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楔子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七月仲夏,苦炎酷热,陈阁老府上,所有人都面露愁容,整个宅院里悄无声息,令人感到十分压抑。

    “水……水……”陈六公子躺在雕着兰叶的罗汉床上,偶尔传来痛苦的**声,在这样的气氛下显得格外愁苦。

    他已经病了五六天了,身上一会冷,一会又变得狂热,而且总是呕吐吃不下东西,原本白胖的一个人,如今几天下来就形瘦似鹤。

    陈夫人心疼的不得了。

    “大师到底请来了没有啊?”陈夫人催促传消息的下人,在屋里急的团团转。

    陈公子这个病,城里稍有名气的大夫都请来了,全都素手无策,后来有人说七月乃是鬼月,可能冲撞了不干净的东西。

    于是陈阁老亲自去请在法华寺修行的道衍法师。

    道衍法师可不仅仅是个和尚,人家懂易术,还会诊脉,一个人得了病,能不能死,什么时候死,一搭手就能摸出来。

    这些还只是小部分。

    道衍法师从龙有功,被皇帝封为太子少师,虽然是位出家人,但也是位极人臣。

    “老爷能请来吗?”陈夫人心中忐忑。

    傍晚时分,宅外等待已久急促的马蹄声终于想起了。

    “来了吗?”陈夫人睁大了眼睛翘首以望。

    “来了,来了。”跑的快的小厮风一样赶过来报信。不多时陈阁老和一个白胖胖的和尚就出现在陈夫人的视线里。

    和尚生的魁梧,八字眉,一双闪电一样亮的眼睛,绿豆那么大。

    其貌不扬却让人一见便无法忘记。

    “公子在哪呢?公子在哪呢?”道衍一边走,一边大声的问。声如洪钟。

    陈六在房里听见声音,背部微微抬起,眼睛发出希冀的光。

    “大师,我的孩儿病的起不来了。”陈夫人带着管家连忙迎上去,诉说着陈公子的病情,泪如雨下。

    “快带我去看公子。”道衍急急说道。

    进了屋,道衍二话不说就替陈公子诊脉,屋里所有人都屏气敛息。

    “尺脉有,关脉在,这人三月内死不了。”摸完脉,道衍对着屋里凝视着自己的目光说道。

    一听死不了,陈夫人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回去一点。

    “那麻烦大师开个方子吧。”陈阁老也很高兴,吩咐下人准笔墨。

    道衍却连连摇头:“不会。”

    “啊?大师不是说小儿有救吗?那怎么不开方子?”陈夫人顿时急了。

    “我只是说他三个月内死不了,我又不是郎中,我不会开方子。”道衍一摆手,很坦诚的说。

    会诊脉,不会治病,你说气人不?陈阁老也看出来了,这位大爷是真不会开方子。

    “那大师有没有什么通天的法术,可以医治小儿的病症。”道衍虽然从不上朝,但也是皇上面前的红人,就算陈阁老无故遇见了,也不得不低声下气和他说话,何况还有求于人。

    “通天的法术倒是没有。”道衍揉搓一圈光头,想了想道:“不过办法倒是有一个。”

    “您快说什么办法。”陈夫人是真心疼儿子,一听大师说有救,也顾不得矜持,凑上前急忙问道。

    “冲喜啊。你们这些大户人家有什么病事不是最喜欢冲喜了吗?”道衍一副这还用我教的模样说道。

    “冲喜?”陈夫人一时没了主意,这可关系到儿子的终身大事,她和丈夫面面相觑,问道:“找谁冲啊。”

    “我也不知道啊。”陈阁老在朝中极有威望,若是在平时想嫁入陈府的人家都能组成一个军队,现在嘛,哪个公卿之家会将好女儿嫁给这么一个病秧子,指不定哪天就守寡了。可是如果娶个低门第的女子,陈夫人又有些不甘心。

    “怎么你们还想挑啊?”道衍哈哈一笑,拍拍陈阁老的肩膀,陈阁老差点站不牢。

    “我告诉你们,要想冲喜,此女必应运而生,却是个祸子,生母亡,父不慈,命呈大落大起才行。”

    “上哪找这么一个人啊?”陈阁老连连拱手:“还请大师明示。”

    道衍眼珠转了转,一拍脑门道:“吏部文选司,林家。”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