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99章 [有增加情节]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耿以枫和余桐在对待历和光的事情上的最大区别,大概就是态度了。

    余桐对历和光情根深种,加上对历和光知之甚深,因此凡是历和光讨厌的、不喜欢的,余桐都尽量不会去做,起码不会在历和光的面前做,不让历和光有一丝一毫的为难。但是耿以枫不一样。他虽然失去了记忆,但以前和历和光敌对了那么多年,就算对历和光起了兴趣,又有熟悉感作祟,骨子里还是喜欢做些让历和光看不惯的事情的。

    一个是不用自己怎么操心的师弟,一个是时不时就会给你惹点乱子的前对手,历和光的注意力会更多的放在哪里,已经不言而喻了。

    余桐在最初还嘲笑过耿以枫的行为,觉得他肯定会被师兄厌恶,却没有想到,师兄对这个耿以枫的容忍度居然会这么大?等到余桐发现不对劲的时候,想要摆脱耿以枫都已经不可能了。

    “你是什么时候恢复记忆的?”余桐私下里找到耿以枫,对他颇为忌惮。一个失去记忆的耿以枫都让他束手无措,一个恢复了记忆的耿以枫更加让他觉得无处下手。

    “从见到历和光的第一面开始,我的记忆就陆陆续续的在恢复。”耿以枫像是想到了什么,脸上也带了些淡淡的微笑来,“多亏了谢征鸿道友,九州魔皇和他在一起之后,脾气好多了,彻底抹消我的记忆会神魂大损,九州魔皇并没有对我下死手。”

    “你不怕我告诉师兄?”余桐死死的盯着耿以枫,“你是在示威?”

    “不,我只是单纯的在劝你而已。”耿以枫脸色缓和了些,“我看的出来,历和光很看重你这个师弟,不然凭你这些年耽误了他那么多事,死个几百次都不够的。你真的觉得,历和光一直在道春中世界里呆着,会没有你的缘故在么?”

    “这是我和师兄的事情,是我们归元宗内部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余桐毫不留情的反驳回去,他以前在耿以枫身上还能感受到威胁,但现在却只能感到无力和绝望。

    耿以枫一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余桐。

    他对余桐的观感不坏。

    修真之人大多感情淡漠,如余桐这样数百年如一日的单恋一个人,简直是异类中的异类。耿以枫身为魔修,不但不会鄙视,相反还很羡慕,羡慕余桐拥有这样浓烈的感情的同时,还能继续自己的修行。修真界里高层修士里,女修的数量一直远远少于男性,不是因为她们根骨不够,也不是因为她们悟性不好,只是因为她们比男修更容易重情。

    在修真界你会发现,修为越高的人,感情越是淡漠,重情重义的人几乎都死光了。哪怕地位高如历和光,也常常用冷酷严肃的面容掩盖自己的内心。像余桐一样活的肆意又爱的轰轰烈烈,几乎屈指可数。这么想的话,历和光一直容忍着余桐这个师弟,或许也有这方面的因素在。

    “的确没关系。”耿以枫点了点头,“现在没有关系,以后说不定也不会有关系,只是看在我们同行这么久的份上,忍不住想要过来和你说一说罢了。你可以当做我在多管闲事。”

    “你本来就是在多管闲事。”余桐冷笑了一声,“我先回去了,师兄还在等我。”

    “你可以好好想想你和历和光之间的关系。”耿以枫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这一点,只有你自己能够想明白。”

    余桐没理他,掐了个法决就飞走了。

    耿以枫揉揉额头,觉得自己又要当坏人了。

    好不容易恢复了记忆,又要做这种挑拨的事情,莫非真的是成了习惯难以改变不成?可是不说,耿以枫又忍不了。历和光和余桐都不想撕破脸的事情,他来做,他来说。他本来就是魔修,做这样的事情理所当然。

    历和光在外面游历了好些年,余桐和耿以枫也一直跟着他。道春中世界里为非作歹的修士们都知道有这么一伙人在四处扫荡,凡是见过他们的魔修,几乎都死光了。这样的威慑力实在太大,哪怕只差一线就能完成自己计划的魔修们,也宁愿废弃掉自己的心血,也不愿在这个时候出头。

    于是,历和光就发现,他在外面游历已经找不到可以剿灭的人了。

    换句话说,是时候该回宗门了。

    但耿以枫和余桐这两人的表现都有些奇怪。

    怎么说呢?虽然他们两人还是时不时的你刺我一句,我刺你一句,但总有些怪怪的,让历和光很是不适应。只是当他询问起来的时候,两个人都一个字不说,历和光心里无奈的很,却也没有强迫他们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他们不说,自己自然不能强迫。

    “耿以枫,你出来。”余桐跑到耿以枫的洞府前喊道。

    “怎么了?”耿以枫问道。

    “师兄在打坐,不会有时间出来。”余桐看着耿以枫的眼神很是复杂,“我们来打一场!”

