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嫁东风_分节阅读_163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我……不能带着恪儿一起回去。”

    允祯将恪儿搂在心口,闻言几乎是立刻问出声来:“宓儿你——你是说将恪儿留在我身边?”

    他语气中的错愕与震惊不容置疑,我莞尔一笑。“你一定会好好保全我的恪儿,对罢?”我说着微微垂了眼眸,转身走到窗下立着。耳听得允祯跟了过来,我不语,只听他清浅一笑。“宓儿,恪儿是你的儿子。”

    只这一句,便足够了。我仰首望他,他微微蹙了眉头。“那……拓跋惇呢?”

    我探出手屈起两指在雕花窗棱上轻轻扣着,闻言只是淡淡一笑,轻轻摇头。“宓儿,你跟从前当真不一样了。”允祯自然是明了了我的意思,一时有些恍惚。“不过,我很欢喜你仍愿信我,尽管这份信任已经不再完整。”

    不再……完整……

    我心头微微一痛,然而却也知他说得果真不错。倘若我能完全信他,便会将惇儿一并安心交代给他,而不是只留下恪儿!我带了惇儿走,倘若能够顺利找到拓跋朔,自然可以再将恪儿安安全全接了回来。可是倘若不能顺利找到拓跋朔,抑或是受人挟制,至少我仍保全了他一条血脉!

    经历了这许多事我但明白了一点,漠歌也好,允祯也罢,他们的心意再也不是我能够全盘接受的,倘若拓跋朔因为受了新罗之累自顾不暇,楚朝趁乱分一杯羹,惇儿留在允祯手中,必然是拓跋朔的一大负累!惇儿不是我的亲生子,倘若两国有所纷争,允祯根本不会顾惜他!

    可恪儿不同。恪儿是我的亲生孩儿,我知道允祯必然会保他周全,那是一份故人之情,甚至他见到恪儿更会念起我的种种,或许会使一些复杂的事情变得简单许多。不留下惇儿是我的自私,抑或是我潜意识中对拓跋朔的信任作祟,我坚信我一定能够毫发无损地回到他身边,带着惇儿一起。如若,我果真信错了命,那么我与惇儿共进共退,共存共亡,也不枉他叫我一声母妃,母子情谊一场。

    允祯将恪儿交给了秀莲抱着,而后将秀莲命退,我静静望着他来回走动了几步,再次停在我面前。“宓儿,我此生唯有一愿,在你我有生之年……”他深深望我,眼眸中是我再再无法忽略的情深意重,不知是否空气太过湿潮,我无法避开他纠缠的视线,眼眶中竟觉微微湿润。

    “什么?”

    允祯轻轻一笑,侧身望向窗外辽阔的一片云淡天青。“唯愿在你我有生之年,永如从前。”他说着转身望我,眸中的温柔一波一波,几乎将我沉溺。“宓儿,能答允么?”

    永如……从前!我心头大动。抬手轻轻按压住鼻梁,生生将泪意逼退。倘若我不是楚朝的公主,他也不是生在帝王之家,我与他即便落生草莽,是否比现在也能好过许多?没有那样多的家国利益,没有那样多的分分离离,是否可以如这世上任一对民间夫妻一般守着贫贱也能相守到老?

    “允祯,留恪儿在你身边,你知道我还有我的用意。”我轻声说道,“若王爷顺利平叛归来,必然会感激皇上对恪儿一番疼惜照料。”话已至此,多一分则过。我望着他清瘦的侧影,一时微微哽咽,再不能言。

    他伸过手来轻轻握住我的手掌,昔日熟悉到令我心痛的温热透过掌心的纹理缓缓蔓延,渐至心房。我没有挣脱。允祯静和一笑,屈指拂向我的眉心,一瞬间我竟仿佛堕入了无边无际的回忆之中,我仍是初初及笄的懵懂少女,他亦是温润无双的清雅少年,他望住我,我望住他,一切都是那样的圆满,刚刚而好,没有先来,没有后到,更没有那许许多多的翻云覆雨手,拨乱我与他的命盘。

    一切都是那样的美好而圆满,让老天羡妒。

    “你变了,宓儿。”允祯静静微笑,慨然叹道:“这样说其实不公,我们都变了。从你认下公主的身份迫使允祺下位,助我逼宫那刻起,我就知道,从前那个娇憨纯真,总是黏在我的身边一声声唤我‘允祯哥哥’的小宜男已经不再了。可是,我总是不甘心,我总还在妄想能够凭我微薄的力量去改变些什么,我让对月带你回来,我不骗你,我确有我的私心。”他紧了紧我的手掌,手臂微一使力便要将我拥入怀中,却被我猝然扬手抵在了肩头,我微微后退拉开了与他的距离,然而摇头,极轻,却有着不容置疑的坚定。

    他一怔,很快苦笑了笑,慢慢松开了我的手掌。“我不是允祺,我不会逼你。”

    我垂首不语。允祯轻轻吐了口气,又道:“其实一切都是天意。宓儿,你可记得你及笄之时我送你那支萱花簪?我亲手为你簪入了发中,那一刻的你,完美的就像一尊小小的神祗,令我极欲亲近却又不忍亵渎!后来允祺的出现中断了一切,我或者是应该怨怼他的,可是深心里我却有着一股无法言喻的如释重负。我告诉自己这是不对的,不可以,我不能在你尚未成为我的妻之前就对你——”他硬生生地咬了咬牙,用力地转开了脸去,呼吸也似粗重了起来。“后来的事,不必我多说,我这一生最欢喜的事与最悲伤的事仅仅错隔了一个夜晚!宓儿,那时你心中必也是怨怼我的罢?允祺都能强留了你下来,我却只能懦弱地躲在太庙抄诵经文。我知道了那轿中坐的是你,可那又如何?我仍然只能眼睁睁看着你被送走,我连喊你一声‘宜男’的勇气都没有。”

    “都过去了!”我见他情绪已然隐隐失控,更兼这些过往的事再由他来复述一边,于我亦是一场旧事心伤,忙出言劝慰。

    他却摇头,阖了眼将脸埋入掌心,饶是如此我也瞧得清清楚楚,他眼角的一点微润。“我总将一切错失怪罪在天意上头,我方才又将一切错失怪罪在了天意上头——宓儿,宓儿,其实是我自己懦弱,想要却又要不起,是我的错,你我走到如今这一步,全是我的过错!”

    我伸手抓住他的手臂,连连摇头。“不,不是你的错。”见他抬起脸来怔忡相望,我猝然幽叹:“匹夫无罪,怀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