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大唐风月_分节阅读_185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轻轻坐于李世民床榻边,望帝王憔悴苍白的脸,心内悲伤一片,垂首间,但见一角纯白映出眼帘,定眸细看,只见那纯白如雪,露出枕下,犹胜月下盛放的寒梅,耀眼明媚,仿是这殿中唯一的生气。

    徐惠轻轻捻着丝绢,小心拉出枕下,果然,那雪帛纯白如旧,青墨如洗,一支忘忧草碧翠似昨,若这冬日,犹自飘摇在风雪中。

    徐惠不禁一叹,此乃先皇后之物,后一直是兕子最为珍视的,如今,他日夜将这雪帛放于枕畔,思念的是兕子?还是先皇后?抑或是都有……

    正自凝思,李世民一声轻咳,徐惠连忙望去,轻抚帝王起伏的胸口,李世民抬眸而望,眼中依旧无光。

    “陛下,可要吃些东西?”徐惠将雪帛放回枕侧,微笑道。

    李世民摇头,缓缓撑起身子,徐惠依过身,李世民依靠在床边,幽幽望着徐惠:“你去歇歇吧,这些日子,你亦没能好好歇息,勿要熬坏了身子。”

    徐惠摇头:“若陛下真真怕妾熬坏了身子,便快些好起来。”

    望一眼雪帛纯白,轻声道:“陛下,妾可否向您讨个恩赏?”

    李世民黯然神色倒有一惊,自得宠幸,徐惠从不曾向自己讨过任何恩赏,甚至于自己的赏赐亦是颇多微词,不禁望向她,道:“自管说来。”

    徐惠垂首,轻轻拿起枕畔轻软的雪帛,眼光深深:“陛下可否将此雪帛赏与妾。”

    李世民一怔,幽暗的脸更有一些难为:“你若要雪帛,朕便赏你几匹亦无不可,可你明知……明知这一绢乃兕子与皇后唯一留下的……”

    声色中隐有不悦,徐惠却依旧静淡:“所以,陛下便该将它还给兕子,叫它随兕子而去……不是吗?”

    眼中突有光色交叠,神思黯然,似再被触动了隐忍的疼痛,将脸别过一边,不语。

    徐惠持着那绢丝帛,轻吟道:“上苑桃花朝日明,兰闺艳妾动春情。井上新桃偷面色,檐边嫩柳学身轻。花中来去看舞蝶,树上长短听啼莺。林下何须远借问,出众风流旧有名……”

    眼光流转,幽幽是情:“不知当日,先皇后作此诗是何等情境,兕子念着它时,又是怎样的心情?先皇后若知这诗于陛下是彻骨的疼痛,兕子若知此绢于父皇是剜心的钢刀,可还会作此诗句,留此丝帛?”

    李世民身子一颤,缓缓回眸望向她,女子目光潺潺,若有溪流涓涓浮动,望着她,幽沉深眸却似回到了许久许久之前的那个春日。

    那日,桃花飞白,香郁浓浓,满园春色掩白日,满目飞花乱人心,深爱女子一身素净,面染桃花的红,映着雪肤玉容,光彩夺尽春色满园。

    她绝世独立,吟此诗句,目光亦似有细水长流,涓涓不息。

    徐惠进而道:“兕子说,父皇是盖世英雄,伟大的好皇帝,可不知,她若见到,她如此崇敬的父皇,意志这般消沉,更置国政于不顾,可还会如此说吗?”

    销黯龙眸终有一阵颤动,荧荧火光,跳跃在眸心深处,似点燃那眸中一分光火,光芒尽处,感慨万千。

    不禁闭目,叹息道:“朕何尝不知不该如此,可……可兕子自小由朕亲手带大,每日若不见她,便似心上,缺少了一块。”

    徐惠将雪帛折好,放好在帝王枕侧:“陛下,还望您以龙体为重,国事为念,亦不要叫先皇后与兕子在天之灵,不得安怀。”

    李世民缓缓点头,徐惠手上微感一热,是帝王修长坚俊的指,形容或许老去,只是这手,依旧如昔,是挺枪持剑、掌握天下的手,沧桑却有暖意:“为朕备笔墨。”

    徐惠一惊:“陛下……”

    李世民眼神似有叹息几分,复道:“朕,要下旨!”

    下旨!整整两月余,莫说一道旨意,李世民便连一个口谕都不曾有过,连忙起身去了。

    研磨素手凝白,墨如漆,徐惠为帝王披衣下床,立在龙桌案前,一展圣旨锦缎明黄。

    飞白依旧苍劲,只是略显吃力,帝王边是行书,边是道:“诏立皇九子李治为太子,魏王泰……”

    声色一滞,幽幽道:“徙往均州郧乡县……”

    徐惠一怔,研磨素手微顿,李世民望见,搁笔处,无奈苦笑:“朕,再禁不得他们兄弟厮杀,相互算计,为今之计,唯有放逐魏王,方可不令再生波澜……”

    “陛下……”徐惠深知,近两年,儿子中的相互计算、陷害对峙,已令他伤在五内,那,亦是他心中无法释怀的隐痛。

    李世民扶住徐惠,淡淡微笑,那笑,却似幽凉天际一抹流云易逝,徒令人心悲伤:“朕饿了,弄些吃的来。”

    徐惠垂首,将他扶好在床边,转身而去。

    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君王目光淙淙,不禁感念,若说上天不公,却幸而还有她在!

    不负江山不负卿2

    次日,旨意一下,满朝哗然,虽立晋王李治,早已传开,却不料李世民会下旨将魏王徙往均州,李泰更为惊讶,父皇,难道昔日种种宠溺,皆是假的吗?

    为什么……你要如此做?

    魏王不甘,长跪于立政殿前,李世民闭目床上,视而不见。

    徐惠时而来往,途径魏王处,魏王的眼光,总似有恨意浓浓。

    难道,他竟以为是自己在陛下面前搬弄是非吗?

    是啊,自己乃前太子承乾引给陛下,他定是以为他的逐放与自己有关,乃是为承乾报仇!

    也罢,便令他恨着自己,也总比恨着陛下的好!

    跪有三天三夜,终于死心,徐惠望见,那一双微眯的眉眼中,蓄着压郁的灼火……

    魏王出城之日,无人相送,无人敢送,是啊,失势皇子,恐遭牵连,但,徐惠却分明看见,李世民站在窗前,目光望着遥遥天际,均州有多远,那目光便有多远……

    贞观十九年,二月瑞香浓郁,迎春怯放,本是醉人春季,却传来不好消息。

    高丽泉盖苏文上台后,与百济结成同盟,全力进攻新罗,新罗无力抵挡,灭国在即,只能遣使入唐求救。李世民立即派遣司农垂相里玄奖持赐高丽书,令其停止对新罗的进攻。盖苏文却狂傲不已,以东方盟主自居,调停以失败告终。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