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18 报应不爽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刑部大牢,周鼎兴父子还在等着提审。

    寂静的廊道上,突然传来一阵来势汹汹的脚步声,周鼎兴父子对视一眼,以为是他们的认罪书被皇帝看过,皇帝让三司最后提审他们,好下判决。

    周鼎兴自认自己是秦英帝一手提拔,秦英帝将他重罚,也只会显得秦英帝没有识人之明罢了,故此,秦英帝一定会有所偏袒,最多便是丢官。

    官场上沉浮并不是没有的,等再过个几年,他好好筹谋一番,未必不会再次被启用。

    等他出去,一定要先揪出顾家余孽,让皇上警醒,送顾弦禛下去见他的祖父和父亲!

    “打开!出来!”

    狱卒已经到了牢房门口,牢头沉喝一声,狱卒上前开了锁门,冲进去便粗鲁的将周鼎兴父子从稻草上拽了起来,拿了枷锁就往两人头上套。

    周江延大惊失色,道:“你们干什么!休得无礼!须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周家如今不过是英雄末路,总有一日会重新掌权的!”

    周鼎兴倒是要安静一些,目视着那套上的枷锁和凶神恶煞的狱卒,他心中咯噔一下,脸色微变,道:“是不是皇上已经下旨了?皇上难道判了我父子二人流放?”

    周鼎兴的声音微颤,有些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这和他所预料的不大一样,他以为最多就是罢官的,流放的话,不知道他的身子还能不能撑到起复的一天。

    周鼎兴的话,却令牢头呵呵一笑,有些嘲讽的样子,道:“两位周大人还是好好上路吧,押走!”

    牢头早便被打点过了,根本就不给周鼎兴父子断头饭,省的迟则生变。

    狱卒押着两人出了刑部大牢,直接便关进了牢车,牢车启动,不知道百姓们怎么都听说了消息,沿道儿不少百姓前来观看,对着牢笼里的周家父子指指点点的,听闻他们的罪行,便拿了臭鸡蛋,烂菜叶之类的往两人头上身上一统乱砸。

    “私自铸造铜钱,还用来大量购买兵器战马,一定是要谋反,莫怪皇上要斩立决了。”

    有个读书人打扮的中年男人,念叨了这么一句。

    周鼎兴父子刚好听到了,顿时面色大变,周鼎兴顾目四望,绝望的发现,牢笼所去方向竟然真的是午门方向!

    周鼎兴脸色灰白,大喊起来,“皇上,老臣要见皇上,皇上中计了!皇上老臣是被冤枉的,老臣不曾购买兵器,不曾有谋逆不臣之心啊!”

    周江延也跟着大声喊叫起来,可哪里会有人搭理他们?

    就连听到他们喊冤的百姓们也没什么反应,被推到午门斩首的,十个有八个是要喊冤的,因为谁都不想被砍头,这很正常。

    没人觉得周鼎兴父子是真正的冤枉,他们只是嬉笑着跟着牢车跑,要到午门去看行刑。

    额头被一颗臭鸡蛋再度砸中,周鼎兴突然便安静了下来,不再激动的大喊,旋即他哈哈笑了起来,仰天长叹道:“完了,全完了,回天乏术啊!”

    顾家生的好儿子,一步步算计太好了,秦英帝被愤恨充斥了头脑,现在是一心要杀他们父子。兴许秦英帝过后会发现中了计,冤枉了他们周家父子,但那又有什么用呢。

    等皇上冷静下来,他们父子早便已经人头落地了啊!

    周鼎兴眼泪都要笑的流出来,他知道周家是真的完了,顾家覆灭,尚且有顾弦禛卷土重来,然而周家……想到在义亲王府,死了都流下污名,被指活该的嫡长孙,周鼎兴绝望的闭上了眼。

    无疑,周家根本没有像顾弦禛那样惊才绝艳的子孙,周家是彻底完了。

    他一生不服输,他也确实搞掉了被世人称颂智计无双的顾氏父子,然而最后他却不得不承认,顾氏父子即便是死了,也比他强,起码顾家教养出的子女,一个个当真是令人又羡又恨啊。

