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19|大结局中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黎明时分,万籁俱寂,一场大雪纷纷扬扬落了下来。

    新建好不久的庆王妃屋里却是温暖如春。

    窗子都关着,屋里没有风,两盏小灯静静地亮着,最里面的架子床不知为何或缓或急地晃,连带着素色的纱帐也跟着轻轻摇。渐渐急促起来的声响里,忽有纤细白皙的手探了出来,紧紧攥住了那纱帐,但也只是一下,下一刻就松了,慢慢地垂下去,葱白似的指头舒展开来,像是最后的一点力气也没了。

    花香袭人,程钰喘着气,撑着身子看闭眼平复的妻子。她九月底生的孩子,因为怀的时候脸就没怎么胖,这会儿只是红扑扑的,脸庞粘了几缕汗湿的发,身上圆润了些,处处都美。

    “含珠……”他沙哑地唤她,低头亲她眼角面颊。

    二月底前往福建,中间虽然回来了几日,一来担心顾衡的事朝廷的事,二来她大着肚子,夫妻俩谁也没心情做什么。到现在隔了将近一年,眼下她身体彻底恢复了,他如何忍得住?恨不得拆她入腹。

    含珠就像是刚从海里游到岸上,筋疲力尽,又有种从全身骨骸渐渐往上漫的舒适。感受着丈夫的温柔眷恋,含珠抬手抱住他,仰头迎接,心满意足,直到发现他又蠢蠢欲动,含珠才急了,推着他肩膀道:“别了,我让妹妹今天过来的,你别让我在她面前丢人。”

    程钰知道她要审凝珠何时看上齐智的,抱起她哄道:“我心里有数,含珠放心,这次咱们快点。”战旗都举起来了,哪是一两句话就能消下去的?

    不再给她唠叨拒绝的机会,程钰捧住她脸,堵住了她的唇。

    含珠呜呜挣扎,没一会儿胳膊腿都没了力气,乖乖任他摆布。

    时间一点点过去,屋子里慢慢亮了起来,窗外雪花继续簌簌地落,纱帐里的风雪已经停了。

    含珠靠在自己的男人怀里,有点累,精神倒很好,眼睛看着他结实的胸膛,慢慢回想这一年发生的事。程敬荣夫妻死了,他们得守孝三年,含珠本就在家待着,没受什么大影响,程钰呢,很没出息,旁人都怕守孝耽误前程,他巴不得可以多守两年,说是要好好陪陪她与三个小家伙。

    可含珠喜欢这样没出息的丈夫,再说程钰是王爷,太有出息了未必是好事。

    “昨天我从二哥那边回来,去了一趟侯府,他好像又给楚蔓物色了一个人。”程钰突然往后退了退,看着她道。

    “什么人啊?”含珠有点好奇,就她所知,从楚蔓得罪楚倾之后到她坐完月子搬回来,楚倾都没有见过楚蔓。

    程钰想了想,握着她手道:“是云州的一个千户,父母都没了,有个做知府的大哥,家里条件不错。他人敦厚老实,没有大本事,做个千户没问题,楚蔓嫁过去,两口子单独住在外头,不用跟妯娌打交道,难为他替楚蔓考虑那么周全了。”

    含珠往他怀里靠了靠,轻声感慨道:“毕竟是亲生的,哪能狠心什么都不管。”

    就是不知道楚蔓会不会乖乖听话了。

    不过那与她无关,她现在想的全是妹妹的婚事。

    一刻钟后,两口子起床收拾,没一会儿乳母们就把元哥儿哥仨抱过来了。

    宁哥儿阿满刚吃饱,现在挺精神的,并肩躺在榻上,好奇地看爹爹娘亲,宁哥儿眼睛随程钰,是凤眼,阿满跟含珠一样是杏眼,水润润特别漂亮。元哥儿趴在旁边看弟弟妹妹,弟弟要吃手,元哥儿就将他小手放下去,宁哥儿乖乖看着哥哥,等哥哥去旁边管妹妹了,他在抬起来,咧着小嘴笑。

    “娘,弟弟不听话。”元哥儿忙不过来,扭头朝娘亲告状。

    含珠笑着将大儿子抱到怀里亲了一口,“没事,弟弟妹妹现在还小,可以吃手指,等他长牙了就不许他们吃了,那时候元哥儿再忙娘亲教他们。”

    “我也是长牙了才不许吃的?”元哥儿靠在娘亲暖暖香香的怀里,认真地问。

    含珠点头笑。

    元哥儿也笑了,在娘亲怀里坐够了,爬到了爹爹那边,“爹爹堆雪人!”

