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四 春年夜宴(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除夕这一日,虽然少了热闹的炮仗声和象征喜庆的张灯结彩,但依旧掩不住百姓们迎接春年的喜悦。

    杀猪宰羊,对联窗花,安置天地桌,桌上摆挂钱,香烛,桌前挂福禄寿三星画像,寓意年终岁尽对先祖神仙的大酬劳。

    叶天钰在世时虽然为叶染衣开了长公主府,但她素来率性且恋家,长往宁王府跑,时间一久,也就懒得回长公主府了。

    一大早,裴烬就带了丰厚的礼物骑了马儿一个人侯在宁王府大门外。

    前去通报的小宦官回来搓着手不好意思地道:“裴世子,真是抱歉,长公主昨夜并没有留宿宁王府。”

    裴烬的眼风刀子般深深剜他一眼,“你刚才叫我什么?”

    “裴……裴驸马。”小宦官立时反应过来,冻僵的脸颊微红,有些许尴尬。

    裴烬收回视线,沉吟片刻,又道:“既然长公主不在,那我也不进去了,你且把这些礼品搬进去,顺便代我向岳母大人道声谢,就说她亲自挑选的试婚格格,我用着滋味甚好。”

    小宦官闻言,面部肌肉僵了僵,小心翼翼地将那一堆礼物搬了进去。

    裴烬并没有走,斜斜勾唇等在门外,他自始至终都没有下马,厚实的灰鼠斗篷将他的身形笼罩住,玉般温润的面容在这冰天雪地里更加莹白细腻。

    小宦官再回来时,鼻青脸肿欲垂泪。

    裴烬不忍直视,轻咳一声正色问他:“这是怎么了?”

    小宦官倚在大门边,一脸委屈,“驸马爷,奴才……奴才被打了。”

    “哦?”裴烬高扬眉梢,“莫不是你摔坏了礼品惹得丈母娘不愉快?”

    “不是……”小宦官费力摇摇头,“是……是长公主。”

    裴烬漫不经心地伸手掸了掸斗篷上的雪花,问他:“长公主是长翅膀飞进去的?”

    小宦官脸上挂不住了,噗通跪在地上,连连叩头,“驸马爷请恕罪,方才的确是奴才撒了谎,长公主昨夜宿在宁王府,但是……”

    “但是什么?”裴烬眸色深沉了些。

    小宦官紧张得浑身发抖,却又不知从何说起,想了想,道:“长公主她嫌弃您送错了礼物。”

    裴烬竖直耳朵,并未说话,静静等着下文。

    小宦官见他没发火,斟酌着继续道:“昨夜的长公主房里,并非只有她一人……她如今需要的是补品。”

    后面的话不用再说,裴烬也猜到了是何意。

    他脸色瞬间黑了下来,不由分说跳下马,大步踏进宁王府。

    之前宁王妃替他挑选试婚格格的时候,叶染衣便死活不依,扬言倘若他敢将那个宫女带回去她就去找面首。

    他当时问她为何不愿试婚格格去广陵侯府,叶染衣死活不说。

    他一时兴起便将那个宫女带了回去,没想到叶染衣真的说到做到去外面找了一堆面首!

    裴烬此刻的脸色阴沉得几乎能随时起风浪。

    这个女人,嘴硬胆肥!

    阔步来到前殿,宁王妃正在指挥着府里的奴仆布置除夕事宜,见到裴烬,她笑着走过来,“裴小子,我还以为你当真过家门而不入。”

    宁王妃的脾气向来很好。

    裴烬闻言,紧绷的脸色稍稍松缓了一些,低声问:“岳母大人,染衣在哪里?”

    “她啊,估计还没起床。”宁王妃朝着后殿方向扫了一眼,又道:“昨夜似乎喝了点酒。”

    “她一个人?”裴烬的眉头,几不可察地跳了跳。

    “对啊,难不成还会有别人?”宁王妃好笑道:“染衣虽然率性些,却也不至于不知本分,对了,你既然来找她,想必是一同进宫罢?”