    午门,周鼎兴父子被押着跪在了行刑台上,刀光落下的瞬间,周鼎兴父子看到了站在下头观礼百姓中的顾弦禛。

    他长身玉立,头上扣着帷帽,旁边站着个妇人,也带着帷帽,怀中还抱着一个小婴孩。

    即便两人都没有露脸,周鼎兴父子也知道那是顾弦禛夫妻,带着顾家的重孙,来观刑告慰英灵来了。

    想到两年前也是在这里,顾明承父子被行刑,周鼎兴父子人头落地的瞬间,脑子只剩一个词,那便是——报应不爽。

    顾卿晚并没有前去观礼,大抵是顾明承父子被行刑时,庄悦娴和顾卿晚看到了,顾卿晚当时便晕厥了过去,后来更是大病了一场。

    顾弦禛想必是怕这次她再过去,会忍不住想起从前的事儿,受了刺激,再生病。故而周家父子被行刑,顾卿晚根本就不知道。

    不过这么大的事儿,消息很快便传遍了,当顾卿晚从丫鬟口中听闻周家父子被斩首,周家族人,男的流放,女的充官奴的消息,顾卿晚愣了半响。

    太快了,她没想到这么快就能成事。

    秦御中午回来,顾卿晚没等他换衣裳,便拉着他坐在了八仙桌旁,再度确认道:“周家真的完了?”

    秦御失笑,揉了揉她的头发,摸了摸她的脸,道:“是啊,你不都听到消息了吗。”

    顾卿晚却眨了眨眼,道:“我是听到消息了,也有心理准备,可这也太快了吧,反倒有点像是做梦。”

    因为这件事她没怎么参与,刚听说周家父子下狱,今日便斩首了,顾卿晚总有点恍惚。

    秦御却道:“当初顾家也是如此。”

    顾卿晚闻言眸光微敛,是啊,今日的周家何不是昔日的顾家,当日煊赫的顾家,也是几日之内便覆灭了。

    祖父和父亲入狱,还不等她们反应,便被抄家斩首。

    “秦英帝性情凉薄,当真是一如既往,从未变过。”顾卿晚忍不住讥诮的道。

    秦御眸光亦是略沉,揽过顾卿晚来,令她靠在他的胸前,轻轻拍抚着她的肩背,安抚的意思,温暖的胸膛,还有他沉稳的心跳声,都让顾卿晚觉得安宁。

    她缓缓平复了心情,这才从秦御胸前坐起来,道:“你们到底坐了什么,秦英帝怎么这么痛快就杀了周氏父子?”

    秦御却勾唇一笑,道:“秦英帝为人多疑,你大哥先是设计周鼎兴兄弟反目成仇,从周鼎文那里取得了这些年来周鼎兴犯的罪证。你大哥算到单单是这些事儿,秦英帝一定会袒护周鼎兴。便又将先前顾家存放在当铺的那些东西放到了周鼎兴的书房暗格中,等着刑部的人过去搜查。其后,秦英帝又从暗线的口中得知,周鼎文和义亲王世子在忻州府秘密出现在同一座山中。综合这种种,秦英帝必定已怀疑周家父子有谋逆之心了,再加上今日早朝秦英帝又被告知,顾家父子涉嫌大量购买兵器战马,他自然便愤恨难抑,判周氏父子斩立决,也是自然的。”

    顾卿晚不觉恍然,道:“周鼎文也被判了斩立决,他便和周鼎兴兄弟反目,也不可能配合着诬陷周家谋逆啊。”

    秦御扬眉,点头道:“周鼎文自然不可能污蔑周鼎兴谋逆了。周鼎文只是将周鼎兴卖官,排除异己,以及私开铜矿,铸造铜钱的证据提供了出来。这些事儿,都是周鼎兴牵头的,即便秦英帝龙颜震怒,有周鼎兴在前头挡着,周鼎文反倒受影响有限。再加上高志祥承诺了要保周鼎文,周鼎文以为最后的结果会是周鼎兴被罢官,他却能靠着高志祥继续做户部侍郎。”

    秦御说着冷笑了一下,这才又道:“行事前,你大哥想法子先将义亲王世子引到了忻州府,然后再让高志祥告诉周鼎文,要发动了让周鼎文出去避避风头,免得周鼎兴出事,周鼎文在京城身份尴尬。周鼎文自然感激高志祥的安排,在其安排下,被送到了忻州府。其实,周鼎文根本就不知道义亲王世子也在那里。”

    顾卿晚顿时明白了,周鼎文和义亲王世子都是被诱到忻州府的,但是好端端的两人同时出现在千里之外的忻州府,被皇帝的人发现,禀报给秦英帝,在多疑的秦英帝看来,那便是两人在密谋事情。

    顾卿晚不觉笑了起来,道:“原来如此,我听说今日关键时刻,是永威侯禀报,周家涉嫌购买战马和兵器,秦英帝才一锤定音,杀了周氏父子的。顾家和永威侯可没什么交际,永威侯是你帮忙安排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