    程钰摸摸儿子的小脑袋,痛快应道:“好,不过元哥儿只许在一旁看着,不能摸雪。”

    元哥儿想玩雪,可是瞧见一旁娘亲看了过来,赶紧乖乖地点头。

    儿子这么小就会看人脸色了,含珠不放心,饭后程钰抱儿子出去玩,再三叮嘱他看严点。

    父子俩走了,含珠坐在榻上哄两个小的,哄睡着了,她让乳母看着,她去院子里看程钰爷俩玩,就见程钰将衣摆别在了腰间,露出白色中裤与黑靴,走路时一双长腿交替,黑与白两种纯色更显英气利落,再回想早上亲手感受过的紧绷,莫名有点不自在,赶紧将目光挪到了一旁木车里的儿子。元哥儿穿得厚,行动不便,想爬出木车都不想,只能在一旁看爹爹忙活。

    “元哥儿!”

    走廊里传来一声清脆的叫唤,元哥儿立即扭头,看见姨母,高兴地笑了,“小姨,爹爹给我堆雪人!”

    凝珠早看见了,准备过去陪外甥一起看,却被含珠绷着脸叫进了屋。

    元哥儿疑惑地望着姨母跟娘亲。

    程钰正弯着腰滚雪球,朝那边看了一眼,一本正经地吓唬儿子:“你小姨做了坏事不告诉你娘,被你娘知道了,现在要教训她,元哥儿以后要听你娘的话,不听话你娘也训你。”

    元哥儿眨眨眼睛,小脑袋瓜里不知想到了什么。

    屋里头,含珠将丫鬟们都打发了出去,再拍开妹妹想摸外甥女的手,盯着她问道:“你什么时候喜欢上齐智的?别跟我撒谎,你喜不喜欢他我看得出来。”

    自己的亲姐姐,凝珠扭捏了一会儿就说了实话。

    含珠心中震撼,原来齐智竟然肯为了娶妹妹去福建拼命挣功劳?

    “所以你就喜欢他了?”含珠好奇地问。其实齐智细心稳重,照顾阿洵时无微不至,是个很会疼人的少年郎,容貌俊朗功夫还好,现在又成了二等侍卫,含珠没什么可挑的,就是想知道妹妹到底是怎么想的。

    凝珠红着脸点点头,脑海里是那日齐智诉情时明亮的眼睛,似一面镜子,将他的心意全都照给她看。到底怎样才叫喜欢,凝珠说不太清楚,只知道那会儿心里甜甜的,不是因为他为了她愿意去战场拼命,而是他不嫌她哭肿的眼睛丑。

    小姑娘眼里含情,明显是想起了心上人,含珠看着妹妹,情不自禁地笑了。

    她的妹妹,是真的长大了。

    确定妹妹是真的动了心,这门亲事几乎可以算是成了,含珠就一件件嘱咐起妹妹来,成亲前不能偷懒,早早把嫁妆绣好,成亲后要收敛以前好吃贪玩的性子,好好照顾齐智,还有如何管教丫鬟……

    凝珠见姐姐说起来没玩没了,求饶地扑了过去,抱着姐姐撒娇,“这才刚提亲,姐姐急什么啊,好像我明天就要嫁人似的。”

    含珠也被自己的急性子逗笑了,摸摸妹妹红扑扑的小脸,欣慰又不舍。

    凝珠在姐姐家连续住了三日才回了武康伯府。

    方氏故意挑在一家人用晚饭打趣干女儿,“怎么样,你姐姐也赞同这门亲事吧?”

    说话时暗中留意儿子的神情。

    周文庭早在当初母亲委婉提醒他别对妹妹抱不该有的心思时就认真思考过自己对妹妹的感情了,说是单纯的兄妹情,那是违心话。小姑娘活泼可爱,不管他在翰林院遇到什么烦心事,回到家看到她水亮的杏眼,他就平静了下来,每天黄昏,想的都是快点回家多陪她一会儿。

    只是喜欢又如何?

    虽然不是亲的,她都是他名义上的妹妹,是一个屋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