谁啊啊啊!!

    谢岙脸色忽白忽青,由红转绿,由绿转黑,好不缤纷精彩。

    而这一切的根源——

    如果不是那可疑兔毛,自己怎会浑身发痒,如果不是浑身发痒,自己怎会抱着青均师侄的爱剑【哗哗——】,还被青均师侄看到,最后怒极攻心,啪啪啪好一顿‘纯钧炒肉’,进而引发种种不可预测的可怕展开!

    啧,简直叔可忍树不可忍!等到老纸出去就宰了那只兔子!烧了兔毛,炖了兔肉,来个兔肉一百零八吃!!

    谢岙脸上黑如炉底,脖子红如炉火,好似一根烧得正旺的木头桩子滚了炉渣,又焦又烫,此时再冷不丁瞄到眼前某师侄修长凝白身躯,紧韧有力腰身,登时连内芯儿都烧得嘎吱作响,红通通,忙裹了那件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