    耿以枫静静的看了看余桐,“好。”

    修真之人,两人若是相互看不顺眼,说再多的话也是枉然,还不如真当真枪的好好打上一场,以实力见真章。

    若是在以前,余桐自然不是耿以枫的对手。但后来耿以枫重伤,又失去了记忆,哪怕现在恢复了记忆,但是相应的修为并没有得到多少恢复,相反余桐却是顺风顺水,修为也高过耿以枫许多,真的打起来,赢的几率很高。

    只是余桐也知道自己的斤两,他以前的修为几乎都是爷爷用秘药堆积出来的。后来九死一生才碎丹成婴,去掉了大部分的丹毒,还有一些仍然留在他的身体里。之前有爷爷,后来有师兄,需要余桐拼死拼活的和别人打的场合少的可怜,论战斗经验,恐怕还比不上耿以枫一根手指头。

    换言之,他们两人都没有必胜的把握,这样才是最公平的!

    巧的是,两人不约而同的都将斗法的地址选在了錾刀山的旧址里。这里才是他们这一辈的道春中世界的修士最常用的解决所有问题的地方,其他的任何场所,都不能与之相比。

    余桐手心中有一小团火,那几乎只是一个微末的看不见的火星,若非偶尔闪动一阵红光,几乎难以察觉,好像多吹一口气,就能将这团活给吹熄了。

    但耿以枫的神色却没有半点轻松,历和光就是归元宗的掌门,余桐在归元宗里几乎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要有什么好东西,历和光绝对不会吝啬给予余桐防身。这火越是不起眼,就代表越危险。

    “这是我突破化神期之时,师兄送我的火种。”余桐手心里的火种越来越大,火光也渐渐明亮了起来。余桐微微笑了笑,轻轻在身前画了一个半圆。

    嚯!

    那火苗眨眼就化作了一片火海,将余桐和耿以枫两人彻底包裹了起来。

    “师兄打坐的时间有限,我们若是打的久了,他肯定会发现。一招定胜负,如何?”

    “……好!”

    哪怕被火光照亮,耿以枫的脸色也没有丝毫变动,“本该如此。”

    他五指一抓,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肆意挣扎一般,随着耿以枫的手越来越紧,那东西终于消停了下来,化作一座小小的银炉。

    银炉一出,周围的火苗瞬间黯淡了不少。

    这银炉是当年耿以枫还效忠斩苍生之时,得到的一件宝物,但本性极有灵性,历年来得到这银炉的修士,最后的下场无一不是惨死,但同样的,这银炉也能给予修士无限的力量。斩苍生将这炉子给耿以枫,一来是因为耿以枫以前炼制过类似的伪劣产品;二来,自然是想要随手解决一个手下而已。耿以枫知道斩苍生太多的事,哪里能够轻易放过?

    可没想,耿以枫不但控制住了这炉子,还将它炼制成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就算耿以枫失去所有记忆,这银炉还是在他的身体里,不曾消失。

    余桐脸色一沉,他能够感受到周遭的烈火的惧怕,也能感受到那个小小的银炉周围的无边无尽的杀气。

    银炉所在之处,他物不可留存。

    就连它的主人,也在这他物之列。

    这分明是一件损人损己的魔宝!

    “好。”余桐眼中火光大盛,周围的烈火瞬间变了模样,化作一只又一只的火焰巨兽,飞鸟走兽一应俱全,大有将天地都一口气烧毁的气势。谁能想的到,当年的余桐竟然会选择这样一门功法来学习呢?

    可余桐也确确实实如这功法一般,是个烈火的性子。

    耿以枫哭笑不得,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他就算占了宝物的便宜,如今他的修为还是低了余桐不少。余桐这个样子,简直是想要同归于尽。

    不,在余桐看来,就算是同归于尽,也比看见自己和历和光在一起的强吧。

    砰!

    余桐和耿以枫对视一眼,朝着对方冲了过去。

    天空一片大红,红光在黑夜里足足持续了一夜,才开始缓缓消失。

    耿以枫手里的银炉已经不见,余桐的身上也是破破烂烂,没有任何火苗了。

    “噗。”耿以枫和余桐同时吐了口血,身形都有些摇摇欲坠。

    “继续。”余桐拭去唇边血迹,不死心的说道。

    “好。”

    “你们够了。”历和光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两人中间,“打了这么久还没有打够么?”

    “我还以为你不出来了。”耿以枫看见历和光笑道。

    “师兄在边上看了许久吧。”余桐脸色也好转了许多。他们对历和光何其熟悉,历和光有没有特意掩饰自己的存在,哪里可能不被他们发现?

    “差点想要拔剑将你们都给砍了。”历和光认真说道。

    “喂喂,这个玩笑可不好笑。”耿以枫的笑容立刻成了苦笑,现在历和光一剑下来,他可没有半点招架之力。

    “师兄,你别生气。”

    “我没有生气。”历和光皱眉道,“你们心中有怨气,打一打也是正常的,只是不能太过了,何必为了意气之争做到这个地步?”

    听见历和光这么说,耿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