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哟,你看起来一定很好吃!_分节阅读_187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正是云青钧的卧房。

    谢岙两脚刚刚沾地,便觉房内温度嗖嗖直线下降,扭头一看,自家师侄衣摆在悬浮灵力之下逆力而行,轻缓垂下,某种彻底压制的力度让谢岙眉毛直抖,当机立断迅速端正表情,两眼揣着百分百诚恳,摆出义正辞严之姿,深吸口气高呼解释。

    “青钧师侄,师叔传出这符纸乃是有重要原因!榭筝遨神魄下落不明,唯有那妖尊知道,师叔这才传话于他,看看如今是否在他手中!要是在的话,也好提醒他勿要把那神魄给随手丢了——”

    音量宏宏提高,有壮胆子、强气势、增信心之效果,然而这厢谢岙叽里呱啦解释完毕,那厢寒面师侄一双黑眸依旧沉寒无边,上前一步,如碾万缕妖邪。

    “既如此,为何不先告知于我?”冰寒嗓音在屋内回荡,竟比之前在东崖还降了数个温度。

    嘶——

    谢岙嗓子眼干了干,只觉在这目光之下,被生生瞧出了心中所虚之事,头皮上冒出的汗珠子也冻成了冰渣子,脚下不由后退两三步,气势大为萎靡。

    “师叔、师叔没有告诉青钧师侄,是因为知道你不喜妖物,绝非是为了独自下山......再说今晚有那雍州特产的火鱼十九吃,师叔怎会在此时下山.......咳咳咳,师叔的意思是,以免、以免青钧师侄为此事烦心......师叔这才没告诉你,想要私下解决......呃——”

    谢岙混乱说了一通,谁知话音未落,某师侄周身剑气猛然暴起,房间内剑架衣柜皆哐啷啷作响,桌案上的书页凌空狂翻。

    谢岙条件反射抱着脑袋一滚,翻身躲到了桌案另一边,战战兢兢抬起脑袋一看。

    “砰——!”

    一本本经书垒高如塔,一堆堆搁在了桌案上,其重量震得桌案四角嗡嗡作响,石砚险些震飞。

    谢岙坐在地上目瞪口呆抬头,直仰得脖子后颈几乎弯成直角,这才越过了经书最高檐看到自家师侄。

    云青钧垂首望来,手中执着一卷薄册经书,薄唇微动,吐出几个字。

    “在我归来前,此书需抄完一半——”

    一轮禁制绕屋拔地而起,与此同时,门外恰来一名弟子传话,似是宗能有事催促再三。云青钧暂未理会,把手中经书放在谢岙面前,落下最后几个重甸甸的字音。

    “如有懈怠,晚饭皆素。”

    说罢又是挥手设了一养剑之阵,留下纯钧剑守在门口,方才抬步离开。

    晚饭......全素?!

    谢岙低头瞅瞅面前经书,虽仅有薄薄十来页,上面一行行字却是密密麻麻,抄完一半至少需要一个时辰——

    神了个姥姥的,到时候老纸好隔了百年都没吃过的火鱼十九吃早就被吃光了!!

    眼看晚饭无望,谢岙愤愤合上书页,在袖中摸来摸去,掏出一包卤肉干来。

    啧啧,幸好自己随身带了一些零食,自家师侄又不在身边,如此边吃边抄,也不算太过无趣!

    谢岙喜滋滋的打开布巾——

    “啪——!”

    一道剑光猛然闪过,谢岙手背上随即一痛,手中布团子霎时掉在地上。

    .......嗯?嗯嗯?!

    谢岙呆若木鸟看着不知何时‘飘’在了眼前的长剑,流光濯濯,冰释无尘,尚未出鞘已是浑浑剑气寒洌了满室,正是守在门口的神剑纯钧。

    .......等等,自家师侄把这剑留下,莫非是严加看管自己的意思?!

    谢岙不信邪的伸出手,摸向地上包着卤肉干的布团子。

    “啪——!”

    这一次剑光闪过之速比之前更快,毫不留情拍打在谢岙的手背上,留下一道清晰红痕。

    ......卧、卧槽!还真是这般用途!

    剑光熠熠之下,谢岙连忙缩手,铺开纸张打开石砚,待到握上了笔杆,忽然反应过来自己这般没胆的蔫样,登时恼羞成怒,甩了毛笔,两眼噗噗直冒火星。

    嘿,反了天了!老纸怕原主也就罢了,还能怕这仅有一缕神识的区区一把剑?!

    谢岙两眼眯起,搓搓手背,从袖中摸出僵束之效的符纸,出其不意刷刷贴在剑柄上。

    纯钧剑颤了颤,仿佛被固定在原地动弹不得,谢岙自是大松口气,得意洋洋翘着二郎腿躺在地上,伸个懒腰,一手摸向肉干。

    熟料还没等指尖摸到布巾上,长剑忽然泻出炽盛光华,灿若星列,在符纸破开之瞬,道道剑光大起,接二连三拍向那慌忙爬起来的人影。

    “诶呦!哎呦!停、停下!不敢了.....不敢了嗷嗷嗷!”

    谢岙被敲得满地打滚,左闪右避却皆是避不开拍打来的剑鞘,最后肿着屁股重新坐在软垫上,左手衣袖被两道剑气固定在桌案上,无处躲藏的手心被冰冷无情拍了十下,规律刻板,毫不轻缓,直拍得谢岙嘶嘶倒吸气,手心火辣辣烧痛。

    某师侄虽面冷神寒,却素来容易心软,谢岙也是因此多次侥幸逃脱;如今被这长剑毫不留情敲了一通,谢岙眼角扑棱棱挂着眼泪,抱着红肿的爪子暗自伤神,百般纳闷。

    怪了、怪了,这纯钧剑还专挑左手打,好让自己右手能继续抄书!

    此剑作风如此严厉,惩戒手段如此狠酷,貌似还有极度控制癖——

    啧,怎会是自家师侄一缕神识之宿体?!

    谢岙扭头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