    “对。”听到宁王妃亲口说出来,裴烬阴沉的脸色潮水般退去,眼刀子扫向后面时,方才那个小宦官已经不见了踪影。

    知晓了这一切都是叶染衣在捉弄他,裴烬难得的没有皱眉,更没有不悦,反而放宽了心,又与宁王妃唠了几句闲话。

    宁王不在,他一个男子也不好过多逗留,与宁王妃说了告辞的话,转身就要走。

    “裴烬,你给我站住!”

    身后传来一个熟悉到极致又嚣张到极致的声音,伴随着声音落下,一个拳头大的雪团也从他的后颈子钻了进去。

    裴烬顿时听了脚步,霍然转身。

    叶染衣一声银红色披风,在周围银白的世界里尤为鲜艳特别,娇俏的小脸因为怒意而泛出丝丝绯红,小嘴一张一合,似要说话,却最终换来咬牙切齿。

    “有事?”裴烬不紧不慢地挑眉,饶有兴味地看着她这副模样。

    “本公主听说那位宫女你用得甚好?”叶染衣眼风嗖嗖刮过来,仿佛只要裴烬敢说一个“好”字,她就能用冷空气杀死他。

    “相比较下……”裴烬声音缓慢,似在斟酌。

    “嗯?”叶染衣极不友好的眼神飘了过来。

    “哦不,我的意思是倘若公主愿意试一试的话,我才能分出高下。”

    宁王妃带着奴仆默默走开。

    “裴烬,你的脸呢?”叶染衣怒不可遏,“这大过年的,你就跑这儿来给我丢人?”

    “你不也说了,大过年的吗?”裴烬走近她,微俯下身,温热的气息喷薄在她面上,“我们都已经订了亲,你就不能顺从一点?”

    这样近距离的接触,让叶染衣不由得想起前几次他的强吻,那种脸红心跳的感觉瞬间涌上心头,她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语气嗫喏,“我……”

    “明明就喜欢我,为何就是不肯承认呢?”裴烬难得看她羞红了脸,趁机道:“要是不喜欢我,对我的事情那么上心做什么?”

    “我哪有……我……唔……”叶染衣开口想反驳,换来的是裴烬轻轻含住唇瓣,这一次的吻不同于之前的鲁莽霸道,他几乎倾尽了所有的温柔,想堵住她那张不安分的小嘴。

    唇齿相碰,缱绻辗转,他揽了她的腰,扣了她的脑袋加深这个吻。

    以前的几次吻,都是在不和谐的气氛下进行的,因此,叶染衣这是头一次感受到心砰砰跳的真实感觉,就好像被人扼住了心脏,呼吸困难,可她又偏偏很喜欢这种感觉。

    裴烬吻的时间很长,她禁不住身子轻微颤栗起来,心中思忖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裴烬的呢,是去北疆的时候,还是回来的时候,亦或者是更久远的初遇,譬如西山皇陵的时候?

    但不管怎么说,喜欢了就是喜欢了,她喜欢他,是那种容不得与别人分享的喜欢。

    嘴唇上传来丝丝疼痛,不过片刻已经蔓延开一缕血腥味。

    叶染衣猝不及防,“嘶”地痛呼一声,正想瞪裴烬,却换来对方的微微蹙眉。

    “刚才为什么不专心?你在想谁?”他黑着脸问。

    “我……”叶染衣原想实话实说,但她突然觉得裴烬这个人不能宠,更不能顺着他,否则迟早他要上天。

    “自然是在想心里想的事。”叶染衣撇撇嘴,将脑袋歪向一边。

    “这么说来,我刚才的惩罚还不够?”裴烬也不生气,勾了邪魅的笑看着她。

    叶染衣小脸一红,忽然一跺脚,正好踩在他脚上,“我就不告诉你!”

    裴烬想都不想弯身直接将她打横抱起来,“你说不说,不说的话我就让你去床上说!”

    “喂,你快放我下来!”叶染衣拼命挣扎,奈何她虽然有武功,却抵不过一个男人的力道,尤其是在这个男人醋意十足的情况下。

    裴烬不管不顾,抱着她就往东阁方向走去。

    “你放我下来,我告诉你行了吧?”叶染衣哭笑不得,这里可是宁王府,裴烬要真把她那什么了,那她这张脸还往哪儿摆?

    裴烬突然顿住脚步,仔细凝视着她,“你先说,说了我就放你下来。”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